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谈个生意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像你这样的记者不用坐班吧?”张清扬问道。

    “不用坐班,有时候出去十天半个月采访都是常事,当然要向上级汇报工作动向。”

    张清扬点点头,笑道:“那我私下里交给你一个任务,怎么样?”

    “好啊!”周敏兴奋得拍起手来,能接到省长亲自交待的任务,小丫头高兴得不得了。她必竟不够成熟,还有些孩子气。

    艾言亲昵地拍了下周敏的头发,无奈地说:“你啊唯恐天下不乱!”

    “嘻嘻,省长,您说吧交给我什么样的任务?”

    “今天晚了,暂时不谈了,我会让秘书找你说的。”张清扬看了眼手表,做势要起身。虽然他相信艾言,但是对周敏了解不多,这丫头又不是很成熟,张清扬担心让她知道得过多,今后可能对自己不利。再说一个是省长,一个只是小记者,两人之间的来往要是被传出去,那就是惹火烧身。

    “省长,您”周敏不明白张清扬是以政治思维来考虑整件事的,还有些不甘心,想继续追问下去。

    艾义久经官场,明白张清扬的谨慎小心,拉着周敏说:“好了,省长一天到晚那么忙,哪有时间陪你聊天!他安排好了就不会忘的,我们回房吧,今天晚上我陪你聊天!”

    “哦,好吧!张省长,再次谢谢您!”周敏微笑着向张清扬伸出小手。

    “是我要谢谢你才对。”张清扬意味深长地说道,拍了拍周敏的肩膀,对艾言说:“我就不送你们上去了。”

    “省长慢走!”艾言理解地点点头。

    二号车缓缓驶离龙华宾馆,张清扬望着车窗外的夜色,天空微微飘起了雪花,这个冬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北方的初冬并不是很冷,他轻轻拉开车窗,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不由得缩了下脖子。路上的行人还有不少,大家都拉紧了衣领快走,好像对这突然其来的初雪没有半点预知。

    孙勉坐在前排坐位上,声音轻轻地说道:“又一个冬天啊!”

    张清扬拉上车窗,对孙勉说:“把包给我。”

    孙勉将包交给他,他从中掏出之前周敏交给他的那封举报信是周敏从报社偷出来的。张清扬将信交给孙勉,说:“小孙,这是那封举报信,这件事你跟一跟,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

    孙勉回身接过举报信,一脸的茫然,他有些不太明白领导所说的“跟一跟”,到底应该怎么个跟法,因为他后面还说了四个字“轻举妄动”。孙勉捏着信封有些迟疑,皱着眉头不知道说什么,他再等着领导进一步的指示。以他对领导的了解,张清扬应该会有所暗示。

    “这件事暂时是不能上报的,”果然,张清扬继续说道:“我们现在除了这封举报信,还有从周敏口里所知道的一些捕风捉影的线索,其它的都不了解。”张清扬顿了顿,又接道:“但是,如果这件事真的见了报,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孙勉暗暗寻思着张清扬的话,不停地点头。

    张清扬拍了拍孙勉的肩,说道:“我现在事情太多,没有时间关注这件事了,小孙,你可以让崔厅长帮帮你,派去保护周敏的两位干警可以不调回来,周敏的记者身份很不错。”

    “我明白怎么做了。”孙勉知道领导把这件事完全交给自己了,如何做,用什么办法,都需要自己去捉摸,向领导汇报得只是一个最终的结果。

    “嗯,小心点,这件事不急。”张清扬补充道。他也想通过这件事试试孙勉是否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省长秘书。作为一名高级秘书,不但要有工作能力,最重要的还要有给领导办私事的能力。每位领导都有很多私事,很多私事都是不能见光的,如何去办,如何办得漂亮,这需要技术。

    车窗外的雪花越来越大,漫天的白色花朵在车灯的照耀下跳着舞蹈。张清扬的眼前突然出现幻觉,他记得很多年前的一天,也是一个雪夜,一个女人飞身挡在他的面前,替他挡掉了本来射在他身上的子弹

    张清扬突然打了一个机灵,掏出手机看了眼今天的日期,他猛地拍了下脑门,今天正是小叶子的忌日!张清扬感觉有一支手正揪着他的心,那种痛只有自己知道。张清扬擦了下眼睛,感觉湿湿的,他看向窗外,回忆着多年前的那个晚上

    “你是第一个为我哭泣的男人,也是最后一个。哥,你的命是我给的,你要好好活着,活得开心,知道吗?”

    “哥,我爱你,你是我的初恋”

    “哥,我做不成女人了,可惜我现在连接吻都不会”

    张清扬的耳边不断地徘徊着柳叶的话,眼前浮现着柳叶缩在他怀中时的憔悴面容,但是他分明看到她在害羞地笑了。张清扬记得,柳叶闭上眼睛的时候,自己不停地吻着她,那是疯狂的吻,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唤醒她的生命。

    张清扬一直回忆着,这期间就连孙勉下车回家都不知道。孙勉下车的时候和他打了招呼,可是他发现领导呆呆地望着窗外,也就没再多话。直到彭翔把车停在常委院的二号楼外,张清扬才有些惊醒。

    彭翔感觉领导不太对劲,关心道:“领导,您怎么了?”

    “没没什么,”张清扬发觉嗓子有些哽咽,看向彭翔,突然说道:“我突然想到了小叶子,她就是在这样的雪天里救了我的命,今天正好是她的忌日。”

    “柳柳小姐”彭翔突然间明白了,他担忧地看着领导的神色,很久以前,徐志国就对彭翔说过,柳叶的死一直是张清扬的心病。

    “柳叶一定很孤单”张清扬痛苦的摇摇头。

    “领导,我进去陪您您喝两杯?”彭翔知道张清扬的内心世界在这样的日子里一定更加孤单。

    “好。”张清扬微微一笑,他也想喝点酒。

    张清扬没有和李钰彤说话,似乎有些逃避李钰彤。他拿出电话打给了一个人。

    “明亮,是我。”

    “清扬哥,是你?”柳明亮十分意外。

    “今天去看你姐姐了吧?”

    “嗯,去看了,延春白天就下雪了,雪花落在玫瑰树上面,可漂亮了,就像白色的小花。哥,我没想到你还记得今天”

    “我也是刚想起来,明亮,有空代我多去看看你姐,我很想她。”

    “我明白,您放心吧,我经常去的。”

    “那就好。”

    “清扬哥再见。”柳明亮心情沉重地挂上电话,看向一旁的爱妻,悲痛地说:“姐姐真是可惜,如果她要活着,肯定很幸福。”

    “老公,她知道省长惦记着她,在天堂里也会幸福的。”

    “天堂?呵呵也许吧。”

    常委院的二号楼里,张清扬一言不发地和彭翔喝着酒。彭翔今天的话很多,有意说些与徐志国在中警卫中训练、接受任务时的趣事,想分散张清扬的注意力。张清扬知道彭翔的用意,陪着他笑笑,话并不多。他不是那种容易萎靡的男人,只是今天想到柳叶,心情不好。

    李钰彤躲在后面看到张清扬脸色难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有些焦急,偷偷地对彭翔勾了勾手指,跑进了厨房。彭翔会意地起身,张清扬也没理他。彭翔跟进厨房,问道:“什么事?”

    李钰彤笑道:“彭哥,他怎么了?”

    “心情不好,想起了一位已故的朋友。”

    “柳叶?”钰彤几乎是脱口而出,不暇思索。

    “你怎么知道?”彭翔大为惊讶。

    “我”李钰彤的脸突然红了,吱唔道:“我猜的,能让他这样的估计只有柳叶了!”

    “你还挺聪明,今天晚上可别惹他生气啊,小心点!”彭翔坏笑道。

    “讨厌,我才不怕他呢!”李钰彤示威地举起了拳头。

    彭翔摇摇头,又溜回来继续陪张清扬喝酒。张清扬又满上一杯,苦笑道:“小彭,如果不是她,我早就死了。”

    “领导,其实你也不用自责,这都是命,一个女人肯为你去死,我觉得她心里其实是幸福的,因为她觉得这是对你最伟大的付出,可以让你记住她一辈子,对不对?”

    张清扬没想到彭翔可以说出这翻话来,本来有些发堵的心突然间轻松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她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只要你记住她,她就会开心。”

    “来,走一个!”张清扬微微一笑,“你和冰冰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这个能不说吗?”彭翔老脸一红。

    “这是命令,必须向我汇报!”

    “这个,其实也没到啥程度,就是那天那个,亲了她一下,还被踢了两脚,嘿嘿”彭翔傻傻地笑着,十分幸福。

    “如果你觉得她好,就好好对她。小彭,其实我一直都担心,就是她的过去,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我怕你今后心里有阴影,我现在想问你你在乎吗?”

    “领导,我知道您指的什么,我老实的想过,现在这年代,谁没有犯过错误?谁没有过去?只要她真心对我好,我可以不在乎。堂堂七尺男儿,我可以不想这些,只要她今后对我忠诚!话又说回来了,就说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不嫖娼的?我们总是对女人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可是自己就做到守身如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