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窗外的风景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孙文龙与司机把方少刚送回常委院,方少刚打开房门,发现房门口多了一双漂亮的红色高跟皮靴,一看就是女人穿的。他深感诧异,老婆回家照顾老岳母去了,家里没有女人,怎么会出现一双漂亮的皮靴?再说既使老婆在家,那个老婆娘又怎么会穿这种性感的皮靴!

    正奇怪的时候,方少刚耳中突然听到一种不太对劲的声音,仔细一瞧,儿子方文的房门虚掩着,灯光摇曳,里面传出了女人娇笑的声音。

    方少刚怒上心头,儿子哪点都好,就是花心。平时玩玩女人也就算了,今天怎么把人给带回家里了!方少刚很清楚,那些少女要不是看上了方文的背景,又怎么会和他搞在一起!

    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方文年纪青青,人又长得帅气,方少刚到不怎么管他玩女人。但是在外面搞也就算了,这次怎么给带回家里了!事情要是传出去,这也太丢人了!必竟之前方文与高雅芝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方少刚怒气冲冲走过去,用力把门推开,然后就看到了一幅令他无地自容的画面。儿子躺在床上,一位妖媚身材的女郎骑在他的身上前后摇摆,瞧见这幅恶心的场面,方少刚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床上的两人也看到方少刚出现在门口,少女惊叫一声,直挺挺地立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

    方文连忙把少女拉到一边,用被子捂上她的身体。自己也扯了条浴巾围上,红着脸说:“爸,您您回来得这么早”

    “把衣服穿上再说话!”方少刚扭头便走,这种场面,他不忍再看。

    过了一会儿,方文把衣服穿好,拉着那个美丽的少女走了出来。少女低着头,没有勇气看向方少刚。

    “爸,她叫许丽,是”

    “姑娘,你先回家吧。”方少刚打断方文的话,扭头望向那个羞涩的姑娘。虽然方少刚不理解时下的年轻人,但是他知道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不可能批评他们。

    “方叔叔,谢谢您,我我是方文的女朋友,不是外面胡作非风的女孩儿,你不要误会。”许丽红着脸说道。

    “我明白,我没怪你,但以后还是尽量注意一点,这必竟是在常委院,知道吧?”

    “对不起”许丽鞠了一躬,“方叔叔,那我先走了,再见。”

    “爸,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方文站在方少刚面前,低下了头。

    “错了?你错的事情多了!”方少刚重重地说道:“你也算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不要总给我惹事,该做点事情了!你这个年纪交女朋友我不会管你的,但是你要自己有生存下去的本事,不要靠着你老爸!你想想看,你要不是我方少刚的儿子,还会有这么多的女人贴着你吗?”

    “爸,您别说了,我知道怎么做,我会找一份工作,努力证明给您看的!”

    方少刚挥挥手:“你长大了,我也不想多说你,总之别给我惹麻烦。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爸,今天是意外,我只是带她到家里看看,然后就”方文颇为不好意思地笑笑。

    “滚吧,我还有些事需要想想!”

    “您早点休息!”方文松了一口气,逃回了房里。

    方少刚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吸烟,想到了张清扬要去党校培训的事情。他知道这是自己的一次机会,如果不做点什么,那就白白浪费了。但是他同样知道,张清扬即使不在江洲,他的张系干部仍然是一股很强大的势力。伍丽萍、吴和平、陈静、胡秀林等人都不是可以轻视的人物。

    直接对付张清扬不可能,要想令他的力量受损,只要从他的身边人下手。

    但现在令方少刚不解的是,他没有猜透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般来说,去党校学习是要提拔的。可是张清扬刚刚成为江洲一号,自然不可以再提拔。那么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的手不自觉地摸到了手机,心想那个人应该能猜出一二吧?还没等他把电话打过去,手机已经响了。

    方少刚拿出来看了看,正是那个人,看来两人还真是心有灵犀!

    “正要给你打电话,呵呵”方少刚笑道。

    “呵呵,不知道我们要说的是不是同一件事?”

    “我想是吧?”方少刚弹掉烟灰,“这次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对他的表扬,还是批评?”

    “我也不太好说,不过可是听说穆喜之收他为徒了!”

    “穆喜之?”方少刚坐直了腰板,“有点古怪啊!”

    “少刚,”对方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不要多想了,你应该想的不是这件事。”

    “你是说这次我可以”

    “机会机会啊!不能总让他太得意!”

    方少刚感觉耳膜有些疼,他很少听到这个人如此失态!一直以来,他说的最多的是“稳住”!

    方少刚回思着他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我明白怎么做。”

    “那就这样吧,”对方挂掉电话。

    方少刚呆想了一会儿,扭头望着夜色中的黑暗,暗暗地琢磨又是一年过去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等几年,他已经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温暧的卧室,怡然春色。

    贺楚涵满身是汗水地从张清扬身上爬下来,恼怒道:“下次还是你在上面吧,累死了”

    张清扬咯咯笑,说:“帮我弄干净,下面湿”

    贺楚涵拿出纸巾擦了擦,躺在他身侧说:“说真的,这次去党校,你能放心不?”

    “说放心是假的,”张清扬搂着她,手滑在她白玉似的背上,“但我要听从上面的安排。”

    “真奇怪!”贺楚涵皱着眉头,“我近几年对政治的了解也多了一些,上面这时候让你去党校学习,有违常理!”

    “我们是什么?在上面一些人的眼里,也只是棋子而已”张清扬“啪啪”拍着她的后背,“我不在江洲,你帮我盯着点江洲的情况。你在省纪委,应该能盯得住吧?”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贺楚涵爬起来,胸乳贴在他的胸前,“我不懂你的话!”

    “你懂的,”张清扬笑道:“任何乱子发生以前,总会有些风吹草动。你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帮我注意一下就可以。”

    贺楚涵想起一事,笑道:“最近到是有人想查查你们常委中的一些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查的人是我的朋友,还是敌人?”

    “反正不是朋友”贺楚涵咯咯笑,“当然,举报的东西也是捕风捉影,但凭我的经验,我相信应该是事实。”

    “最好压下来,暂时不要动。”张清扬深思之后说道。“楚涵,我不在江洲,无论是敌是友,我都不希望江洲的干部出问题,你明白吗?”

    “我试试看能不能压下来。”

    “你能行的,”张清扬把她拉到怀里,“春节以后,我就不会经常在江洲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好啦,不用担心我,我没事。”贺楚涵嘻嘻笑道:“只要这几天你多陪陪我就好了。”

    “我这几天要和干部们谈谈,但我会抽空陪你的。”张清扬坐起来,把贺楚涵抱在怀中。“我会安排纪委的苏伟关注江洲的干部,你们有什么消息,可以相互勾通。”

    张清扬一一做出安排。

    “喂,你让我找苏伟?就不怕我移情别恋啊?你知道的他喜欢我”贺楚涵眨着大眼睛,一脸顽皮。

    “我相信你,因为你爱的人是我。”张清扬低下头,深情地望着贺楚涵,“我说得对不对?”

    “对,你说得对”贺楚涵软在他怀中,“亲爱的,天色不早了,我们睡吧。”

    张清扬拥着贺楚涵躺下,闭上眼睛,默默地祈祷自己不在的时刻,希望江洲不要出现问题。他不怕敌人的反击,但是他担心有些人会为了私利不顾一切地破坏大好局面。

    张清扬坐在办公室里缓缓吸着烟,秘书铁铭走进来泡上茶,又整理了一下他的书桌,轻声道:“领导,您去党校学习以后,不知道多久回来一次啊?”

    张清扬笑道:“家里有你在,我放心,记住我在不在,你都要一样工作,明白吧?”

    “我明白,张书记,我会把这间办公室管好的。”铁铭谦虚地说道,挺直了腰杆,又补充道:“我会努力负责好。”

    “呵呵,家里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事情多和我电话交流。”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哎,我在江洲已经快要度过第三个春节喽!”

    铁铭抬头,望向市政府的方向,提醒道:“领导,政府那边正在开会好像是调整各位市长的工作分工。”

    张清扬点点头,微笑着望向铁铭,说:“消息到是挺灵通!”

    铁铭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张清扬挥手道:“去,帮我整理一下常委会上的文件。”

    “嗯,我马上就去!”

    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常委会,张清扬会主持参加。铁铭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次常委会,领导应该会有大动作。

    过了一会儿,市委秘书长、统战部长白文顺敲门进来。张清扬约他来的,想和他谈一谈市委接下来的重点工作。白文顺是现在的市委大管家,负责市委的日常工作,没有他的帮助,张清扬不在江洲期间,就很难把握最新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