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1章 没长大的孩子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看来我们的推论是正确的,那公安局内有谁参与了这次的阴谋?”

    崔明亮长叹一声,说道:“根据我们排查名单,平城市公安局副局长鲁志强参加了山本正雄的生日宴会,他有很大的嫌疑,而且我们怀疑也许在他的背后”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现在我们没有其它的证据,只能调查这位副局长,对不对?”

    “是的,所以我来向您请示,这个案子下一步怎么办?”

    你现在就安排人把副局长鲁志强控制起来,我们去向马书记汇报。”张清扬斩钉截铁地命令道。

    崔明亮犹豫了一下,说:“省长,还是我亲自赶过去抓人吧,别人去我担心出现变故,从鲁志强的身上也许会挖到其它线索,万一他”

    “你放心吧,鲁志强肯定会在家里等着你去抓捕!”张清扬神秘地笑了,“明亮,鲁志强不会跑的,而且你从他的身上也找不到其它线索了,我敢和你打赌他会将所有罪名扣在自己头上。”

    崔明亮不明白张清扬为何会如此自信,说:“那好吧,我安排人过去。”说完,便掏出电话安排手下人去控制鲁志强。

    等他打完电话,张清扬同他一起去向马中华汇报。

    马中华听完了崔明亮的汇报,久久没有言语,手指一直捏着文件,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张清扬叹息一声:“马书记,我建议只向公众通报强奸案的案情,至于山本集团对平川酒店的诽谤还是不要公开了,但是该集团必须向平川酒店付出高额的赔偿金,否则平川酒店有权起诉山本集团,那时候恐怕事情不受我们的控制。”

    马中华点点头,半天才说道:“省长说得有道理,证据摆在面前,不怕山本集团不同意,但我们还是要为今后的投资着想,这必竟是一家大集团,对我们的投资有帮助,我们要爱憎分明。”

    “是的,我也是这个意思,现在就担心在这件事情背后,平城市的一些干部也参与其中。”张清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马中华一眼,接着说道:“根据沈总提供的线索,平城市官方有很多干部都支持山本正雄对平川酒店的收购,虽然我没有更多的证据,但在此次阴谋中,平城公安局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马中华没说话,翻开结案报告,指着上面鲁志强的名子看向崔明亮说:“他参与了那晚的生日宴会?”

    “除了他,还有市招商局、发改委的一些干部,当时山本正雄对张妍实施强奸,他们身为干部却没有制止,虽然在法律上难以治罪,但从道义上来讲”

    “处分,一定要处分,上了这名单上的干部全部接受处分,情节严重者就免职!”马中华痛心疾首地说道。

    张清扬知道,马中华是想用这种方式停止深入调查,他不一定是要保护谁,而只是为了维护双林省的声誉。

    崔明亮有些不甘心地说道:“马书记,我们怀疑”

    “明亮同志,这件案子牵制了我们太多的精力,还是到此为止吧,马上结案。国企改革即将进入重要阶段,不能出乱子啊!”马中华看向张清扬。

    “明亮,马书记说得对。”张清扬附和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崔明亮见好就收,他知道眼下也只能退一退了。

    马中华接着说道:“现在就担心山本集团,还有山本正雄啊!我看还是要做做山本日五郎的工作,争取他帮助我们找到山本正雄。”

    张清扬点点头,说:“听说邓书记与山本集团关系不错,我看这个工作交给他吧。”

    “嗯,我看行,呵呵”马中华微微一笑,他怎么又会不明白张清扬的用意。

    张清扬为了大局着想,眼下可以退一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已经妥协对腐败干部不管不问。他望向马中华,说:“马书记,无论怎么样,在这件事情上平城班子的处理是有问题的,虽然事件发生在公安局,但是平城的班子却有领导不力、失职的行为。如果不是他们的工作失误,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案件?我已经同元宏同志谈过,希望他和平城的干部通通气,让他们吸取教训,不在犯类似的错误。但我们省委仍然要拿出一个处理意见,要抓这个反面典型,只有这样才能遏制类似事件不在其它地区发生,您说是不是?”

    “反面典型?这是不是有些严重?”

    “我觉得这并不严重,这代表着省委的决心!”

    马中华看了看张清扬,又看了看崔明亮,他现在不清楚张清扬到底掌握到多少有关平城干部的材料,他是手握证据还是故弄玄虚?如果他真的有证据表明平城班子有问题而现在后退一步,那么马中华也不得不退一步,听从他的意见。

    马中华思索良久,说:“省长想如何处理?”

    “其实所谓的反面典型,目的不是处理干部,而是为其它地区提个醒,处理的方式并不重要,要我看就全省通报批评一次,让平城干部抬不起头来,才会使他们进步,知耻后勇嘛!”

    “好吧,我支持你的意见。”马中华最终下定决心,还是退一步吧。

    平城市公安局副局长鲁志强坐在自己的家中,家里有一位客人。鲁志强徘徊在客厅里,一脸的沉重。

    “老鲁,你放心,所有身后的事还有我呢,进去两年,我就能给你弄出来!”沙发上的男子说道。

    鲁志强皱着眉头问道:“老柏,难道真的没有其它退路了?”

    “老鲁,这都到什么时候了,我还能骗你?你想想吧,是你一个人先完蛋,还是我们大家一同完蛋?”被称为老柏的男人也站了起来。

    “这”

    “只要我们没事,你就没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万一张清扬今后在双林长呆下去,那么”

    “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们不救你,你也有条件自救,对不对?”老柏笑了笑,“我知道,你手里肯定有一些东西”

    “老柏,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信任我?”

    “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想给你提个醒,这件事”

    “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我扛下来!”鲁志强握紧了拳头。

    “好样的,你没有让我失望!”老柏拍了拍鲁志强的肩膀,悬着的心放下了。

    三个小时以后,平城市公安局副局长鲁志强被省厅干警押回江平。专案组赶到时,鲁志强身穿警服安安静静地等在家里

    进入二月以来,全国各省都召开了两会并完成换届选举工作。李小林在贵西顺利当选副省长,并且在工作分工中比较靠前,不出意外,入常是早晚的事。张素玉在辽东也进入省委常委会,出任常务副省长。刘系两位中青代人物完成了一次不小的跨越。随着李小林成为贵西省的副省长,乔炎彬在无形中又多了一位竞争对手。他心里很清楚,随着蒋国涛入主贵西,李小林成功上位,他未来的省长之路将变得更加坚难。有贵西省委蒋书记的支持,还有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厅长李金锁的协助,李小林在贵西的仕途坦荡多了。

    此次各省换届,乔系也不是没有收获,它们在华中、华东、江南等地也有几位较出色的干部崭露头角。比如原浙东常务副省长崔建林在南海省顺利当选省长,原浙东省金宁市委书记朱权也在辽东的人代会上当选省长。朱权与崔建林不同的是,虽然他也出身江南,当初是被乔系发现提拔,但他是一位学者型官员,并不算是真正的乔系干部,与乔炎彬的关系也很一般。乔炎彬还有一位得力盟友便是现任北江省的常务副省长胡常锋,胡常锋已经在北江省稳稳立足,将来接任省长的机会非常大。

    刘系与乔系总体来分析,乔系只是吃亏在第二代没有出现佼佼者。刘系的第二代出色人物众多,以刘远山为首的张耀东、解东方、贺保国、贺静远等人将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一但他们几人在最高层站稳位置,那么无形中便会为以张清扬为首的刘系第三代保驾护航。而相比之下,乔系第二代就比较薄弱了,自从当年浙东走私大案后,乔系、江南派深受打击,不但令高层的两位泰山人物提前退休,还使得第二代人物受到波及,有一大堆刚刚露头的人才被无形中打倒或者受压制。受走私大案的影响,江南派直到最近两年才逐渐恢复生气,出现了以浙东省长李志学为代表的几位重要人物,可惜他们在高层中的靠山仍然很弱。

    周五的晚上,窗外北风呼啸,白雪随风而来,轻轻淡淡飘落在树梢上。二月份的常委会正在进行,会上火药味很浓,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在对平城领导班子的处理上,以张清扬为首的秦朝勇等人与邓志飞、李瑞杰产生了严重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