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5章 青春永驻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姜书记又扫向工业区的干部,说:“我希望在坐的各位都要记住今天的事情,这件案子就交给市里公安局来调查,至于有没有其它违法乱纪的事情,都要查,全部都要查!”

    区里的干部都看到姜书记的目光狠狠地望向了于凤军,于凤军还有些痴痴傻傻,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的耳边还充斥着张清扬的批评。

    姜定康安排完也站起来,说:“明天市里要针对这件事开个会,你们就等结果吧!今天不早了,我先回去,你们要好好的反思!”

    姜定康来到于凤军面前,说道:“于凤军同志,怎么样你们是不是也要开会研究一下?”

    “嗯好好”于凤军慌忙站起来。

    姜定康又看向区长林辉,说:“凤军可能脑子不太灵活,一会儿你们都留下!”

    林辉答应一声,他知道工业区要迎来一次官场地震了。姜定康转身走了,于凤军反映过来,追上两步,拉着姜定康的袖子说:“姜书记,您您听我解释,我我们到旁边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姜定康可不想再沾上他这个扫把星,甩袖而去。

    张清扬坐着车向市里赶去,扭身对张建涛说:“过两天朝鲜那边要来人,政府做好接待。”

    “这个”张建涛一愣,随后明白是韩国记者那事,马上说:“对方来的是我们什么样的接待规格?”

    “不用太隆重,就按照副省级的待遇吧,嗯我就不出席了,让朝勇去见一面。”张清扬说着话,看向秦朝勇。

    秦朝勇点点头,也没有多问具体事情,他知道具体的张清扬明天会谈。张建涛有些犯迷糊,不知道张清扬把朝鲜客人请来干什么,但也没有问。

    张清扬是饿着肚子赶回家里的,当初让张建涛制订调研计划时,他就说过只让工业区准备中午的工作餐,晚上不要举行大聚餐了。随行的干部多有怨言,这还是第一次跟着省长出差而捞不到好处,但没有人敢说话。通过今天的观察,他们已经看到了张清扬与其它干部的不同。张清扬今天强调过多次双林省干部的工作方式,对大吃大喝,不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调研行为深恶痛绝。另外又发生了工业区拦车上访的事,他们切身实地感受到了张清扬工作中的雷厉风行,没有人再敢说话,都怕撞到枪口上。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谁知道张清扬会不会拿他们出气。

    张清扬本想回家后吃点东西,可是却没想到李钰彤正捧着一碗稀饭,就着咸菜吃呢。张清扬不由得恼怒起来,皱眉道:“干嘛啊这是,连饭都懒得做了?”

    李钰彤放下碗筷,说:“你不是去调研工作嘛,我以为你不回来吃了。我自己就别浪费您的钱了,吃点剩饭得了!”

    张清扬听她讲出浪费的话来,这是自己上次说的,就有心内疚,说道:“我不是怕你浪费,正常的吃饭总归要吃吧?我不回来你也要买点菜啊!”

    “省长大人,你上次给我的生活费已经用光了,现在物价这么高,你以为那两千块钱能用一辈子啊?”李钰彤没好气地说道。早在京城的时候,张清扬给过她两千块钱生活开支费用,早就忘到脑后了。

    张清扬一拍脑门,说:“没有钱你管我要啊,这”又一想不太对劲儿,冷笑道:“你自己就没有钱?买菜的都没有?”

    李钰彤冷哼一声,说:“我一个不值钱的小保姆,又不是多么金贵的身子,哪像省长您啊,也就配吃点剩饭泡开水!”

    张清扬笑了,没想到自己上次批评她做饭太浪费,她一直都记在心里,有意说给自己听呢。他肚子是真的饿了,也不想和她继续理论,走回房中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她面前说:“这是我的工资卡,我平时又不用,交给你保管吧,平时的生活开支就从这里取。当然,你要每天记账,我要看明细!”

    “小气!”李钰彤白了他一眼,收好银行卡,也不理他,继续低头喝稀饭。

    张清扬感觉胃部一缩,气得说道:“喂,有你这么当保姆的嘛,我还没吃饭呢,你总不能也让我吃稀饭吧?”

    “啊你没在外面吃啊?”李钰彤吓了一跳,生气归生气,可她总归是张清扬的保姆,再说近来她已经习惯了保姆的职位,听到主人还饿着肚子,就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以为呢!”张清扬脱下西装扔到一边,气恼地坐下了。

    “那那你等着,我我出去买菜。”李钰彤慌里慌张地说道。

    “都几点了,等你买完菜回来,我都饿死了!”张清扬没好气地说。

    李钰彤瞧见张清扬那委屈的模样,心里一乐,问道:“那怎么办,您和我一起吃点稀饭?”

    张清扬知道她是有意的,也懒得骂她,只是说:“有面条吧,煮点鸡蛋面吧,我们一起吃。”

    “行,你等着!”李钰彤跑进了厨房,不一会就煮了两碗鸡蛋面。

    张清扬坐在餐桌前,望着滑溜溜的面条,摇头笑道:“好久没吃过面条喽”

    “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保姆太不称职了,怎么能让省长大人吃面条呢!”李钰彤阴阳怪气地说着,满脸的戏谑:“不过,您是上等人,我是下等人,对我来说,能吃上面条就不错喽!”

    李钰彤说完,低下头狠吸了一口口面条,吸溜有声。张清扬瞧着她的样子,目光突然温柔下来,鬼使神差地抬手摸了下她机灵古怪的小脑袋,长叹道:“什么上等人,我小时候还不如你呢,连面条都吃不起。我就记得啊,当时喜欢吃方便面,可是都没有钱买!”

    李钰彤见他柔情万种地摸着自己的头,刚想发火,可是又听到他的话,心里一惊,不解地道:“不会吧,我听说你不是那那个谁的孙子吗?”

    张清扬摇摇头:“我小时候还不知道是爷爷的孙子,那时候我就是一个没有爸爸的野种”回忆起往事,张清扬感慨不已,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但回想起来,那些心酸仿佛就在眼前。

    “原来是这样啊”李钰彤看着张清扬目光里的惆怅,微微同情起来。

    “李钰彤,我虽然反对你浪费,但不是说不让你吃饭,你要注意营养,无论我回不回家吃饭,你都要照顾好自己。”

    “哦,我知道了。”听到张清扬关心自己,李钰彤感觉十分不自在。

    “好了,快吃吧,面条快坨了!”张清扬摇摇头,把往事挥掉了,又笑道:“李钰彤,你还不满意,你自己想想,谁家当保姆像你这么自由?”

    李钰彤低头不语,想想也真是,虽然她平时在背后天天骂张清扬,但是别说干部家的保姆吧,就是普通家里的保姆,哪个像自己这样?她抬头看了张清扬一眼,心里有点感激。可是又想到他过去对自己瞧不起,骂自己不懂事,不通世故时的样子,又恨起来,这种感觉很复杂。她不知道应该感谢张清扬,还是应该怪他、恨他。

    “喂,那个小叶子真的和我很像?”李钰彤踌躇了良久,突然问出了这话,就连她自己都是一惊。

    “几乎一模一样,好像你比她二十几岁的时候更丰盈一点”张清扬的眼睛不禁落在了李钰彤高耸的上围。

    李钰彤注意到他的目光,暗骂一声色狼,怪自己没事找事多嘴了,低头道:“你快吃面吧!”

    张清扬笑了笑,说:“李钰彤啊,其实我应该感谢你,因为碰到你,让我感觉对小叶子的歉意淡了许多。”

    “可我不是她,我是李钰彤,独一无二的李钰彤!”李钰彤每次听到张清扬把自己当成柳叶,心里就无端恼火,她受不了这种折磨,终于发起火了。

    张清扬没想到她的反映么大,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

    李钰彤接着说道:“她是她,我是我,你把我当成她是对我的不尊重,我不希望成为别人的替身,如果如果你是因为这个事情帮助我,那么我不需要!”李钰彤气急,转身就要跑,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

    “李钰彤!”张清扬起身抓住她的手,扑上来从身后抱住她,双臂紧紧锁住她的身体,双手扣在她的腰部,下巴抵着她雪白的脖颈,喃喃道:“你不要走,我不是在帮你,你不是想证明自己吗?你不是想证明给我看,你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保姆吗?”

    李钰彤怔住了,两人的身体紧密地贴在一起,彼此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异性气息。李钰彤的身体渐渐发温,她第一次拥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她闻到了张清扬的男性气息,感觉到了他的男性特征,那一刻,她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些软。在张清扬的拥抱下,她发觉自己不怪他了,也不生气了,好像对他所有的不满都消失了。李钰彤向后一靠,完全把自己交给了他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