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章 介入调查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小雅和张清扬回京,陈新刚夫妇已经知道了,要不然也不会安排车来接,只不过陈总长特别叮嘱他们不要急着回军委大院,而是要先去看看刘老,住一晚之后,明天再带着涵涵回娘家。对于岳父的体贴,张清扬有感于心。

    坐在刘家老宅的客厅里,刘老慈祥地看着张清扬和陈雅,拍着沙发扶手笑道:“你们有两个多月没回来喽,清扬,最近挺忙吧?”

    张清扬心中一酸,他知道爷爷是想自己了,要不然不会这么说的,他说道:“爷爷,我刚上任,工作太多,没时间回来,您可别怪我。”

    “忙点好,好啊”爷爷看向陈雅:“小师长,你的部队怎么样?”

    陈雅也知道爷爷在逗自己,就有些无奈地说:“前几天和南方军区搞了一次演习,我们一个师干掉了他们一个集团军!”

    “哈哈,我听说了,好像你们把人家的少将军长绑架了,是吧?”刘老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陈雅不好意思地说:“不是绑架,是是我安排一支小队进入敌军后方,直接端了他们司令部,把指挥官抓起来了!”

    张清扬惊讶地看向陈雅,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外表柔弱的丽人,却有着指挥千军万马的能力。

    “好啊,好啊,我听连大首长都表扬你了,小雅,你真厉害!”刘老高兴地点着头,心情舒畅。

    陈雅接着说道:“爷爷,是我们的参谋长带着那支小队深入敌军后方的。”

    “你是说小武那个混蛋?”刘老又来了兴致。

    “爷爷,他是我们的参谋长,可不是混蛋。”听到刘老这么说,陈雅就有些不高兴。

    “哟,没想到你还挺维护自己的部下,哈哈!”刘老笑得更开心了,张清扬也忍俊不禁,全家上下,也就只有陈雅赶和爷爷顶牛。

    涵涵坐在妈妈身边,小声道:“妈妈,放寒假的时候,我还想去你那边,好不好?”

    陈雅想了一会儿,看向刘老,说:“你要问太爷爷。”

    “行啊,去住半个月吧,不过可不能白去,你要参加训练,我不希望刘家的子孙是窝囊废!”刘老点点头。

    “谢谢太爷爷!”涵涵高兴地跑到刘老身后捏起了肩膀。

    张丽拉着陈雅的小手,笑眯眯道:“小雅,晚上想吃什么,妈给你亲手做。”

    陈雅看向张清扬,轻声道:“什么都行。”

    张丽点点头,越看儿媳妇越喜欢。张清扬的手机这时候响起,是郝楠楠打来的。

    “省长,您在哪呢?”

    “我在京城,你有事?”

    郝楠楠笑道:“那正好,我想去您家拜访,怎么样?”郝楠楠渴求道。

    “这个”张清扬看了眼爷爷,点头道:“你想和我谈什么,电话里不能说吗?”他到不是不想让郝楠楠来,只是感觉自己家人难得团聚。

    郝楠楠不好意思笑道:“清扬,和你说白了吧,我不是想看你,而是想拜访刘部长,辽河那事你懂了吧?”

    张清扬恍然大悟,拍着脑门说:“你啊你到是会找关系,走后门走到我头上了!”

    “张省长,帮帮忙吧,我也知道你们难得见一面,不过只要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能把要说的话说完。”

    张清扬想了想,辽河的事,其实他也完全可以和父亲谈,但是又一想,郝楠楠来谈,的确比自己谈要好,必免了那种“家天下”的感觉,他便笑道:“那这样吧,你准备好,等我电话,今天晚饭以后。”

    “谢谢省长,还有,那个刘部长,喜欢什么东西?”

    “礼物就免了吧,刘部长不爱那一套。”张清扬笑道。

    “行,那我知道怎么办了。”郝楠楠兴奋地挂上电话。

    张清扬知道,别看自己不让她拿礼物,但郝楠楠肯定会准备一些东西带来的。刘老抬头问道:“怎么回事?”

    “是我辽河的老部下,想来和爸爸谈谈。”张清扬如实回答。

    “谈辽河那事?”

    “嗯,”张清扬点点头,辽河竞选准副省级城市,中组部起着关键性作用,也难怪郝楠楠要来看爸爸,刘远山一句话可是顶得上很多部委的领导。

    刘老起身道:“不说了,我去睡一觉,晚上陪我喝一杯。”

    “好的,您去休息。”刘老年纪大了,中午要是不睡一会儿,身体就有些支撑不住。

    涵涵乖巧地扶着太爷爷回房去了。看着儿子的背影,张清扬突然有一个想法,看向母亲张丽说道:“妈,要不把涵涵带去双林吧?”

    张丽一愣,随后明白了张清扬的意思,摇头道:“还是算了吧,你又没时间照顾,父母都不在身边,我想涵涵也会理解你们的难处。”

    张清扬便不在坚持,看向陈雅说:“我们这个父母当得可是不够趁职,没有给儿子应有的关心啊!”

    陈雅却摇头道:“这样也有好处呢,可以让他自强自立。”

    张清扬笑了,想不到爱妻在育儿方面到是有着独到的见解。细细分析,陈雅说得不无道理。

    下班后,刘远山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很难得地按正点回到了家中。别看刘远山表面上对张清扬没表现出思念,但是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儿子的,知道他难得回来一次,早早就赶了回来。

    晚饭自然其乐融融,大伯和大伯母也都来了,他们退休后,就住在不远处,天天都来看望爷爷。在饭桌上,张清扬提了提郝楠楠要来的事,还很狡猾地问刘远山:“爸,我没有给她答复,您要是不想见,我就回了她。”

    刘远山又岂不知张清扬心中的猫腻,冷声道:“既然是你的老下属,我怎么也要给你小子一个面子吧?”

    “嘿嘿,谢谢爸爸,我敬您一杯”张清扬笑嘻嘻地举起酒杯。

    一家人都笑了,张丽眼睛湿湿的,想起当年张清扬刚知道刘远山是他父亲时的情景,她心里难免惆怅。吃过晚饭,大伯他们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刘娇听说哥哥回来了,硬是拉着爱人从京城的爱巢赶了回来。张清扬见时机成熟,就给郝楠楠去了一个电话。郝楠楠就等在附近,接到电话就赶来了。

    郝楠楠走进大院,望着那些巡逻的卫兵,内心就有些忐忑。当她随着张清扬走进客厅,看到那位威严的老人时,更是紧张得腿脚发软,连声叫了好几个首长好、部长好。

    刘远摆摆手,笑道:“丫头,你们去谈吧,不用理我。”

    郝楠楠听到还有人叫自己丫头,心里的紧张就消失了不少,跟着刘远山走进书房。张清扬泡上两杯热茶,对郝楠楠笑道:“放松一些,不要紧张。”

    郝楠楠点点头,仍然有些局促,从包中拿出一套金版雕刻的精美名信片,上面雕刻的是辽河的风景区,摆在刘远山面前,低声道:“刘部长,第一次见面,也没什么好东西,知道您为官清廉,就准备了点小东西,不成敬意。”

    刘远山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拿起来看了看,脸上渐渐有了笑容,轻轻放下,说:“现在的人就是聪明啊,拿这种东西送礼,还真有点打擦边球的意味。不过呢,这东西还挺有想象力,我收下了!”

    “谢谢部长。”

    张清扬指了指门外,悄悄退了出去,留下他们两人谈话。

    半个小时以后,郝楠楠按时走出来,张清扬将她送到门外,问道:“谈得怎么样?”

    “我就是简单谈了谈辽河升格后的城市发展构想,刘部长说明天让我去他办公室谈。”

    “去办公室?”张清扬一阵惊喜,拍了拍郝楠楠的肩膀,激动地说道:“你应该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吧?可不是所有的市委书记能到中组部长的家里,更别说去他的办公室了!”

    “我明白”郝楠楠也激动得声音颤抖。

    “你一定要搞好所有材料,不能出现错误!”

    “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再把材料看一遍!”郝楠楠信心十足地回答。

    张清扬赶回客厅,和父亲刘远山说了声谢谢。

    周日,陈家的客厅里传出欢声笑语,陈新刚拉扯着两个外孙在嘻闹,哪像媒体面前那位强硬的共和国防长。王丽雅、陈丽、陈雅,张清扬坐在沙发上聊天。陈丽就在京城,可以经常回来,王丽雅便对小雅有些偏爱。她看向张清扬和陈雅,长叹一声,问道:“清扬,你们也有两个多月没见面了吧?”

    张清扬含笑点头,说:“不像抗越大哥他们两个挨得近啊!”

    “清扬,要不我和她爸说说,将小雅调到北方军区?”

    张清扬摇摇头,陈雅也摇头道:“不用了,这是命令。”

    “唉,难道只有到老那一天,你们才能在一起?”王丽雅心疼地看着女儿和女婿。

    “妈,我们都习惯了。”张清扬笑道。

    “是啊,你都习惯了,反正身边总有红颜知己,小雅不在身边也不会寂寞”陈丽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便后悔了,不好意思地看向张清扬。张清扬现在必竟是一省之长,虽然陈丽的性格天生大大咧咧的,但是她也有些在乎张清扬的身份,怎么说也要给省长留一个面子不是。

    张清扬知道她在指什么,脸红发烧,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此时,小雅捏着张清扬的手对陈丽说:“他很想我的。”瞧那意思,对陈丽的话有些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