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说三道四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孙少功看到大家都拿起了文件,说:“炮台乡农业集团公司的种子事件还在调查当中,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此次事件都值得我们反思。我觉得此次事件是组织结构的问题,才导致了一些干部的监管不利。炮台乡自从成为农业改革的示范区以后,就由我们市委直接管辖,可是中间必竟还隔了一层兰马县。一但炮台乡发生突发事件,不能急时汇报市里,而兰马县又无权处理,这样就不利于农业改革的具体操作了。”

    孙少功停下来,望向大家。大家都没有说话,会议室里一片死寂,伍丽萍担忧地看向张清扬。

    孙少功慢条斯理的吸着烟,扫视着在座常委的目光里有些得意,被张清扬压的太久了,这次得到方少刚支持的反击,一定要将张清扬的威信打下去,以此,今后才方便控制组织部。

    钱志飞不动声色的低头吹着茶杯里飘浮水面上的茶叶沫,他已经完成了向市局开炮的任务,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已经盘算起今后如何在市局安插、提拔自己的威信了。

    给织部长吴和平想反驳几句,但炮台乡的农业集团出现种子事件,昨天又听说由于张书记的指挥失误,导致李维新再次逃脱后,他又不了解实际情况,还真难以分辩反驳。

    方少刚见钱志飞、孙少功的作用已经完成,达到了常委会前预期的效果,就该轮到自己发言了。他微笑着道:“孙书记的提议我觉得很有道理啊,对于这种农业改革,我认为要完全放权给地方,要相信兰马县的干部,如果炮台乡的农业集团公司直接归在兰马县的领导下,副处级不变,由兰马县的书记兼任农业集团的党委书记,这样一来仍然可以起到重视的作用嘛!有些干部不放权,要我看,这就是对兰马县班子的不信任!”

    会议室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在江洲市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挑战张清扬的权威了,这一次方少刚谋划多时的反击终于取得了成就。大家面面相怯,张系干部不知道张清扬在想什么,双不敢乱说话。只能暗自紧张。

    孙少功和钱志飞非常的兴奋,在他们看来能够打击张清扬的危信,这是仕途中的一大胜利。不过他们只能在心中兴奋,并不敢表露。他们深知张清扬的实力,有太多次他都反败为胜出人意料,他手中往往会在关键时刻抛出一些牌,所以他们压抑着兴奋,等待着那最后的胜利时刻。

    后面的兰马县委书记柴军并不是主要角色,但仍然很高兴,他曾经多次被张清扬批评,所以以看好戏的心态观望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接手农业集团,脸上笑容渐显。

    见张清扬不说话,方少刚觉得自己应该一鼓作气,又说道:“依我看,让兰马县委书记柴军同志接手”

    “滴滴滴”

    就在这时,安静的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了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声音原本就不是很投身在会议室安静的环境中,更显得突兀了。

    方少刚正在兴头上,精神很极中,没准备的被吓了一跳。他微微颦眉,不满地说:“干什么这是!常委会不知道吗?眼里还有没有组织和纪律!”

    虽然说这是不点名的批评,也没有暗指那个人,但是方少刚突然暴发出来的气势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张清扬。

    郑一波红脸站起来,讪讪地说:“方市长,真不好意思,我们公安人员没准什么时候有任务,所以手机一般24小时开机。”

    见郑一波主动承认了错误,方少刚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点头道:“我那话不是针对郑局长的,你工作性质特殊,我理解。”

    郑一波点点头,走到张清扬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张清扬目光闪闪,点头道:“那让他们进来带人吧!”说完以后,他又面向大家说:“各位,一波接到最新情况,种子事件有了进展,我们在坐的各位,其中有一位干部就牵涉其中!”

    众人变色,议论纷纷。郑一波打开会议室的门,马上就有四位公安跟了进来。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郑一波接到的短信就是下属汇报要抓人的短信!

    郑一波冷着脸,带着四位干警来到柴军面前,轻声道:“柴书记,我想您就不要多说话了,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我和种子事件能有什么关系!”柴军站了起来,紧张地挥舞着手臂。

    “住手,老实点!”身后的干警瞧见柴军似乎要反抗,上前控制住他。

    郑一波微微一笑,说:“柴书记,王洪兵都招了,我劝您还是还是主动点好。”

    “什么?王洪兵他”柴军想到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双眼一黑,腿一软,要不是有人扶着,已经倒在了地上。

    “带走,马上审问!”郑一波的强势完全显现出来。

    四位干警像拖死狗一样把柴军拖走,会议室里的人呆呆地望着他被干警带走时的无力表情,内心震撼。方少刚也是一脸惊讶,刚要支持柴军接手农业集团,情况怎么突然发生了转变,刚才还在高兴的柴军,现在已经被公安带走。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会议室的门重新关上,会场内鸦雀无声,张清扬长叹一声,有些悲愤地说:“也许大家对发生的情况有些意外,下面就让一波介绍下情况。刚才钱书记不是想听市局昨天让李维新跑掉的解释吗?现在,就让一波好好的介绍一下!”

    倾刻间,往日的张清扬又回来了!张系干部都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是事情发生了转机,看来领导手中还有牌没有公布!方少刚望向郑一波,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他联想到米丰收的住院,难道说张清扬真的还有底牌?

    郑一波得到张清扬的指示,缓缓站了起来。看着领导由刚才的温柔敦厚变得意气风发,仿佛瞬间变得高大了。郑一波也受到感染,腰越挺越直,然后望向钱志飞。

    不知道为何,迎着郑一波那坚韧的目光,钱志飞突然有些心虚,竟然讪讪地不敢与他对视,仓惶地低下头。

    郑一波清了清嗓子,说道:“钱书记,您刚才让我就李维新抓捕失败一事做出解释,刚才为了案件的保密,我没有详说。但现在我可以向众位解释了!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晚上我们查到了李维新的藏匿地点,我立即向张书记作了汇报,同时也讲述了自己的担心。我的担心很简单,由于第一次抓捕行动的失败,我们就判断出一定出现了内鬼,并且我也锁定了两个嫌疑人。那么如果立刻实行抓捕,有可能再次让李维修得到风声。所以,在得到他藏匿地点后,我并没有公布这个消息,直接汇报了张书记。”

    “经过张书记的分析,他认为如果不查出内鬼,肯定无法抓到李维新,那么不如设计揪出内鬼,索性再放跑李维新一次。所以在张书记的指示下,昨天在实施抓捕行动之前我有意向我锁定的嫌弃人放出了消息,结果证明他们当中的一位果然就是内鬼。由于他们急时把消息传达给了李维新,我们的抓捕行动自然失败了。虽然失败了,但我们的收获却是巨大的!我们发现了他的背后还有指使者!”

    说到这里,郑一波停顿片刻,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由于李维新跑掉,我们公安局又成为了众矢之的,甚至有人对张书记说三道四。有一些干部批评张书记指挥无方,乱插手公安局事务。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张书记做出这个大胆的计划付出了多么大的勇气和智慧!为了案件的侦破,我局又不能马上公布案情,以此让很多干部误会了张书记,我深感愧疚啊!我们”

    “咳咳”张清扬出声打断郑一波的话,微笑道:“一波,说正事。现在来看,我被大家误会也是值得的嘛,总算你们局给了我洗脱冤屈的机会!呵呵”

    众人大笑,张系、方系干部的心态随着柴军被抓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现在轮到张系干部本着看好戏的心态,舒服地听着郑一波讲解案情了。而方系干部一个个板着脸,神色慌乱,六神无主似的。

    方少刚虽然表面上依然沉稳,但内心忐忑,感觉嗓子眼发火。谋划了这么久的反击,难道就如此胎死腹中吗?他真的很不甘心!但是他还需要冷静地听下去,他要从郑一波的话中,解读出现在的局势,以此盘算迎敌的策略。

    郑一波深深地望了钱志飞一眼,目光中似乎带着些戏谑,他冷冰冰地接着说道:“我们局的内鬼是刑侦队的副队长孙杰,通过我们的深入调查发现,指使他的竟然是招商局局长王洪兵!孙杰正是王洪兵的妻弟!”

    方少刚倒抽了一口冷气,终于明白刚才郑一波带人抓柴军时说得那句“王洪兵都招了”是什么意思了!怪不得这几天王洪兵鬼鬼祟祟,原来他和李维新真的不干净!方少刚怒上心来,自己好好的计划就被这两个小人物给搅合了,真是用人不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