第1055章 古怪的感觉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丽说完,就从包里拿出一枚白金戒指。这是国内最大的珠宝公司国翠集团的限量版礼品白金戒指,据说按照市场价也要值几十万。而这东西在张丽的眼中自然没这么值钱,或者说现在的她对金钱已经没什么概念了。

    舒吉塔虽然不实货,但也明白这东西价值连城,红着脸,连连摆手道:“阿姨,我我不能要,太太贵重了,照顾领导是我的本份,应该的。”

    张丽更加喜欢她了,不容分说戴在她的手上说:“拿着吧,我们家没有人戴这东西,留着也是浪费,还不如送给你这漂亮的小丫头,也算是物有所值吧!”

    没有不爱饰品的女人,舒吉塔欣喜若狂,表面上仍然装作平静,有些不好意思看向张清扬。没有张清扬的同意,她是不敢接下的。

    “小舒,拿着吧,那是我妈一片心意。她是看着你为我们家付出了,才送给你的。”

    “哦,谢谢阿姨,谢谢大叔”舒吉塔微笑着感谢,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恨不得马上跑回卧室欣赏一下。

    张清扬抓抓头发,从她的话中听到一些不对,他说:“小舒,差辈儿了啊,你叫我大叔,叫我妈”

    舒吉塔笑笑,说:“阿姨太年轻了,当然要叫阿姨!您是领导嘛,所以要叫你大叔,我不能改口!”

    张清扬一阵无奈,似乎不想接受这个现实。

    这时候涵涵也走到跟前,对舒吉塔说:“姐姐,你好漂亮”

    张清扬的头有些大,心想这辈份完全乱套了!

    舒吉塔弯下腰,捏着涵涵的小手时:“小宝贝,你要叫我阿姨,不要叫我姐姐。”

    “哦,阿姨!”涵涵听话地笑道。

    张清扬扫了舒吉塔一眼,总感觉有些古怪。

    一家人坐下吃饭,彭翔早就把他的两位战友拉出去喝酒了,得到了张清扬和陈雅的允许。他们也都知道,有陈雅在,一般人要想伤害领导那还是有些难度的。

    舒吉塔哪还有心思吃饭,草草吃了东西便跑回房间看着手上的戒指,小心翼翼地拿下来装进戒指盒,她要把这枚戒指珍藏起来。

    吃过了饭,大家坐在客厅里休息,张清扬计划明天带着家人们一起去看展会,然后再陪老妈一起回京,等到节后上班再去农业部找相关领导谈谈农业示点改革的问题。

    陈雅瞧见张丽总是捏自己的双腿,就问道:“腿疼吗?”

    张丽笑笑,摆手道:“没事,老毛病了”

    张清扬瞧着老妈的双腿,心中便是一酸,他可是知道当年母亲年轻的时候趁着单位休假,就外出打工,到一些农村给种粮大户当小工,挑水稻苗、插秧,光脚站在水池子里的后果可想而知,结果就落下了毛病。

    “来,我给您捏捏”陈雅坐在张丽身边,不容分说地把她的双腿放在自己膝上,手法灵活地揉捏起来。

    陈雅在部队里学过这一手,因此捏得张丽很舒服。不过儿媳归儿媳,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雅,不用了,真的不用”

    “没事,您是我妈”陈雅淡淡地说道。

    张清扬无奈地摇摇头,心说这个老婆啊,还真是心直口快,虽然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听起来总觉得有些怪。

    张丽深知陈雅的性格,除了高兴哪还会生她的气?张清扬瞧见老婆和婆婆相处得这么好,心里也是极为开心,从一旁笑道:“小雅,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怎么没给老公捏过?”

    “你又不腿疼!”陈雅冷冰冰地说道。

    张清扬大感无趣,灰溜溜地不再理她,拉着涵涵胡乱扯起来。在张丽的心中,儿子再怎么成熟也还是孩子,偶尔听到他和小孙子涵涵讲的那些怪话,就忍不住笑。

    舒吉塔在房间里独自高兴了一会儿,然后又跑出来洗水果,泡茶,瞧见她忙碌的身影,张丽不停地点头道:“这孩子真好啊,有点像小叶子”

    张清扬的脸色暗淡下来,脑子里浮现出柳叶的音容笑貌。陈雅看了张清扬一眼,偷偷地捏了下他的手。而这时候的张丽也醒悟自己说错了话,见陈雅没有生气,这才放了心。

    第二天,阳光明媚,天气一如既往的炎热。在张清扬的带领下,一家人来到了展览园。当然,张清扬没搞那种排队进门的作秀事件,而是给吴和平打了个电话,便拿着票从贵宾进口进去了。

    市委市政府明文规定,本地干部要进展览园就必须买票,在这方面张清扬必须以身做责。只是以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去排队,这要是传出去非但没有人表扬,反而肯定是骂声一片。张清扬也深知是那么回事,所以就走了下关系。

    舒吉塔也跟来了,涵涵交给她来照顾。彭翔三人不远不近的站在三个角处盯着可疑人员。在保护首长的同时,还趁机赶走了两位像偷游客钱的小偷。来到东北双林省展厅,瞧着双林省的历史,张清扬对儿子说:“其实古代的东北人烟稀少,是外族人的地牌!”

    “那是不是我们国家强大了以后,东北就归我们了?”涵涵天真地问道。

    “儿子,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和平是多么的重要。不但可以发展,还可以把外界的文化融合,无论何时战争、抢夺都是没有用的。我们国家的伟大之处就在于融化了五十六个民族,融合了所有想要侵略我们的敌人”

    涵涵当然不明白老爸是什么意思,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时候彭翔突然跑过来,低声在张清扬耳边说:“领导,我发现有人偷拍你们。”

    “偷拍?”张清扬感到不可思议。

    彭翔点点头,说:“你的正面4点钟方向。”

    张清扬侧头一扫,果然发现一位长发飘飘,摄影家模样满脸大胡子的中年人手拿相机拍照。张清扬发现,似乎他的镜头对准的全是那些漂亮的少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说:“过去看看”

    彭翔会意,笑眯眯走过去,不容分说抢下那人的相机,厉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抢我相机!我是摄影家!”中年男子叫嚣着。彭翔不紧不慢地掏出证件,中警卫的证件在他眼前晃了晃,恶作剧地说:“我是国安局的,怀疑你危害国家安全。”

    一听是国安局的,男子就傻了眼,一脸惊恐地说:“我我什么也没干,就是拍”

    彭翔打开相机浏览了一遍,发现他的相机里全是女人的黑丝美腿,还有胸前的高耸白乳,完全是一些美女的重点诱人部位。其中也包括美丽的陈雅,似乎男子对陈雅的美丽所着迷,变换角度拍了十多张。甚至他还在展览园内的休息区拍了一些由于劳累而不太注意衣服的女人。她们穿着短裙背心,男子的镜头也就瞄向了这些女人分开双腿的中间。

    “无耻!”当彭翔拿着相机给张清扬看时,他嘴里愤怒道。

    张丽也凑过来瞧了瞧,作为女人,自然也很愤恨。说:“儿子,像这样的人就应该抓起来管教,什么艺术家!”

    张清扬点点头,对彭翔说:“你留下处理,报警吧,我们先走,一会你再跟上来。”

    彭翔会意,知道张清扬不想在这里现身。等张清扬几人向前走后,他把那个男的拎到一旁,马上报了警,然后又把陈雅和领导等人的相片删除了。没过多久,展览园内的值勤警察就跑了过来,等瞧见相机里的东西时,二话不说就把男子带走了,对彭翔那是千恩万谢。

    展览园分为三十几个区,每个省都有展览馆,同时还有几个分类的华夏文明馆,讲的是华夏民族的繁衍变迁。涵涵耐心地听着讲解员讲解,眼里流露出羡慕而敬佩的神色。张清扬望着儿子的变化,满意地点点头,看来这种教育还是有结果的。

    张清扬不想教育儿子什么知识,只是想让他懂得热爱伟大祖国的概念。虽然这个国家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是它必竟曾经在历史上辉煌过,更被周边国家称之为“天朝”,这对每位国人而言都是骄傲的。讲述华夏民族的伟大,也是此次展览会的主题。

    “清扬!”走进南海馆时,吴德荣一眼就发现了张清扬。

    张清扬也看到了他,还有他身边的伊凡和彤彤。他颇为意外,倒是没想到这两人的关系火速发展到了手拉手出来逛街的地步。

    吴德荣第二眼就看到了张清扬身后的陈雅,脸色就是一红,一想到那天晚上尴尬恐怖的情景,至今回想仍然害怕。而陈雅像没事人一样,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张清扬为他们做了介绍,张丽上下打量了一眼伊凡,微微点头并没有多和她讲话。而彤彤早就拉住了涵哥哥,瞧见两个小孩儿难舍难分的模样,张清扬无奈,只好和他们走在了一起,让两个孩子有交流的机会。

    到了傍晚,劳累了一天的大家才分开。伊凡本来还想明天接着让彤彤和涵池一起玩,没想到张清扬却说明天要去京城。

    回家的路上,母亲张丽若有所思地对张清扬说:“儿子,那个姓伊的女的,我感觉不是简单角色,你离她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