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 未雨绸缪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尽管艾言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张清扬已经明白她想要说什么了。他摇摇头,长叹一声说:“艾言,我没想到你变成了这样!那么你的意思是,不想让周敏继续查下去?”

    “我是担心她给双林省惹麻烦,现在的我越发明白,有些真实是不能上报纸的!”

    “这就是你的想法?”

    “那省长是什么样的想法?”艾言的眼里闪过一丝精明。

    “我的想法很简单,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涉案人全部要拿下!”

    “呵呵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还是我所认识的张清扬!”艾言轻松地笑了,脸上悲观的情绪一扫而光。

    “你你这是”望着她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张清扬恍然大悟,笑道:“你是在试探我?”

    “这个不是我的意思啊,是周敏那丫头。当然,我也想试试你成为省长后变没变,清扬,我很高兴,你没有让我们失望!”

    张清扬笑了笑,“这么说你刚才那些话都是假的?”

    “不,那些话全是真的。”艾言盯着张清扬的眼睛,“我对这个社会失望,对官场失去信心,这些都不假,但我对你一直抱有期待,我盼望着有一天你能改变这些!”

    “我现在有点明白你的想法了。艾言,说真的,你是不是很怀念当初身为一个小记者的日子?”

    “嗯,可是我回不到过去了。”艾言苦涩地笑了,捂着肚子说:“我饿了,请我吃点好的吧,顺便去见周敏。”

    张清扬看了眼时间,说:“好吧,周敏也在龙华宾馆,把她叫下来一起吃!”

    张清扬在路上向艾言讲了讲周敏所调查的平城案子,讲完后又神秘地笑道:“周敏骗了我,她一定掌握到了一些东西。”

    “呵呵,还是省长厉害!”艾言笑了,“是的,那丫头说她手里有一些东西。”

    几人到了龙华宾馆,孙勉把周敏叫到了包厢吃饭。周敏看到艾言后十分兴奋,冲过来抱着她撒娇:“艾姐姐,你终于来了,你是来救我的吗?快带我走吧,我可不想被软禁”

    张清扬郁闷地看向孙勉,做了个与省长身份极不相符的苦瓜脸。

    坐在餐桌旁,在艾言的暗示下,周敏生硬地举起酒杯,略带羞涩地说道:“省长,对不起,是我误会您了,把您的好心当成了那啥,我向在正式向您道歉,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

    “这次不担心我把你软禁起来了?”张清扬笑呵呵地问道。

    周敏满脸通红,小声道:“省长,您就别取笑我了,我之前是被吓怕了,所以就您要是怪我,我我自罚三杯。”

    不等张清扬说话,周敏便站起身喝干了一杯酒,满上又要喝。张清扬连忙按住她的手腕,笑道:“想不到你还挺豪爽!看你这么诚恳,我就原谅你了!”

    “谢谢省长,谢谢”周敏心中窃喜。

    艾言在一旁陪笑道:“省长,周敏这丫头是个正真的人,您别见怪。”

    张清扬叹息一声,扫向两人,淡淡地说:“其实周敏对官场的这个态度,不能怪她,这是官场本身造成的。不说周敏,就是普通老百姓,他们眼中的官场又是什么样的?”

    周敏点点头,说:“省长,您现在主政双林省,会在这方面做出一些改变吗?或者说您是否会在双林省推出政治体制的改革?”

    张清扬迟疑了一下,摇头道:“这件事还很遥远,要等到我真正主政双林省时才能去想,你要明白,省长负责的是行政工作,所管的方面是发展与经济,像你说的这个思想问题是由党委书记主管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谢谢您的回答。”自从解除误会之后,周敏对张清扬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包厢的门被敲响,龙华宾馆的老板沈慧茹满脸笑容地走进来,身后的服务员端着托盘,上面摆着红酒。

    “张省长,打扰了!”沈慧茹来到近前:“知道您大驾光临,我来敬您和朋友们一杯酒。”

    “谢谢沈总,”张清扬和她碰了杯,一饮而尽,指着艾言说:“还认识吧?”

    “艾言?”沈慧茹笑着拉住艾言的手:“妹妹,好久没见你了,还那么年轻!”

    “姐姐才年轻呢,我已经老了!”

    两人也喝了一杯酒,随后沈慧茹又和周敏碰了杯。张清扬说:“沈总,这些天就麻烦你了,小周还要在这里住些日子。”

    “不要紧的,小周妹妹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打我电话。”沈慧茹说着,便把名片留给了周敏。她见张清扬如此看重周敏,自然也要有所表示,生意人往往都很精明。

    “谢谢沈总。”周敏感谢道,其实她明白,真正要感谢的还是张省长。

    沈慧茹又客套两句便离开了,张清扬等人的饭吃得也差不多了,他便把话转入了正题,看向周敏问道:“小周,能和我说说,你都了解到什么情况吗?”

    周敏不好意思地笑道:“省长,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查到了那个卖猪肉的李明新家地址,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去。还有一件事,我听利民批发市场的一个小商贩偷偷告诉我的,李明死后,为担心事态影响不好,由政府出面协商,利民批发市场给李明的老婆孩子捐助了二十万元,算是给孩子的学费。还有就是李明有一个八十岁的老母亲,政府也特例给她办理了老保,每月能发一千多块钱。”

    张清扬沉思着,并没有多说什么。周敏接着说道:“省长,虽然我了解到的情况就这些,可是这明显说明了一个问题,之前李明多次上访未果,还遭到毒打,政府不但不管,还把他软禁起来。可是李明死了之后,政府和利民批发市场的管理方为何突然大发善心对他的家里人这么好?要不是心中有鬼,他们又怎么会这么做?”

    “对,你说得很有道理!”张清扬赞许地笑了,心情沉重地说:“你就了解这些?”

    “嗯,其它的我也我不了解了,因为还没找到当事人,而利民市场的商贩又都不愿意告诉我。”周敏很失望地说道:“要不是那伙保安抓我,我可能会查到更多的资料!”

    张清扬迟疑着,正要说什么,没想到周敏突然激动起来,站起来说:“省长,您说李明的家人会不会有危险?”

    “这个”张清扬的心也悬了起来,他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应该不会。你想想看,第一,他们并不知道你已经查到了李明的家庭住址第二,从这伙保安对你采取的行动来看,他们很有经验,这就说明之前也总有一些记者想去偷偷调查此事,但是全被他们摆平了。他们已经懂得如何和记者打交道,也就不再把你们当回事了。你的出现,他们不会多想,只是把你当成了众多记者中的一位,不会提高警惕。在他们心中,这只是一件平常事,把你赶跑就行了,并不会联想到李明家。”

    “还有一点,”艾言在一旁补充道:“他们自认为已经摆平了李明的家人,既使有人找上门去,李明的家人也不会再说什么了,这就是为何李明死后,政府和利民市场的管理者优待他家人的主要原因!”

    “嗯,你说得很对。”

    “这样最好了!”周敏松了一口气,她真担心由于自己的出现,从侧面伤害李明的家人。

    “种种迹象表明,李明的死因有点问题,而利民市场的管理也存在问题。”张清扬深思道。

    “省长,那您赶快批准公安厅采取行动吧!”周敏渴望地看向张清扬。

    张清扬摆摆手,说:“周敏,这件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平城是双林省的第三大城市,又是三省交界,民风、官风与松江差不多,都很彪悍,而且政治系统很独立,平城干部是一支很强劲的力量。如果我们没掌握到确实的证据,没有把这件事情摸透,并且找到了证人,冒然出击,只会害了李明的家人,更会令这件事无法水落石出。你们要明白,像类似案件,而且当事人已经死了,政府和利民方面肯定已经做好了迎接上面调查的准备,如果不是有恃无恐,他们对待记者就会不是这种方式,你们说是吧?我们轻举妄动导致查无实据,以后再想查就没机会了,而且这样的新闻一但见了报,那就是一起恶劣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对于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定义,国家和省里有着严格的要求,省里有些领导也不希望这样的名词出现在省内,有可能刚一见报,报纸就被封杀”

    “这个”周敏虽然明白张清扬说得对,但还有些不甘心。

    艾言比较了解张清扬,她拉住周敏的手,解释道:“小敏,省长说得有道理,他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你就听他的吧。像这种事情,你要是碰到其它领导,早就被捂住了,谁会和你耐心的解释?省长既然说会一管到底,你就放心吧。”

    “我也相信省长,只是有点小小的失落。”周敏腼腆地笑了,看向张清扬说:“省长,那我现在怎么办,是回到报社工作,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