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0章 从轻处罚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幸好没有发生更严重的事情,老徐啊,你放心,对于你犯下的错误,省委会充分考虑客观因素,从轻处罚。”

    “感谢张书记。”徐东河激动地说道:“其其实小李真的没有犯错,一切都是按规矩办事,我就是给她们讲了讲程序,亲手办着办理了而已。”

    “放心吧,我们会公正对待任何人的。”

    李钰彤的眼睛转了转,心虚地看向前面的领导,举手道:“我”

    “小李,你有什么事?”段秀敏问道。

    “我我想问一下,马马姐帮我们问了这件事,她要被处理吗?”

    段秀敏微笑道:“这个要看实际情况,会做出相应的处罚,但只要不是重大违纪事件,处罚不会太重。”

    “哦。”李钰彤点点头,其实她是担心影响美容院的声誉。看到张清扬在瞧自己,李钰彤不敢再说话了。

    没多久,马处长就在万捷的引领下走进了会议室,看到会场内坐着的几位领导,她的脚步就有些虚。张清扬认真地打量这个女人,心想还真是位尤物,高胸美臀,身材丰满却不臃肿。而且还长了两条长腿,特别是大腿根处的线条更是柔美。她的皮肤很白,唇很红,一双大眼睛有些勾人。

    “几位领导,你你们好。”马处长战战兢兢地说道。

    张鹏摆手让她坐下,说:“小马同志,叫你来的原因,相信小万已经告诉你了,所以你就说吧,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马处长低下头,想了半天,最后说道:“是,我承认错误,我对徐主任说这是林秘书长的主意,其实林秘书长并不知情,我担心徐主任不把我当回事,就就私自搬出了林秘书长。”

    胡常峰听到是这么回事,心里这么个气啊,好好的一个计划就被这个女人给毁了!当然,说到底还要怪林子健太风流,如果不是他和马处长上了床,这个女人也不会抬出他来。这样一来,徐东河让自己的老婆找林子健帮忙捞自己,也说得通了。在徐东河心里,这件事是林子健发了话的,他当然要帮帮自己

    张清扬看向马处长,说道:“你和林子健是什么关系?”

    “我我”马处长低下头,红脸道:“我我们确实有那么几次”

    “什么那么几次?”

    “上上过几次床,不过这是我们自愿的,没没人逼我们。”

    张清扬点点头,“所以你就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

    马处长点点头,不敢看张清扬。

    张清扬摊开双手,无奈地看向胡常峰说:“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原来一切都是乌龙啊!”

    胡常峰心中更加郁闷,林子健这个看似完美的计划最终却把自己陷了进去,正好印证了那句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先出去吧。”张清扬对马处长说道。

    马处长走出会议室,长长地吐了口气,自从李钰彤事件案发后,她就一直担心。可是害怕林子健骂自己,就没敢向他坦白。如果她能早些坦白,或许林子健还不至于如此被动。

    张清扬说:“这件事清楚了,除了徐东河的个人问题,李钰彤确实没存在问题。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听听昨天晚上的事情,李钰彤你和冰冰先出去。徐东河、小乔,你们留下,来人把林子健带过来”

    胡常峰看向张清扬,此此时刻,如何处理只能听他的了。在这关键时期,胡常峰发现唯一能主事的也只有张清扬,或许他也能救救林子健。

    那天,大家都知道省委举行了一次很特别的审训大会,具体过程外人不得而知,但还是有一些好事的人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一点什么。大家看到了张书记的宽容,看到了胡常峰的窝囊,看到了林子健的狡猾阴险以及风流。

    两天之后,段秀敏来到张清扬办公室,提交了一份由省纪委起草的处理意见草案。拟对徐东河做出撤职处分,由于其在案件侦察过程当中主动交待问题,并上交了所有的赃款,纪委决定不对其采取法律行动。

    经事实证明,林子健并未参与门面房的暗中交易,一切都因马处长假传圣旨,因此在这件事情上对林子健以及马处长提出警告处分。但是由于林子健在酒后对徐东河的爱人小乔进行了身体侵犯,纪委考虑其客观因素,拟定对林子健提出行政记大过、降级处分。二罪归一,最终提议对他施行行政记大过、降级处分,暂时保留其原有职位,以观后效。所谓的降级处分,其实就是个工资降低的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特殊官员免于更重问责的“待遇”。

    张清扬看着段秀敏上交的草案,签字道:“同意,转常峰同志阅!”

    段秀敏无奈地说:“张书记,我不解为什么要从轻发落?”

    张清扬摇摇头,说:“其实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干,但我们都明白,又必须这么干!段大姐啊,我很无奈!想想小乔,想想那些被林子健欺负的女人,我就恨啊!”

    段秀敏叹息一声,说:“张书记,我明白了。”

    张清扬捏着段秀敏似定的意见,说:“反正这件事的影响已经无法弥补了!说到底,我们欠小乔一个大人情啊,那是一个好女人。”

    “是啊!”段秀敏说道:“对了,徐东河已经提交了辞职报告。”

    “聪明人啊!”段秀敏对徐东河提出的处理意见是撤职,而不是开除,所以他只是被撤掉了现有职务,这种处理自然是给一个面子。徐东河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继续在政府部门工作了,反正早就不想干了,不如主动提出辞职,大家都轻松。

    段秀敏说:“张书记,在这件事情上,还有一对受伤的人。”

    “哦?”

    “李钰彤和冰冰。人家是合法生意人,结果被我们调查了这么久,而且听说调查人员对她们的态度很不友好,呵呵”

    张清扬也笑了笑,说:“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小事,这件案子的发生,会让她俩今后更加的小心,她们是我身边人,希望以后不会真的犯错吧!”

    “您说得有道理,她们是两个好姑娘。”

    张清扬说:“哎,我现在终于轻松啦!说实话,你们调查李钰彤,我肩上的压力也很大啊!”

    “张书记,”段秀敏想起另外一件事,“您就这么算了?”

    “什么就这么算了?”

    “黄维忠自己都交待了他和林子健之间的密谋,不管怎么说吧,事情不是因林子健而起,但是在调查过程当中他”

    张清扬知道段秀敏想说什么了,那天当黄维忠见到林子健被押到省委,由张清扬亲自审问时,心里就开始恐惧。后来就向陈喜自首,主动交待了林子健与他之间商量的事情。陈喜立刻向段秀敏和张清扬作了汇报,张清扬对这件事一直没有表态。

    段秀敏说:“可以不处理林子健,但对于黄维忠的行为应该给予处分吧?身为纪检人员,却徇私舞弊,这个”

    “这件事要怪林子健,至于黄维忠拿下他的处长职务,他不适合在这个工作岗位上了,但是处理免了吧,你告诉他,这是我给他的机会。”

    段秀敏佩服地说:“您真有气量啊!”

    “呵呵,有什么气量!”张清扬心想我还要感谢黄维忠呢,要不是早就知道他和林子健之间有事,这件事我还不至于干得这么漂亮!

    “那马处长”段秀敏又问道。

    “她在工作上没犯错,听说还是位不错的财政处长,我看咱就别管了吧,女人红杏出墙,那是她私人间道德的事情,你说是吧?”

    “是啊,人家有红杏出墙的资本,我要想出墙,还没人要呢!”

    “哈哈”张清扬大笑,说:“这件事就这么了了吧!”

    段秀敏点点头,起身道:“那我离开了,闹了半天,是这么一出戏。林子健啊让我说他什么好!”

    “我只希望他能长个教训,今后在玩女人的同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当中!”张清扬感叹道。

    “希望吧!”段秀敏起身离开。

    段秀敏离开后,张清扬把秘书万捷叫进来,把处理意见交给他说:“转省政府。”

    万捷接到手里,答应一声就想离开。

    “等下,”张清扬把他叫住,“陪我坐一会儿。”

    “哦。”万捷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先替领导杯里续上水。

    “这件事,你怎么看?”张清扬指了指万捷手中的文件,“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怕。”

    万捷答应一声,说:“从表面上看,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处理决定,但是如果嘿嘿,如果我是当事人的话,心里有点憋气。”

    “憋气?”张清扬笑了,“这到是一个新鲜的说法!详细说说。”张清扬来了兴趣。

    万捷说:“张书记,那我就直说了。其实这件事吧大家都明白林林秘书长想调查李钰彤,目的就是指着您呢,他摆明了想让您难看!虽然最后把他自己牵扯进去了,但说得难听点,这是罪有应得!您这样帮他处理徐东河爱人那事可以说心胸开阔。但只说这一件事,是不是他就可以被开除公职?但是您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