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其它线索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有一个卖猪肉的叫李明,他偷偷把商铺转租出去,不想再干下去了,可是没想到他的行为惹怒了市场方面。市场管理者说他无权转租,要想转租也可以,转租费用要归市场所有,还说他不履行合约之类。李明当时就和商场吵了起来,然后就被打了,之后他跑出商场,本以为事情就过去了,可是没想到商场的打手呃,他们叫保安,天天去他家要钱,甚至还把窗户门都砸了,还要挟他再不给钱就放火烧房子。李明起初不给钱,被打了好几次,最后打得都爬不起来了,家里人看不下去了,偷偷把钱还给了商场方面。李明知道后不满意,写信给市里、省里上访,还有我们报社。可是一个月以前报社突然收不到上访信了,我感觉奇怪,到平城市一问才知道,李明已经死了。医院说他是心脏病复发,但是李明根本就没有心脏病,这个你们现在应该明白了,这典型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的打击报复嘛,也许”

    说到这里,周敏看了张清扬小眼,低下头,小声道:“也许和平城市政府也有关系呢,听说李明本来想去京城上访的,然后被平城市政府关了一阵子,后来把他放出来没多久,人就死了”

    张清扬默默地吸着烟,等周敏讲完了好久,他也没发声。他在表面的平静背后,内心却是波澜壮阔。张清扬不久前就去过利民农产品批发市场,当时还表扬了几句。表面上来看,这样的市场场比较方便农民和市民买卖,但是他没有想到,背后还隐藏着这样的事情。

    见张清扬沉思不语,崔明亮早就怒火中烧了,他是军人出事,原本就是急性子,拍着桌子问道:“小周,那你现在都查到什么证据了?能不能证明李明是被人害死的?你把证据告诉我,我们公安会”

    “崔厅长,”周敏摇摇头:“我去找过李明家,可是按照地址没有找到,他们已经搬走了。我就想先去批发市场问问情况,可是没有想到没有人愿意告诉我李明家搬到哪去了,更没有人愿意提那件事,一说起那件事,他们都躲着我,还劝我不要问了,免得惹祸上身,我没有想到当时就有人报告了他们的打手保安,然后跟着我去酒店,接下来的事情”

    崔明亮明白了,他看向张清扬,现在能做主的只有张清扬了。

    张清扬按灭了烟头,转向周敏说:“当时你报了警,警察把你和那伙追你的人一起抓了进去,之后呢?”

    “之后我就给艾姐打电话,然后发现那伙人和警察有说有笑的,他们报了个人名,又说是利民批发市场的,警方就要放了他们,随后”

    “那警方对你是怎么说的?”

    “他们对我的答复是去利民批发市场采访是要得到利民市场批准的,否则他们就有权利驱赶记者,可是他们的那样子哪是驱赶啊,明明是想把我弄死!再者说了,这叫哪门子规定,他们没有权利限制我的采访自由,我”

    “小周,那些上访信你还有吗?”

    “嘿嘿我从报社偷出来一封。”

    “给我看看。”张清扬说道。

    周敏的手握着拎包,突然有些犹豫,小声问道:“您您想管?我可是听说利民批发市场的后台很厉害,这个”

    “相信我吧。”张清扬多余的话也没有多说。

    周敏想了想,有点不情愿地把上访信交给了张清扬。

    张清扬看向崔明亮,说:“崔厅长,通知平城市方面,把追小周的那几个人放了吧,不要惊动他们,这件事要从长计议。暂时就让小周住在龙华宾馆,你安排两个可靠的人保护。”

    “张张省长,您不是要软禁我吧?”周敏一听急了,慌忙站了起来。

    张清扬和崔明亮对视一眼,两人哈哈大笑,崔明亮说:“小周,你放心吧,省长知道了这件事,早晚都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张清扬笑道:“小周,你要是不相信我,就给艾言打一个电话,她肯定让你听我的!”

    正说着呢,张清扬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瞧,正是艾言打来的,对周敏说:“她打来了!”

    电话刚被接听,艾言就说:“张省长,这件事对您很麻烦,您不能因为我的关系就”

    发改委考察团结束对辽河的调研后,并没有赶往双林省省会江平市,为了节约时间,而是直接去了延春。张森一行人前脚刚走,辽河市委书记郝楠楠便来到江平面见张清扬。对于这次发改委代表内务院的考察工作,她有很多疑问。张森在考察过程当中,问了一些很奇怪的问题,由于之前张清扬和她没有打任何的招呼,这令郝楠楠心中没底。张森在辽河的这三天,调研了很多地方,从旧城到新城,从郊区到县城农村,郝楠楠从政二十多年,经验丰富,自然明白这其中肯定有其喻意。

    郝楠楠是下午到的,她给张清扬打电话时,张清扬正在办公室里研究双林省朝阳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以延春为开发开放窗口展开江辽延三地区的开发合作,文件已经几易其稿,但张清扬仍然不满意,这种政策法规与其它文件不同,张清扬十分谨慎。如果真要拿到国家领导人面前,那么还要经过专家、学者的修改论证。在双林省国企改革方案没有正式通过之前,他反而有了时间来搞这份文件的工作。

    郝楠楠要求见他,张清扬想了想,便笑道:“现在太忙,你先在酒店里休息吧,晚上去我家,请你吃饭。”

    郝楠楠笑道:“请吃饭,那请睡觉不?”

    张清扬知道她在开玩笑,说:“你如果敢留下,那就睡吧。”

    “那我用不用换台车去您家?”郝楠楠十分的小心。

    “没必要,全双林省谁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我和你什么关系啊?!”郝楠楠略显吃惊地说道。

    “你说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好了,不和你扯皮了,我要忙了!”张清扬微笑着挂上电话,心里一阵温暖。也许每位官场中的领导干部都有自己的心腹,但他们大多是因为利益或者权色才交织在一起的。而张清扬与心腹爱将的关系就很不同,无论是他的下属,还是同级,或者上级,他采取的都是一种朋友交流的方式,这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亲密得无法想象。当然,像郝楠楠这样的女人,对他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放下郝楠楠电话没多久,张森的电话就打来了。张清扬笑呵呵地说:“老领导,这次把您请下来,真的很过意不去啊,您辛苦了!”

    “清扬啊,辽河不错!有好几年没到辽河了,这次一看,今后大有希望啊!”

    张清扬笑道:“以经济发展的角度而言,辽河这两年的经济走向很平稳,算不上快。”

    “我所说的不是指经济,而是指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从基础建设到全民教育,再到文明程度,还有市容市貌等等,北方城市的市民整体素质,能达到这个水平,真是了不起啊!”

    张清扬点点头,看来他十年前在辽河的定位是正确的,他当时就想打造一座拥有真正文化名片的城市,现在,离那个目标已经不远了。辽河的大学已经挤进了国家名牌,其中像韩语、日语、俄语、外贸经济等学科,已经与国家一流大学合作,现如今的辽河,并不单是在经济上发达,他的整座城市的底蕴提升上来了,从销费观念再到品牌的打造,它的发展轨迹完全按照着张清扬当初制订的那份长期发展规划,现在的辽河,从整体实力而言,已经遥遥领先于北方同等地位的城市。

    “老领导,您给我透个底,从国家的层面上来讲,辽河这次有没有把握?”

    “清扬,那我就给你交这个底,按照发改委的科学研究方法,从整体定位来看,你的那个想法大有希望!”

    “那我就明白了,谢谢您!”

    “当然我要提醒你一点,现在有很多城市都在搞公关,你虽然不需要这一套,但有时候也该到京城跑一跑了!清扬,你应该清楚,辽河可以说已经没有机会了,它没有赶上大考察,晚了一大步。所以,现在还要怒力争取跟上竞争啊!”

    张清扬笑道:“是啊,当初是省内忽略了此事。不过,我们是礼仪之邦嘛,我不会忽略这一点的。”

    “那就这样,等我在延春考察结束后,再到江平和你续续。”

    “好的,多谢老领导。”张清扬放下电话,感觉胸腔内涌起一股力量,微微有些激动。如果他心中的那个计划能够成功,可以赶得上唐总这次要签发的内务院令的末班车,关于辽河的事情将会在双林省顺畅很多,也会让他在全省干部的心中有一个更高的地位。

    张清扬平静了一下心情,拿出电话打给家里。电话响了好久才接听,张清扬不免来气:“干什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我我去洗手间”李钰彤小声说道。

    “就你事多!”张清扬没好气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