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秘密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秦朝勇说:“会议的事情我来准备,省长您就不用操心了。”

    田立民有些戏谑地笑道:“我们开会时可不能忘记邀请邓书记啊,正是因为有了他的监察推进组的监督,全省各市的干部才不得不认真工作,他的功劳要我说是最大的!”

    张清扬和秦朝勇都笑了,确实如此,先不管邓志飞是何居心,他带领监察推进组所产生的效应对国企改革准备工作起到了很大的关键性作用。张清扬含笑道:“你们说得没错,我们要奖给邓书记一枚像省政府那么大的奖章。”

    秦朝勇和田立民大笑,邓志飞在无形中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冷笑话。

    这时候,张清扬的电话响了,他接通听了几句,脸上渐渐有了笑意。张清扬放下电话,看向秦朝勇和田立民,说:“两件案子,山本集团全部败诉!”

    “太好了!”秦朝勇激动地拍了下桌子,“这将是我省司法届的一座丰碑!”

    “是啊,这是一个标志!”田立民也很兴奋。

    “不过,对方不服,还要上诉。”张清扬又补充道。

    “上诉也没用,我相信他们还是会败的。”秦朝勇信心满满地说道。

    张清扬沉思道:“但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为老百姓出了一口气,双林省的外企很多,特别是韩企和日企,有了这个案子,他们今后在我省的行为会掂量掂量了。”

    田立民说:“没错,这几年涉及外企的案件有不少,有一些外商干了不少坏事,今后他们会小心的。”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办公厅主任王云杉探进脑袋,见省政府的三位主要领导在谈事,马上笑道:“领导们,真是不好意思,您们先谈,我一会儿再过来。”

    “我们谈完了。”秦朝勇站了起来,“云杉主任,你进来吧,省长天天和我们两个老男人开会也没什么意思,还好有一位漂亮的主任进来调节气氛。”

    “呵呵,是啊!”田立民也站了起来。

    王云杉俏脸一红,羞涩地说:“两位领导,又拿人家开玩笑!”

    张清扬望着王云杉妩媚的样子,不禁感叹如此妙人却没有一个好的归宿,真是可惜!王云杉送走两位领导,坐在张清扬的对面。

    “云杉主任,有什么事吗?”张清扬笑呵呵地问道。

    “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您,春节后,我还没来看过省长。”王云杉有些拘谨地说道。

    张清扬有些意外,很显然,王云杉来找自己确实是因为什么事,但是她的表现很不对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张清扬也不想逼她,温和地笑道:“正好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你就陪我随意的聊聊。”

    “嗯,”王云杉低声点了下头,双膝并拢,模样娇贵。

    “春节回京了?”

    “回了”王云杉浅浅地回答,“省长,您也回了吧?”

    “是啊,本来还想找你们两口子吃饭了,后来你也知道,时间太短,分身乏术。呵呵”张清扬苦笑着摇摇头。

    “幸亏您没有请我吃饭。”王云杉的脸上布上两朵愁云,“您要是看到他,会影响我在您心中的形象,肯定也会把我往不好的方面去想了!”

    张清扬笑了笑,望着王云杉的眼睛问道:“这么说来,你很自信,你觉得在我心中的形象很光辉很正面,对不对?”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王云杉闹了个大红脸,分辨道:“省长,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我知道。”张清扬点点头。

    听到张清扬这么说,王云杉感觉心中一暖,好像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信任,心里充满了感激。王云杉的眼神淡淡地瞄了眼张清扬,抿嘴笑道:“省长,您家的涵涵真可爱。”

    “你见到涵涵了?”

    “嗯,那天早晨他和陈总长散步,正好被我撞见了,小家伙长得很漂亮,真像您呃,我是说真像您和小雅。”王云杉刚刚放松的心又紧张起来,脸上微热。

    张清扬笑道:“所以我说,你们也该要一个孩子了。”

    “没那心思,看见他就反胃!”王云杉不好意思地看了张清扬一眼,又突然像想起什么事似的,问道:“省长,我听说您在京城时,那天碰到了贵西的乔书记,帮了她夫人的忙?”

    “呵呵,一件小事,不足挂齿,这事怎么传到你那里了?”张清扬很好奇地问道。

    “是乔炎鸿说的。”

    “乔炎鸿?”张清扬更加意外了,乔炎鸿就是那位乔炎彬的本家兄弟,在那场金融阻击案中,差点要了吴德荣的老命。王云杉怎么会和乔家的人有来往?

    王云杉看出张清扬的不解,便笑道:“您别忘了我是谁的妻子。”

    “哦”张清扬恍然大悟,他记得王云杉之前说过,她的丈夫徐浩辉曾经与投资商合作,在贵西拿下过一些项目。徐家本身就是乔家的支持者,徐浩辉与乔家关系要好就不奇怪了。

    王云杉接着说道:“他们几个要聚会,我本不想去的,可是在家里如果不听他的,让公婆看着面上不好看,也就跟着出去了,和这帮公子哥在一起,我是没什么话可说的,听他们交谈,就谈到了您帮助乔书记爱人那事。”

    “我也很意外,没想到涵涵和他们的女儿是同学,这事巧了。”张清扬很有兴趣地问道:“他们在一起都会聊什么?”

    王云杉摇头道:“这几个人能聊些什么正经东西!对了,那天晚上邓远也在场。”

    “邓远”张清扬念叨了一下这个人的名子,眼前一亮,“你是说”

    “嗯,邓副书记的公子。”王云杉微微一笑。

    张清扬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王云杉和自己说这些,很明显不是偶然,乔炎鸿请徐浩辉吃饭,并带上她,是否也有其它的目的呢?张清扬盯着王云杉的眼睛,他相信她肯定有一些信息要传达给自己。

    “真没想到,高干子弟大聚餐啊,呵呵”张清扬说道。

    “徐浩辉和他们的关系都不错,他在贵西出事的那个工程项目,就是乔家帮忙拿下来的。”王云杉低着头说道。

    “你家徐浩辉与邓远也有生意来往?”

    “他们是一条线上的,算是合作伙伴吧。”王云杉苦笑一声:“那天晚上,他们聊到双林省政府,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我就和他们吵了几句,最后不欢而散,提前回家了。”

    张清扬的心一跳,他明白王云杉今天找自己的目的了,表明她与乔家的清白,或者证明她是向着自己的?张清扬盯着王云杉,发觉有点不理解这个女人了。王云杉刚才那话绝对不是无心之说,而是有意谈到他们聊到双林省时说了难听的话,可是她故意在双林省后面又加上了政府两个字,就这是在暗示张清扬,那帮人是在说张清扬的坏话。双林省政府同双林省委在特定的场合下,其实有着同一个意思,省委往往代表着马中华,而省政府代表的自然就是张清扬。

    想到这一层,张清扬微笑道:“云杉主任,你能在外面维护双林省政府的形象,我要感谢你。”

    “呵呵,也没什么好感谢的,我是双林省的干部嘛,当然要替自家人说话!”王云杉见张清扬听懂了自己的意思,接着说道:“乔炎鸿当时还问我,你是徐浩辉的老婆,徐浩辉又是我们的兄弟,你不替我们说话还替谁说话?我说只替正义说话,就被他们羞辱了一翻,我我就把酒桌给掀翻了。”说完之后,王云杉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苦笑道:“省长,我把这件丑事讲出来了,您可别笑话我!”

    “我不笑话你,还要感谢你。”张清扬明白王云杉将这件丑事讲出来,其实透露出了另一条消息。在替谁说话这个层面上,王云杉是想暗示张清扬,乔炎鸿等人想让她帮忙,把张清扬的事情暗中告诉乔家,充当政治间谍的角色。而王云杉没有同意,没有认可他们是自己人,所以最后才会吵起来。

    王云杉说完了想说的话,神情一松,皱眉道:“其实您也不用感谢我,我只为正义说话,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心里清楚。”

    “在这点上,我很信任你。”张清扬知道,王云杉向自己讲出这件事,并不代表着她投向自己,正如她所说,她只是一个正直的人罢了,她也不想博得自己的感谢。

    “总之啊,我现在是双林省的干部,就要替双林省说话!”王云杉微微一笑,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伸手整理了下碎发,起身道:“省长,真是不好意思,过来打扰您这么久,也没说什么正经事。”

    张清扬笑眯眯地站起来,“工作有时候也需要闲聊啊,你经常过来走一走,这也是工作嘛,你是办公厅主任,干的就是这个活。”

    “呵呵,您说得也对!”王云杉点点头,“那我走了,省长您忙吧。”

    张清扬握了下她的手,加了分力气。王云杉刚一转身,头却又扭了回来,似乎是突然想起,说道:“对了,他还听他们谈到了江洲的丁书记,他是您朋友吧,他好像和崔省长挺僵的。”

    “对,他是我的党校同学。”张清扬的眉头紧皱,王云杉突然提到丁盛,这到底是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