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不能休息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手机这时候响了,胡常峰拿起来看号码,对林子健说:“是乔炎彬。”

    林子健会意,起身退了出去,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

    随着张清扬访朝,延春边境出事,全世界政坛的目光都看向了东北亚,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反对势力,敏感人物大唱高调,宣扬华夏威胁论,大家都觉得华夏与朝鲜似乎要有大动作。双林省作为东北亚地区各国的中心地带,有着结合各国的优势地理位置,在美国准备重返亚太地区的关键时刻,华夏的红色子弟,政坛的新锐之秀,双林省省委书记张清扬出访朝鲜,也确实应该受到关注。

    从历史出发,东北亚地区一直以来就是大国力量交汇、冲突之地,特别是冷战之后,东北亚地区各国正为走向“正常国家”而努力,再加上在该地区有着广泛利益的超级大国,使东北亚地区的各国关系变得愈加复杂,难以把握。这里有广泛的地缘利益,激起了大国的觊觎和争夺,东北亚局势的演变,将对亚洲乃至整个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产生结构性的影响。

    如今华夏与朝鲜边境发生摩擦,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双方的处理结果,他们相信从这个处理结果上可以反应出很多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想知道张清扬访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除了经济上的合作,是不是还背负了一些“国家使命”。

    然而,朝鲜却迟迟没有公开处理结果,这令很多人失望,但是,在这个敏感时期,发改委突然向内务院提交的一份提案再次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由于保秘性,没有人知道发改委这份提案的具体内容,但是提案的名字却已经公开了,它被称为双林省朝阳江区域合作加强开发规划纲要以延春为开发开放窗口展开江辽延三地区的开发合作。虽然无法知道提案的内容,但是从这个提案的名子上就能分析出不少东西来,大家都觉得这个提案与张清扬访朝肯定有关系,重所周知延春是双林省的重要边境地区,也发展改革了多年。

    此时此刻,发改委向上级提交这份计划,总给人一种与张清扬访朝遥相呼应的感觉,似乎有着某种政治上的意味。很多分析家都称,很明显双林省这位年轻的“少帅”正准备走一步大棋,这是一个很大的战略性计划,如果这个计划能够得到批准以及发展成功,那么或许将改变未来五十年东北亚地区的走势,也将为张清扬的从政之路添上一笔最为耀眼的光环。

    发改委提交提案的当天晚上,张清扬接到朝鲜通知,最高领袖邀请他共进晚餐,并举行非正式谈话。华夏访问团只有张清扬一人接到邀请,可见这将是一次完全对外保密的谈话。

    张清扬是下午接到的通知,上午他刚刚结束与朝鲜的第二次谈判,这次谈判双方谈到了多个方面的合作,但在张清扬高超的谈话艺术水平之下,全部擦边而过,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朝鲜总是想得到张清扬的确切答复,但两次谈判下来,没有任何的结果。最为令人憋气的一点是,张清扬还没有谈到他的真实目的,连底子都没有交,可朝鲜已经快把肚子里的货都掏完了。

    谈判结束后,张清扬就私下里告诉金锐银和金光春,就在今天,发改委向内务院上交了有关延春发展的提案,其它的话什么也没说,留下一脸茫然的两个人,潇洒地坐上专车离开了。

    下午,张清扬刚刚午觉醒来,就接到了朝方的通知,然后他便和张素玉研究朝鲜老头子请自己吃饭的目的。张素玉挽了个松散的贵妇发髻,侧身卧在沙发上,给人一种玉体横陈的感觉,幸亏还穿了衣服,要不然张大书记就要流鼻血了。当然,这不是楼下的多功能会客室,而是张书记套房的小客厅。

    张素玉抓了抓头发,撒娇地厥着小嘴说:“什么时候回去啊,这几天头发有点痒,断了不少呢,可能是水土的关系。”

    张清扬心疼地抚摸着他的秀发,说:“放心吧,我们快谈到实际问题了,再拖下去就有人骂了。”

    张素玉点点头,问道:“老头子请你吃饭,就是要谈你想谈的那些事吧?”

    张清扬摆摆手,说道:“我想他不会,今天最重要的应该是谈边境的问题。”

    张素玉恍然大悟,说:“嗯,我差点把这事忘了,他们很明白,边境问题不给你答复,你永远不会谈正经事。”

    张清扬深深陷在沙发里,皱眉道:“国内的提案,应该对他们的触动很大。我想他们不敢再等下去了。”

    “那你怎么办?”

    “我还是那句话,达不到我的要求,边境事件的处理不让我满意,我永远不松口。时间有限,我们也应该返程了,就当是出国旅游了吧。”

    “呵呵,你到是想得开啊!”张素玉掩嘴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国内外有多少人关注你?”

    张清扬不屑地说:“管他们呢,上级很清楚这件事的难度,哪会如此容易!”

    张素玉顽皮地捏着张清扬的头,说:“朝鲜的工业都停了好几天了吧?国内的石油管道一天修不好,他们就一天不得安宁!清扬,你是不是太狠了点?我觉得越是这样,或许越是让那个朴成林反对你!”

    “他早就不喜欢我,也痛恨我们,不再乎让他再多恨一点。”张清扬轻声一笑,“我给张主任打个电话,问问进展。”

    张素玉摆手道:“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打这个电话,事情已经这样了,我想内务院的想法你比张森清楚,何必去问?”

    “我的意思是”

    “你是想感谢张森?”张素玉摆摆手,“你别忘了,这份提案的初始人虽然是你,但表面上可是发改委搞出来的,你有什么好感谢的?也许在张森的心里,这个计划已经是他的想法了,你现在同他聊这个,会让人反感的。”

    张清扬露出了钦佩的笑容,说:“没错,这份提案是我们两个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确实没必要感谢他!提案如果通对,对他来说就是大功一件!”

    张清扬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是父亲刘远山打来的。最近一段时间,刘远山与张清扬的通话十分密集,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刘远山对儿子捏了一把汗。

    “清扬,谈的如何了,边境的事情还没有消息?”刘远山问道。

    张清扬回答道:“爸,我想今天晚上会有消息的。”

    “为什么这么说?”

    “老头子以私人名义请我吃晚饭。”

    “哦?”刘远山明显有些吃惊,虽然张清扬现在的地位已经很高了,但是要与最高领袖相比,相差的距离还是太远,老头子请他吃饭,可以说是真正的屈尊了。

    “爸,我想他应该已经想好了,否则就不会请我吃饭。”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现在我只想问你,都准备好了吗?”

    “爸,好像您比我还紧张?”

    “胡闹!”刘远山气得骂了一嘴,“都当省委书记了,还这么不着调!”可以听得出来,刘远山的话中充满了慈爱。

    “爸,您以后不用管我了,以后多管管国家大事,对我妈好点。”

    “你少教训我,别以为我爱管你的事,要是不把双林省搞起来,我第一个撤你小子的职!”

    张清扬笑道:“老爸,您现在权利大不假,可是单凭你一个人,还没权利撤我的职吧?”

    “臭小子!”刘远山郁闷而开心地挂上了电话,偶尔和儿子斗斗嘴,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很多。

    张素玉在一旁咯咯笑了,说:“刘叔真有意思。”

    “叫什么刘叔,他是你公公。”

    “切,谁承认啊!”张素玉撇撇嘴。

    “我承认!”张清扬把她搂入了怀中。

    朝鲜最高领袖的秘密官邸遍布全国,根据美国中情局的最新报告,已经了解到的官邸代号就将近有二十处,其中包括别墅、地下防区,以及地下战时司令部。当然,中情局并没有完全掌握这些官邸的确切位置,只是和大众一样,通过朝鲜的官方,知道了一些公开的官邸位置。因此,才把他们调查出来的各个官邸以代号相称。比如3号建筑、83号招待所、太阳别墅、长星洞16号、防卫365所等等。

    老头子请张清扬吃饭的地点,就是被称为太阳别墅的“正式官邸”,是朝鲜对外承认的所在,而其它官邸是不被他们承认的。太阳别墅位于首都朝鲜权利中心太阳台主建筑旁边,是世人皆知的老头子的正式官邸。其主建筑很普通,正门上方写的是朝鲜党史研究院,但这并不是老头子真正住的地方,因为这只是表面上的位置,实际地点还要通过一段长长的秘密通道才能到达。

    当天晚上,张清扬被朝方人员送到这里,然后他们想把彭翔请到休息室,朝方想由专人送张清扬独自进入秘密通道。彭翔当时就表示了反对,声称是张书记的贴身警卫员,要时刻跟着领导。张清扬也对朝方的安排不满意,经过协商,朝方同意彭翔跟随张清扬一同进入秘密通道,但他不能继续开车。张清扬当然知道自己的安全在这里不用担心,但这是一个原则性问题,不能向朝方的下马威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