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暗喜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哼!你还有多少事骗我!”张素玉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

    “没没有了”张清扬笑嘻嘻地说道,搂着她的腰说:“晚上晚上我去你那里啊”

    张素玉这才发现汽车的方向不是自己家,立刻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去看爷爷,你不想去?”

    “哦”张素玉这才消了气,闷声不说话。

    张清扬暗喜,看来这招很管用,带她回来看爷爷,无疑是对她身份的肯定。

    刘家人看到张清扬把小玉带回来了,都很高兴,在家人的心中,小玉的地位同样是张清扬的爱人。特别是刘老,看到她来,就拉着她的手埋怨道:“小玉啊,你这个丫头也不说常来看看我,我想你呀!”

    “爷爷,对不起,我最近有点忙!”

    “忙、忙,你们都忙呀!”刘老摇摇头,“丫头,妞妞还好吧?”

    “嗯,妞妞很好,她也很想您呢!”

    “下回方便,就把她带来,知道吗?”

    “嗯,我知道。”张素玉不傻,她知道爷爷说“下回方便”是什么意思。

    张清扬有话和刘老说,便拉起小玉说:“你去和我妈说说话。”

    张素玉顺从地起身,跟着张丽来到了外面,坐在凉亭下面聊天。客厅里只剩下了张清扬同刘老,刘老半眯着眼睛,问道:“你还想问我那个女人的事情?”

    张清扬没有答非所问地说:“爷爷,这几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嗯。”

    “她承认陈正华是她的干爹。”

    “陈正华”刘老缓缓念叨这个名子,“原来如此。”

    张清扬不明白爷爷想明白了什么,可是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老爷子似乎对什么事情释然了。刘老长叹一声,说:“她还说了什么?”

    “别的没说,她说她不是间谍。”

    “嗯,”刘老点点头,从怀中拿出那件玉佩放在手里把玩,说:“你告诉冉茹,我都知道了。”

    “呃爷爷”

    “别问了,你现在还不能知道这件事,不过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相信冉茹吧,或许她真的没用恶意。”

    “爷爷”

    “哦,我现在还不能见她,身体太虚弱了。”刘老闭上了眼睛。

    张清扬点点头,从爷爷手中拿起那件玉佩,一头雾水,从中什么也看不出来。

    刘老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张清扬,说:“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

    张清扬明白老爷子问的是曾柔这件事,便说:“我个人觉得不是乔炎彬的主意,因此不要过于声张,还是单以体制内的方式来进行处理,不要扯上私人关系。曾柔就是曾柔,她只是国安部的处长,而不要去想她是谁的妻子。”

    刘老点点头,默许了张清扬的主意,从他手里拿回玉佩,说:“这是和田玉中的羊脂玉,非常的难得,它来源于边疆贵族手里。”

    张清扬抓抓头发,还是不懂老爷子和这块玉有什么关系。

    “呵呵”刘老扭头看了眼窗外的小玉,缓缓站起来,拍着张清扬的肩膀说:“你早晚会明白的。”

    张清扬盯着老爷子的背影一阵迷茫,这时候刘远山回来了,张素玉打了招呼,也跟着走进来。

    “爸,您回来了。”张清扬也跟着站起来。

    张素玉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茶杯准备泡茶,不料刘远山摆手道:“小玉,你玩吧,我和清扬说两句话就走。”

    张素玉想了想,还是去泡了杯茶。

    爷俩个相对而坐,刘远山说:“老陈看到冉茹了?”

    “嗯。”

    刘远山的手敲着桌面,说:“乔炎彬找我谈过,我想过了,如果总书记要见你谈这件事,我的意见是能放就放,不要让人家觉得我们太小气!反正不管怎么样,对他的坏影响已经产生了!”

    “不过”张清扬看了眼张素玉,说:“爸,可是京城的传言离事实真相较远,我想”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你先谈谈想怎么办。”

    “我的意思和你差不多,公事公办,不要扯上私人关系,就当成是国安内部事件吧。”

    “嗯,那我就放心了。”刘远山端起茶杯偿了一口,笑道:“小玉泡的茶对味口啊!”

    张素玉俏脸一红,腼腆地笑了笑。

    刘远山起身就走,张丽连忙问道:“你哪去啊?”

    “开会。”

    “那你回来干什么?”张丽满脸嗔怪。

    “我不方便在办公室见清扬,特意赶回来的。”刘远山解释一句便出门了。

    张清扬心里暖暖的,或许在父亲的心里,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孩子。

    刘远山走后,张清扬看了眼时间,离晚饭还有些时候,便也想走。张丽气道:“你们就不能吃饭了再走啊?”

    张清扬不好意思地说:“妈,外面约好了人,小玉也有事,我们”

    “好了,好了,家里两个男人整天看不见人影,走吧,走了清静!”张丽看向张素玉的目光就温柔了许多,拉着她手说:“小玉,我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你以后要是有空呢,就常过来陪陪我。”

    “张姨,你放心吧。”

    “叫妈得了!”张清扬在一旁嘻嘻笑道,引来两个女人怒目而视,张素玉更是羞得满脸通红。

    两人离开家,张素玉不解地说:“你不是晚上才见乔炎彬吧,急着去哪?”

    “回家啊!”

    “不是刚回家吗,你”

    张清扬把车后座的鲜花捧过来,笑眯眯地说:“回大老婆的家里”说完,趁其不备,在她的脸上吻了一口。

    “啊”张素玉娇羞地大叫,随后明白了他的意思,缩在他怀中幸福地笑了。

    张清扬搂着美人,满脸笑意,这一天过得还真充实啊!

    曾柔回到家里就被乔炎鸿骂了,好在女人总归是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再来个床上缠绵,事情也就解决了。其实在心里,乔炎鸿并没有怪爱人,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好心。他的愤怒多半是做给乔炎彬看的,在对待张清扬的事件上,他也一直都觉得大哥太软了。

    宽敞的席梦思床上,曾柔赤身裸体地缩在男人怀中。单从女人的角度来欣赏,曾柔是个漂亮的女人,要不然也不会迷住乔家的老二,虽说两人的结合也有政治联姻的成分,但最主要还是乔炎彬喜欢这个女人。

    “炎鸿,我不去不行吗?”曾柔攀着男人的肩头撒娇,听说晚上要去见张清扬,并且还要陪酒谢罪后,她就十分的不情愿。

    “小柔,我知道你不想去,可是必须去。老实说我也不想去,可是没办法啊,我们理亏,为了不影响大哥,只能就这么办了!”乔炎鸿搂着爱妻,手指在她雪白的上面,一脸的疼爱。

    “我一想到他那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来气,我已经够委屈的了,你就忍心吗?”曾柔哭了,哭得很伤心,她确实感觉很屈。在她心里冉茹就是间谍,张清扬就是她的情人,只不过由于张清扬的背景深,才让事件演变成这样。她是一个娇小的女人,对政治的领悟很浅,至今仍然没有完全懂得此事的影响有多大。

    “小柔,都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可为了大哥,我求你好不好?”乔炎鸿翻身压上来,把曾柔压在身下,爱不释手。

    “好了我”曾柔推开男人,吱唔道:“人家要憋死了!”

    “小柔,你同意了吗?”乔炎鸿双手握着她还想求欢。

    曾柔摇摇头,说:“让我再想想,看你表现吧。”说着妩媚地一笑,把头扭到了一旁,推着他的腰说:“快起来,压死人家了!”

    乔炎鸿愣了一下,吻着她的脸说:“小柔,今天你必须出场,只要你出场,我们就有了主动权,我”

    “别说了”被乔炎鸿吻来了兴趣,曾柔勾住他的头。

    乔炎鸿这才明白老婆是什么意思,两人分别已久,好久没干这事情了,便来了兴趣,生龙活虎地来了,想用自己的努力化解她心中的怨气。

    “啊”曾柔的身体弓了起来,手指扣进了乔炎鸿的肉里,或许她也只能用这种近乎发疯的发式表达对张清扬的愤恨。

    当晚,张清扬先开来到冉茹所在的宾馆,再一同去赴宴。冉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与张清扬刚见到她时的萎靡不振判若两人,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哟,好漂亮啊!”

    “哼,张书记说话要小心啊,万一你身后再跳出来个女人,你不怕我还怕呢!”冉茹咯咯地笑。

    张书记脸上讪讪地,把美女请上了车,顿时车里飘满了香味。熟妇有熟妇的味道,配上这完美无比的身材,对男人充满了魔力。

    冉茹贴在张清扬的身上用力嗅了半天,嘴角有了笑意。

    “怎么了?”张清扬皱起了眉头。

    “呵呵,你身上有女人味”

    “呃”张清扬狐疑地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你的小玉姐姐哄好了吧?”

    “呃她本来也没生气嘛!”张清扬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切,一朵花就解决了问题?”冉茹上下打量着张清扬:“是不是还有别的程序啊?”

    “啥啥程序?”

    “这个还用我说吗?”冉茹咯咯地笑着,贴在他耳边说:“估计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