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不打扰了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提问结束后,张清扬走出会议室,郝楠楠首先迎了过来。她主动伸手道:“张省长,我们辽河在环境保护上面可是下足了功夫,最近针对这一课题,天天都在开会!”

    “你们要继续保持下去,可不能骄傲啊!”张清扬握着她的手,放低声音说道:“干得很漂亮!”

    “谢谢!”郝楠楠美美地笑了,能得到张清扬的夸奖,比什么都重要。

    张清扬看了郝楠楠一眼,手上加了分力度,说:“现在是最关键时期,可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加把力!”

    “您放心,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郝楠楠十分自信地回答。

    黑水市委高书记在胡常锋的办公室里接到了省委书记的电话。听着省委书记的批评,高书记冷汗直流,他脸色苍白地答应着,偶尔看向胡常锋两眼,目光里略带不满。要不是胡常锋的暗示,他也不敢这么做!

    “老领导,您放心,我已经批评了下面的干部,这完全是一场误会,他们已经把误抓的记者放出去了,我们已经在着手善后工作。接下来我准备”

    高书记终于将省委领导稳住了,他放下手机,看向胡常锋不停地摇头。胡常锋知道他肯定对自己不满了,便说:“你放心,老大那里我会解释的,这件事不完全怪你。”

    高书记摇摇头,说:“现在不是怪不怪的问题,关键在于既使把这帮记者放了,他们是否就会消停下来!”

    胡常锋点头道:“那你想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事情闹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们的一切都按照对手设下的圈套在走,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套!”

    胡常锋脸色有点难看了,高书记这么说等于是在批评他也中了圈套,从一开始就是他在指挥高书记。胡常锋缓和了一下脸色,说道:“也不要把对手想得太强大了,是我们错误地估计了记者们的力量,我没有想到这次会有这么多人参与进来!”

    高书记长叹一声,说:“现在我就怕对手还不放手,不但升格没戏,也把我往死里整!”

    “老高,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胡常锋有些责备地看向高书记:“你又没犯错误,怕什么?”

    “不是怕,是憋屈!”高书记拍了拍茶几,心中的愤怒难以发泄出来。原本一片光明,可是随着污染事件的曝光,不顺心的事一件跟着一件,他已经心力交瘁了。

    “想开点吧,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有下次机会,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胡常锋很不甘心地说道。

    “可对手那边”

    胡常锋摆摆手,他知道高书记想问什么。他抽出一支烟,说道:“反正已经没希望了,那还不如采取主动,你发表一份声明吧,那样麻烦肯定会解除的。”

    “什么声明?”

    胡常锋盯着高书记的眼睛,缓缓说道:“退出城市升格的竞选,你就说黑水市在很多方面还存在不足”

    高书记面色土灰,他没想到奋斗了半年,最终得到的是这个结果。不过他也清楚,只有这么做才能保下他的位子。要不然对手是不会放过他的,接下来如果事情再闹大,他这个市委书记就有可能受到牵连。

    两天以后,孙勉拿着一份北江日报来找张清扬,兴奋地指着上面的一篇声明指给他看。孙勉此时才明白,那天领导说如果换成是他,就会主动一点是什么意思。原来,当时省长就想到,对方要想自保,主动退出是唯一的选择。他们很清楚黑水事件发展到现在的原因

    马元宏送上来的平城干部名单再一次被张清扬婉言否决了。

    马元宏提议将大通市市长苗万成调任平城市出任市委书记,河源市市长史青云平调到平城市出任市长。至于大通市与河源市空下来的位子采用顺序接班的方式,大通市市长升任大通市委书记,河源市常务副市长顶上河源市长的缺。

    张清扬一见这个安排,就明白了马中华的用意,他这是换汤不换药,换来换去,只不过是内部的一个调整。大通市市长苗万成年纪不小了,换届时就要退了。把这样的人调去平城出任市委书记,很明显是一个暂时性的安排,其目的是为了将来史青云能够接班平城市委书记一职。

    史青云出任河源市市长的时间不长,如果直接调任平城出任一把手,难以服众,但如果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苗万成退二线后,他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升任平城市的市委书记一职。史青云在双林省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曾经给马元宏干过秘书。马元宏虽然没提,但张清扬很清楚这层关系。

    这么干能使马家军得到最大的好处,官场上的位子动一发而牵全身,按照这个打算,大通市与河源市就会空下很多的位子,如果操作得当,马家军便会重振旗鼓,一扫松江、平城失利邓志飞被拿下后的失败阴影。

    张清扬放下大名单,皱眉道:“苗万成是一位老干部了,就是你不调走他,我也打算同马书记商量一下将他换掉,组织部怎么还想提他?”

    马元宏微笑道:“苗万成是一位沉稳的干部,在大通市的这几年搞好了基层干部群众的关系。现在平城市风雨飘摇,我想正需要这样的干部稳定局势!”

    “这是你的意见?”

    “马书记的意见。”

    张清扬点点头,说道:“我承认苗万成是一位好干部,在大通虽然无功但也无过,可是平城市情况特殊,它所需要的是发展,以苗万成的年纪,很难再有什么经济上的作为了!”

    “市委书记抓宏观,市长抓经济,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向马书记建议了史青云。史青云在河源市搞的五个一工程,我想省长应该听说过。这位干部四十不到,年轻有干劲儿,一老一少正好开展工作嘛!”

    张清扬微微笑道:“一老一少也容易产生矛盾啊!当然,我对史青云还是放心的,只不过苗万成嘛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省长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马元宏试探地问道。

    张清扬语出惊人:“我觉得史青云可以直接干一把手嘛!”

    “这”马元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清扬这是什么意思?

    张清扬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以苗万成的年纪,去了平城也干不了多久,那还不如直接让史青云干上一届。我想马部长的意思,今后也是想由史青云接替苗万成吧?”

    马元宏的脸有些热,颇为尴尬地笑道:“马书记是有这种考虑,但需要考验一下史青云,这位干部必竟还很年轻。”

    张清扬摆手道:“要我看就不用考验了,你马部长的爱徒还能错得了吗?”

    “呵呵,那平城市长省长看由谁来干比较合适”马元宏实在想不通张清扬这么做的用意。

    张清扬回答道:“要我看延春的吴江就可以嘛,这位干部不但老成持重,又有搞经济的能力,他在延春与金龙君配合得就不错!”

    一听这话,马元宏的脸色就难看了,总算明白了张清扬的用意。原来他是想用一个市委书记交换一个市长的位子,这笔买卖马元宏说什么也不能答应。史青云本就年轻,在平城现在的背景下,要是与吴江这种官场老油子碰上,还真没什么胜算。

    更何况全双林省的人都知道吴江是张清扬当年在珲水时期的干部。要不是张清扬回归双林省出任省长,吴江早就被排挤得去人大养老了。自从张清扬回来后,金龙君才开始重用吴江,很快就把他推举为了常务副州长,解决了正厅待遇。只不过他这个正厅待遇同真正的正厅级还有一定的区别。张清扬此时提到吴江,很明显是乱出拳,目的就是乱打一通,扰乱马家军的整体布属。

    “这个吴江,年纪也不小了,他在延春干得好好的,突然调走,会不会”马元宏在脑中搜索着理由。

    “这没什么,我们当干部的,只要组织上哪有需要,就要去哪里嘛,我看你和马书记谈谈吧。”张清扬直接将马元宏的话封死了。

    “那好吧,我再同马书记商量商量。”马元宏硬着头皮退了出去,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通过这两次接触,他算是看出来了,张清扬是不准备在平城问题上退步了。

    张清扬望着马元宏的背影冷笑,他到不是真的想用吴江,只是瞎搅合一通,只有这样才能使马中华开诚布公的同他坐下来谈判。张清扬不是不想让步,但是他必须得到想要的东西。他可以放弃掌控平城市,但必须保证平城市未来的发展。其实他是想告诉马中华,党委工作随便你怎么抓,但是经济这一摊子必须由省政府说了算,就连下面各市的发展也要听我的整体布属。马中华总想启动一些老干部,这才令张清扬心生不满。

    说到平城市的市长,张清扬还真有一个人选,只不过他现在不会放出风声去,他现在要等马中华那边的消息。如果马中华仍然一意孤行,他还会继续胡乱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