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准备出招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李钰彤听她又拿这件事讽刺自己,恨得咬牙切齿,压住怒火,小声说道:“我我已经在努力了,今天今天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就”

    “我不回来了,你就偷偷用我的电脑?”张清扬冷笑道。

    李钰彤知道这的确不是理由,不敢再说话,心想着等他的火消了,也就过去了,傻傻地站在那里等着挨骂。张清扬其实并没有生气,只是没事找事而已。他也知道对待李钰彤有些苛刻,可是这样也是出于好心,是想磨砺她的性格,让她不再像过去那么任性,免得到社会上之后再惹乱子。每次看到这个少女在自己眼前晃动,他就仿佛看到了柳叶一般,仿佛是柳叶在告诉他,一定要帮帮这个少女。

    张清扬上下打量着李钰彤,目光不禁热起来,有些恼怒。原来李钰彤已经洗过了澡,只穿了一件绣着大花猫的睡衣,真空上阵,轮廓看得十分清楚。她可能是为了舒服吧,又见家里没人,洗完澡就只穿上了睡衣。睡裤又短又露出一截粉白的小腿,估计下面也是真空的了。

    张清扬刚刚在贺楚涵那里亲热了一会儿,在这方面有些敏感,现在瞧见李钰彤就像出水芙蓉一般,又怎么能抵抗得住,呼吸不免急促起来。李钰彤正等着张清扬训自己呢,等了半天听不到声音,诧异地抬头一瞧,发现张清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自己,目光炽热,呼吸粗重。李钰彤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上围,恍然大悟,满脸的羞涩,伸手挡住胸口,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张清扬本来有些陶醉,瞧见她把自己当成了色狼,脸面上有些过不去,怒吼道:“干什么啊,瞧你那样子,好像童养媳似的,看见你就来气!”

    看见张清扬生气,李钰彤也不敢说话,心想万一他兽欲冲动把自己这么一想,她更加害怕了,身体不由得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说:“张张省长,您您不要这样,我我以后再也不碰你的电脑了,我我是正经女孩子”

    “谁说你不是正经女孩子了!”张清扬气得笑了,这么一笑,欲火到是消退了不少,骂道:“正经女孩子穿成这样,你存心气我是吧?”

    瞧见他的目光不似刚才那么炽热了,李钰彤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小声道:“您您饿了吧,要不要吃些夜宵?”

    张清扬还真有些饿了,晚上陪朴春佰本没有吃些什么,又在贺楚涵那边消耗了不少体力。他摸了下肚子说:“嗯,那就吃点吧。”

    李钰彤如蒙大赦,连忙跑出房间,边跑边说:“您您稍等啊,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再给您热菜!”

    瞧她着急的模样,好像生怕自己强暴了她似的,张清扬气得又是一笑,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身边的女人都把他了当成色狼。李钰彤换好衣服出来,张清扬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抬头一瞧,只见她不但穿上了内衣,外面也包裹得严严实实,双眼更是抵防地看着张清扬。

    张清扬笑道:“你捂蛆啊!”

    “我我冷”李钰彤辩解道。

    张清扬也懒得揭穿她的心思,命令道:“先给我泡杯茶。”

    李钰彤点点头,给他泡了一杯大红袍,走到他的身边,皱着眉头闻了一下,有种古怪的十分复杂的味道。再仔细一闻,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香气。李钰彤不傻,她知道那是女人的体香,再瞧瞧张清扬那“猥琐”的模样,她心里就明白了,我说怎么回家这么晚,原来又去和情人私会了!

    张清扬瞧见她上下打量着自己,发火道:“干嘛呢?”

    李钰彤胆子大了一些,装作满不在乎地说:“没没什么,您您身上真香。”

    “香?怎么会香”张清扬瞧见李钰彤眼里的戏谑,终于明白她在暗示什么了,脸不由得发热,怒道:“还不去热菜,我饿了!”

    瞧见他被自己揭穿,李钰彤一阵得意,迈着性感的步子走进了厨房。张清扬上下闻了闻自己,果然身上有一种男女交合后的味道,看来以后不能图省事,亲热完之后应该认真清理洗个澡。

    张清扬吃饭的时候,总感觉李钰彤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瞧着自己,知道她心里一定充满了鄙夷。他清咳一声,转移话题道:“菜烧得有进步,表扬一个。”

    李钰彤听后一阵高兴,说:“我我还会努力的。”

    “保姆也要多学些东西,你不会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要骄傲。”张清扬表扬之余,也不忘敲打。

    “知道了。”李钰彤的声音冷下来,嘴里轻声嘟囔着什么。

    望着满满一桌子的菜,张清扬借题发挥道:“以后不要这么浪费,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以后买菜钱定额,你别想再给我浪费!”

    “谁知道你哪天回来吃饭,我又不想浪费!”李钰彤小声说道。

    “那你不会打个电话问问?”

    “省长一天日理万机的,这种小事打扰了您工作怎么办?”

    “你以后问彭翔,他了解我的行程安排!”张清扬白了她一眼:“遇到麻烦事就要动脑子,你怎么这么笨,这一天天要浪费多少东西啊,以后再浪费就从你工资里扣!”

    李钰彤一听这话更来劲儿了,不屑地说:“反正我现在还没有工资呢!”

    张清扬不禁乐了,心说自己怎么成了周扒皮,对她有点太苛刻了。想到这里,便说:“从下个月开始,就给你开工资吧,先每月三千。”

    李钰彤听后隐隐自豪,三千虽然不多,但是她现在吃用都是张清扬的,也就是平常买些衣服,按照双林省的消费水平,每月都会有盈余。其实作为专业“保姆”来说,三千并不多,在大城市,现在的保姆都是高收入人群了。

    “省长,我我这算不算通过试用期了?”李钰彤甜美一笑,努力让自己显得温柔。

    张清扬点点头:“还凑合吧,要不是身边没有人照顾,家里没有人整理,白给我三千都不用你!”

    李钰彤这个气啊,不敢再问,悻悻然扭开头。张清扬又问道:“你不是有笔记本电脑吗,干嘛用我的?”

    “我我的没连网,那个”

    张清扬明白了,说:“你明天找彭翔帮忙,让他抽空给你连上网。”

    “好的!”李钰彤又高兴了,这一晚上的心态可真是一波三折。

    张清扬瞧见她兴奋地离开,嘴角也有了笑意,他现在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一个愣头青的保姆跟在身边,回家后和她逗逗嘴,劳累的心神放松了许多。

    张清扬第二天上班之后,先给金光春打了一个电话。他已经完全压制住了朴春佰,如果再不做出一些行动,对方又会跳起来了。金光春接到张清扬的电话,就知道他的目的,笑道:“你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张清扬笑道:“我该说的都说了,我估计用不了几天,韩国国内媒体的风向就会变了。”

    “谢谢了。”金光春说道,“我想以你的能力,这次又让南边的商人吃亏了吧?”

    张清扬摇头道:“吃什么亏啊,我现在是被你们两国逼上梁山啊!”

    “呵呵”金光春笑了笑:“下一步按我们的计划?”

    张清扬点头道:“再等等,我是想提醒你做好准备,我已经对他们表明了态度,这件事我不会成为主角,你们两国才是主角,我只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这样对谁都好。光春,你我不是外人,但国家与私人间的关系不同,有时候我们必须把国家放在第一位。”

    “你说得对,我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谢谢你的理解。”

    “那三位记者怎么样,没受欺负吧?”

    “怎么会呢,无论政治形式是什么样的,我们总归是同一个民族,他们现在很安全。”

    张清扬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的意思,按照原计划,想邀请你们两国的代表在江平市谈判,你准备一下。”

    “不,清扬,我不会去。”

    “你不来?你是边防军的司令,这”

    “我还是不去的好,我相信有一些人应该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所以这对我们两人都有好处。”金光春小心地说道。

    张清扬明白了他的用意,点头道:“好吧,我明白了,你想得对。”

    “不过你放心,虽然我不去,我会安排一位心腹过去,你完全可以相信,他可以代表我。”金光春说。

    “行,我知道了。”张清扬点点头:“那你等我的通知吧。”

    张清扬放下电话,脑子里盘算了一会儿,确认整件事情还在他的把握中,自信地放下了电话。孙勉敲门走进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文件,说:“省长,国资委的文件,这是您上次要的改制国企的资料。”

    国企改制是双林省发展的重中之重,计划经济改革这么多年,双林省却仍然没有完成国企的转型。他上任之初,内务院唐总就和他谈过双林省的国企问题。现在双林省的国企已经成为了全省经济的后腿,如果不把这个麻烦事处理好,那么他的工作也无法展开。从去年开始,双林省政府在金淑贞的带动下就喊出了国企改制的口号,一些地方相继成立了国资委。双林省相对落后,就连省国资委也是去年刚刚挂牌成立。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地市没有国资委这个部门。在这方面,双林省从干部的体制上就落后了南方一大截。这也意味着政府只是指导和审批,尚未以出资人的身份参与改制方案制定、评估、审计和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