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不怕我骄傲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和陈雅坐在会客沙发上,看着爷爷脸上开心的笑容,心里也很高兴。现在全家上下,能说动老爷子的,估计除了涵涵就是陈雅了。说来也怪,爷爷特别疼受陈雅,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无论陈雅说什么,他都会言听计从。

    趁老爷子吃饭的时候,张清扬的大脑并没有闲着,两会期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先是南海江洲遇到乔系打压,随后邓志飞中风,现在爷爷又生病住院。一系列的现实逼迫得张清扬不得不往深了考虑。他现在知道,整个刘家的权利核心还没有顺利完成过渡,如果现在爷爷撒手人寰,刘系未来还将会面临着很多的凶险。现在爷爷还没有去世,乔家的同盟者便趁着丁盛的失误,有意端掉整个江洲的张系团队。可见眼下的国内政治体系,并非刘系一家独大,只能说刘老的影响力太大。乔家这些年受到张清扬的打击,虽然损失惨重,但并未触动根基,最重要的一点,乔家老爷子虽然不能下床,但却仍然坚持着。

    涵涵陪老爷子用过晚饭,小护士高兴地抚摸着他的头,又亲热地捏了捏他帅气的小脸,感谢道:“小小首长,谢谢您哦,以后您每天晚上都过来吧。”

    “姐姐,请不要叫我小小首长,叫我涵涵就可以了。”

    “好的,涵涵同学。”小护士抚摸着涵涵的大耳朵,贴在他耳边说:“以后帮姐姐劝老首长吃饭,好不好?”

    “嗯,我答应你。”涵涵脸色红红的,漂亮的护士姐姐紧紧贴着他,这让他小小的心肝扑扑跳个不停。更何况,小护士由于是蹲在地上和他说话,从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可以顺着漂亮姐姐的领口看到里边的蕾丝,涵涵虽然还但却知道女人的妙处。

    “涵涵同学真好。”小护士哪知道自己被看光了,仍然亲昵地抚摸着她的脸。

    涵涵感觉有些渴,这个成熟的姐姐真好,可是比班上的那些女同学知道疼人

    张清扬正在思考,自然不知道儿子有点“熟女控”。涵涵依依不舍地送小护士出了病房,不料妈妈开口说道:“涵涵,你和她说什么了?”

    涵涵小脸一红,胆怯地望着妈妈,小声道:“我们”

    “是秘密?”陈雅又问道。

    “如果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可以不说吗?”

    “可以。”别看陈雅看似什么也不懂,但是对于教育儿子,到是独有一套。

    “谢谢妈妈。”涵涵上前,说:“其实我们也没说什么。”

    “妈妈知道。”

    “知道什么?”张清扬惊醒过来,侧头问道。

    “没什么。”陈雅摆摆手。

    张清扬心回思绪,这才发现爷爷已经吃完饭了,便关心地问道:“爷爷,您感觉如何?”

    “好了,完全好了,可你爸就是不让我回家!”刘老提起这个,还是一脸的不满。

    张清扬也知道,心脏病正是如此,发作起来可以要了人的命,但如果挺过去,看起来还像正常人一样。张清扬笑道:“您再熬几天,等检查确实没问题了,您就可以回家了。”

    刘老清楚自己的现状,别看人家一口一个“老首长”的叫着,但他现在可是要听家里人的摆布,哪还有半分首长的权利?

    “对了,我那天听你爸说,邓志飞那小子中风了?”

    “嗯,他的病情比您可严重了,说话都不利索。”

    刘老点点头,没有针对邓志飞说出太过分的话,必竟他对张清扬没有任何的威胁。他说:“看来接下来的这盘棋要好好谋划啊,最近事情不少。”

    “爷爷,还有我和爸爸呢,您不用操心了。”

    “清扬啊,你想过没有,如果我现在没有了,你们怎么办?”刘老提起正事,又恢复了他的严肃和认真。涵涵躲在了太爷爷身后,轻轻敲着他的背。涵涵平时就喜欢听太爷爷谈政治,老爷子也不回避他,似乎有意向他幼小的大脑灌输一些官场知识。

    “我想过,”张清扬如实回答,“爷爷,今年党的换届,竞争空前的激烈,如果您现在没有了,恐怕有些位子就不稳,是不是?”

    刘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所以啊,我不能让人知道我快不行了,今年党内换届,我就是要死,也要等到明年!”

    “爷爷,通过您这次生病,我有一个想法。”

    “你说。”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当您已经不存在了”张清扬说出这话的时候,陈雅看向了他。

    “这个”刘老明白张清扬是什么意思,却摇头道:“我觉得不是时候。”

    “那您觉得什么时候是时候呢?如果您现在那我们没有任何的准备。”

    “哦,我懂了,你是让大家做好准备?”

    “嗯,您别误会我的意思,你的身体虽然没事,但是”

    “用不着解释,我不忌讳这个。不就是死亡嘛,只要事情都办完了,我不会留下遗憾的,呵呵”刘老微笑着说道。

    张清扬不再多话了,有些事点到即可。他相信有了自己的这个建议,老爷子会认真考虑的。刘老似乎在思考,他看着张清扬好久,突然问道:“清扬,你就没想过自己的问题?”

    “我的问题?”

    刘老点点头,说:“是啊,你现在能以全局的目光看待未来,这很好,但也不能忽略了你个人的进步。特别是这次生病,让我想到了很多啊。”

    “爷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张清扬皱着眉头,不知道老爷子提到自己的用意。

    刘老刚想开口,就听身后的涵涵说:“太爷爷,先喝点水吧。”

    “好好”刘老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这位斗争了一辈子的老人,只有在最近几年才真正享受到天伦之乐。年轻的时候闹革命打小日本,随后又要打国民党。本以为建国后一切都好了,可是国家初建,百废俱兴,有些人忙着建设,还有些人忙着政斗。国家太平之后,刘老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政敌,好不容易安全熬到退休,并且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政治派系,可人也老了,享受不到几天好日子了。多亏有张清扬的出现,有涵涵的出生,让老人家在弥留之迹感受到了普通老人的生活。

    刘老喝了一口白水,涵涵细心地擦了擦太爷爷的嘴角。刘老解释道:“清扬啊,我过去一直都觉得你年轻,有些事不需要急,可是最近我才发现,随着干部年轻化的广泛实施,全国上下像你一样年轻的干部可是有不少,而你只能说成是这些人当中的佼佼者。”

    老爷子停顿了一会儿,等着张清扬消化这些信息,接着说道:“与这些出色的年轻人相比,你的学识并不是最高的,现在博士硕士一大把,虽说大部分都是冒牌的,但你的学历在将来已经算不上是什么优势。你的优势是你的眼界以及多年在各地的执政经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因为你是我老刘的孙子!如果你没有这个出身,任凭你的能力再好,眼界再高,那又何用?你不妨想一想,这些年的路是怎么走过来的?省纪委、珲水、辽河、江洲等等,我不得不承认,你天生就是一位出色的政客,但是如果没有与生俱来的人脉关系和政治资本,你小子恐怕现在顶多是个辽河的市委书记!”

    张清扬的脸绷得紧紧的,老爷子像在说事,可是他感觉这是一种批评。一直以来,他都比较回避“高干子弟”这个身份,可事实证明,从政十多年来,他的任何进步都无法摆脱“高干子弟”的身份。张清扬没有说话,继续听着爷爷的训导。

    “如是没有我,你小子能在外面耀武扬威?能喜欢哪个姑娘就哄人家上床?你能把张耀东那么强势的人物打败?这些年你惹过多少事?没有我你小子早就被人打倒了,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清扬啊,说到底,我就是你最大的资本!什么狗屁学问、能力、资历,在现行体制下,通通是个屁!”刘老挥舞着手臂,异常的激动。

    涵涵原本正在给太爷爷捶背,可是当他听到老人家说到“喜欢哪个姑娘就哄人家上床”时,双手在那一瞬间停止了,下意识地看了眼妈妈。可陈雅就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仍然静静地坐着。

    张清扬站了起来,直立在刘老的床前,低着头说:“爷爷,您批评得对!您不要激动,请慢慢说。”

    “不,我不是在批评你。”刘老摆摆手,缓和了下语气,“我是很激动,但还不要紧。”

    陈雅也站了起来,似乎是和张清扬一起受过。

    “清扬啊,我说了这么多,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你的身份是事实,无法摆脱,你个人再努力也摆脱不了我的身影。当然,如果没有我的影子,你的努力也得不到现在想要的结果。”

    “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