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已被关押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亲自为大家倒上酒,笑道:“这本来是那个杰什么请我自己喝的,大家都偿偿”

    “哼!”阿文一脸鄙夷,幸福地依偎在高山的怀中,暗叹贺楚涵真是太不幸了,怎么找这样的男朋友!

    张清扬美美地品偿着轩尼诗,对贺楚涵笑道:“楚涵,你也来一口,不喝白不喝,挺浪费的,这玩艺要不少钱呢!”

    贺楚涵在众人面前羞得面红而赤,真没想到张清扬捉弄起人来会这么的无所顾及,这脸皮实在太厚了,他就真的不怕丢人?怎么说也是正部级高官了,这表现得太没品位了,真让人失望!贺楚涵坚难地点点头,伏在他耳边说:“清扬,你别闹了,我和杰克没什么,你不要吃醋啦!”

    张清扬假装没听见,反而问道:“什么家里安全套没有了吗?哦那一会儿回家买!”

    众人大惊,刚才还都在猜贺楚涵和他说什么,却没想到原来贺楚涵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害羞地说道:“你胡说什么,我是说你少喝点酒,注意安全”但是在张清扬的表演下,她的解释反而更像掩饰了。杰克看向贺楚涵有些痛苦,脸皮抽动了两下,真没想到自己心目中的圣女会和这个猥琐的男人上床!

    “张清扬,这是我名片。”高山把名片交给了张清扬。

    张清扬拿起来看了一眼,点点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以后想请我喝酒就让楚涵联系我就行。”

    “好”高山阴沉着脸,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脸皮厚的男人。

    “这是我的名片,请张先生收好。”杰克有意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把一张烫金名片交给张清扬。

    张清扬看了一眼,心说怪不得这么牛气,然来是部门总监,他便有些惭愧地说道:“哟,不简单啊,还是总监,一月不少赚吧?”

    “杰克是我的顶头上司,人家赚的可是年薪!”高山在一旁骄傲地补充道,抬升杰克的同时也抬升了自己。

    杰克反问道:“张先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啊在政府里头,公务员”张清扬有意说得含糊不清。

    阿文不依不饶道:“政府里头工作多了,你是做什么的啊?”满脸的鄙夷。

    “那个还真不好说啊,呵呵领导身边的”当几人显得很惊讶时,张清扬又补充道:“司机。”

    高山一时没忍住,正喝酒的他呛得咳嗽起来,眼泪都流出来了。

    “原来就是开小车的啊哈哈我还以为是领导呢!”阿文嘲笑起来。

    张清扬不以为意,只顾喝酒,也不和他们说话,只是和贺楚涵聊上几句。贺楚涵真想立刻离开这里。杰克坐在那里心疼地望着贺楚涵,关心道:“要不要吃些点心?”

    “不饿,不”贺楚涵摆摆手。

    “那就来点西式的点心吧,楚涵,你晚饭没吃多少,那就再吃点吧,反正有人请客。”张清扬在一旁笑道。

    杰克的脸再次扭曲了,只好叫来服务生,要了点心。张清扬不顾形象地用手抓着点心,吃完之后又在自己的裤子上擦着手。

    “真恶心!”阿吐吐舌头,气得要疯了。当然,更多的也是心疼贺楚涵。

    杰克一个劲儿地向贺楚涵表现亲热,说了一大堆肉麻的话,就当张清扬不存在一样。而张清扬只顾着吃东西,根本就不在乎。阿文拉着高山说:“坐在这里太没意思了,走陪我去跳舞!”

    “好吧,坐在这里的确没趣!”高山也鄙夷地看着张清扬说道。

    杰克热情地望着贺楚涵说道:“楚涵,你也陪我们下去跳舞吧。”

    贺楚涵看向张清扬,心想自己应该和杰克说清楚,省得他再烦自己。通过张清扬今天的表现,她还真担心杰克把他惹怒了,他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今晚的张清扬和过去大不相同,贺楚涵也说不出哪里不同,就是感觉到他关心、吃醋的心情。

    张清扬懂得贺楚涵的意思,她要过去和杰克摊牌,就笑道:“你去吧,这小子请我们吃了这么多好东西,你陪陪他也行”

    阿文气得说不出话,敢情这还是一个吃软饭的!莹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等几人都走后,望着张清扬问道:“你是清扬大哥吗?”

    张清扬一愣,这才抬头认真地打量着她,还真感觉眼熟,惊讶道:“你怎么会认识我啊?”

    莹莹笑了,说道:“娇娇是我同学啊,你不记得几年前你请我们吃过饭吗?”

    张清扬一拍脑门,笑道:“哦,我想起来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小丫头啊,呵呵女大十八变,真是变得认不出来了!”

    莹莹美美地笑了,说道:“清扬大哥,你干嘛掩饰自己的身份啊?把你的身份说出来,肯定吓杰克一跳!”

    “你不明白的,”张清扬摇摇头:“我只是想让贺楚涵笑一笑,怎么样我刚才的表现好不好?”

    “呵呵,笑死我了,我还真以为认错人了呢!”莹莹说道:“清扬大哥,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我一会儿去和杰克说说,我有办法让他不再骚扰楚涵姐。”

    张清扬心想这样也好,要不然自己还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点了点头。莹莹起身离开了,贺楚涵也回来了,她佯装气愤地说:“张清扬,我再也不和你出来玩了,真丢人,你让那些朋友怎么看我啊!”

    张清扬笑道:“他们看不上你才好呢,那样你就是我自己的了,我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你真霸道!”贺楚涵噘起了性感的小嘴,心里却甜甜的,缩在了他的身边。

    “你和杰克说什么?”

    “我和他说会和你结婚,让他不要追我了。”贺楚涵的脸红红的:“刚才的你丢死人了,你怎么那样啊,哪像个干部!”

    “楚涵,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些。”张清扬深情地望着她。

    “我明白,我都明白,你不惜降低自己的身份就是为了逗我笑,清扬谢谢你”

    两人正说着情话,莹莹引领着杰克几个人回来了。杰克和高山面如土灰,望向张清扬的目光有些恐惧。杰克先开口道:“张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楚涵的关系,我向你道歉,今后再也不会骚扰她了。”

    张清扬收起刚才吊儿郎当的面孔,严肃地点点头。高山也陪着笑,服软道:“张先生,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们玩我们先走了。”

    阿文也低下头,咬着嘴唇说了一句:“对不起!”

    贺楚涵瞧着几人的表现,都有些惊讶,起身道:“你们怎么了?”

    “楚涵,没什么,我我不该瞧不起他。”阿文小心地看向张清扬,然后就被高山拉走了。

    张清扬好奇地问莹莹:“你都和他们说什么了,把他们吓成这样!”

    “呵呵,我就说你家是军队的高干,你爸爸是上将,你曾经拿着枪打死过一个情敌”莹莹笑得直不起身体。

    张清扬与贺楚涵也哑然失笑,贺楚涵这才问道:“你们认识?”

    张清扬说道:“他是刘娇的同学,我没认出来。”

    “哦,对了莹莹的确是娇娇的同学!”贺楚涵拍了下脑门,然后又苦笑道:“你们有点过份了!”

    莹莹也是聪明的女孩子儿,笑道:“你们玩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清扬笑道:“改天和娇娇一起出来玩,我请客!”

    “好啊,就怕您没时间,您现在可是大干部!”莹莹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张清扬捏着贺楚涵的手,问道:“你说我像那种敢拿着枪把情敌打死的高干子弟吗?”

    “我看你像流氓!”贺楚涵痴痴地笑着,在迪吧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走吧,我们也回家。”张清扬拉着她来到外面,望着夜空璀璨,笑道:“你家还有没有安全套了?”

    “张清扬,你个大流氓,大色狼”贺楚涵张牙舞爪地向张清扬扑去。

    张清扬向前方跑远,笑道:“你来啊,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让你掐一下!”

    “少瞧不起人!”贺楚涵跑了过去:“大色狼,我今天掐死你!”

    张清扬在前面跑,贺楚涵在后面追。渐渐的,张清扬就放慢了速度,贺楚涵从后面追上去,这种感觉好兴奋,好愉快,让她感觉好像回到了在双林省监察部的日子,幸福得仿佛拥抱着蜂蜜。她抱紧张清扬,却舍不得掐他了,而是闭上了眼睛,她不想这种感觉消失,她真害怕睁开眼睛幸福就没有了,张清扬就没有了。

    张清扬转回身把她抱在怀中,望着她闭上双眼的脸,不禁在想,还有什么比让自己的女人开心快乐更重要呢?想到这一层,张清扬贴在她耳边说道:“你说过包养我一辈子,那就不能放手!”

    贺楚涵的身体在颤抖,没有说话,只是搂得更紧了。

    第二天,张清扬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大脑不时就有些思想溜号,想到昨夜贺楚涵躺在自己怀中销魂的滋味,还真有些乐不思蜀了。没多久,姚立柱就进来谈工作,张清扬就和他谈起了下周自己随巡视组下基层以后的工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