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别动我的禁忌法宝!

作品:《盖世武神

    吼

    万丈庞大的魔影感到致命威胁,顿时发出震动星空般的咆哮,它一双眼睑剧烈抖动,想要睁开。璀璨黑红光芒在那里迸发,让两只巨大的眼睛仿佛异时空大门,无尽毁灭能量即将冲开门户,斩杀一切。

    但很可惜,五彩神光充斥天地,禁锢了虚空,停滞了世间,无论巨魔虚影如何咆哮,都无法挣脱。

    噗

    诛魔二字化作的第一道光刃射入巨魔虚影眉心,刹那间炸开,惨烈嚎叫从巨魔虚影口中发出,让无尽星空扭曲,一颗颗大星爆炸。紧接着剩余二十多道光刃呼啸而至,璀璨光霞不断爆发,巨魔虚影身形剧烈颤抖,它想要燃烧生命,挣脱禁锢,但最终却无能为力。

    二十多道光刃斩过,它那巨大如形成头颅顿时爆碎。

    “住手!”见到这一幕,宁川顿时怒了,“不要伤了我的禁忌法宝!”

    对于这件指骨禁忌法宝,宁川是志在必得,他很担心,半截神秘石碑发出的攻击将指骨摧毁。

    “我”巨魔族的王闻言,差点被活活气死,这个人族虫子太不要脸了,那是他的禁忌法宝,什么时候成对方的了?

    轰隆隆

    万丈魔影破灭,神秘指骨失去光泽,从虚空跌向深渊底部的岩浆,它仿佛被毁掉了器灵,变成了凡物,再无半边能量波动。宁川心疼的要死,脸色黑成了锅底,他身形化作一道光线,冲向指骨。

    “虫子,你找死!”巨魔族的王脸色煞白,不惜燃烧精血,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几乎与宁川同时现身,一把抓向那指骨。

    嗡

    但就在这时,半截神秘石碑突然发光,一束五彩光线囚禁指骨,刷的一声消失。再出现时,指骨已经出现在石碑面前。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宁川和巨魔族的王忘了战斗,目瞪口呆。

    “嘎嘣”

    半截碑身突然幻化出一张大嘴,张口对着指骨咬下,直接在上面咬了一个豁口。

    啊

    三声惨叫顿时响起,一声来自指骨内部,一声来自宁川和巨魔族的王,那可是超越天尊灵宝至少两个大境界的禁忌法宝,居然被石碑吃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嘎嘣

    然而,半截石碑毫不在意,再次张口咬下一截指骨。后者剧烈颤抖,发出起立惨叫,但却被五彩神光囚禁,在绝望中被吞噬。

    “啊!爷跟你拼了!”宁川发疯,冲向半截神秘石碑。

    唰

    一道五彩光芒扫来,宁川顿时被轰飞,不过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快给我住手!”巨魔族的王快哭了,那可是族中皇级老祖赐下的禁忌法宝,而今却被半截石碑吞噬,该如何向那位老祖交代?这样的禁忌法宝,整个巨魔族也就只有五件,每一件都被当做镇族之宝,这损失简直太大了,即便皇族老祖再次,恐怕也要被活活气死。

    “给我停下!”巨魔族的王扑向指骨。

    嗡

    一道五彩光芒扫来,他比宁川要惨了很多,被神光轰飞数千丈,肉身布满裂纹,几乎化作碎片。

    他满脸惊恐,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在那一道神光中,他居然感受到了半截石碑的意志,这件禁忌法宝虽然残缺,但却拥有灵智。他已经被警告,若非石碑得到指骨的原因,他绝对会被当场抹杀。

    “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巨魔族的王直接捏碎一块银色玉符,刹那间一道时空之门浮现,他头也不回,直接闯了进去。

    嗡

    时空之门一颤,飞速愈合,巨魔族王的身影渐渐虚淡,眼看就要消失。

    “想走?”宁川眼中寒芒一闪,生死之力运转道极致,一道黑白光柱如同闪电,狠狠轰入即将闭合的空间之门中。

    噗啊

    在时空之门闭合的刹那,有鲜血四溅,伴随着凄厉惨叫。

    “人族的虫子,本王记住你了”隐约的,苍穹中传来巨魔族王的虚弱声音,他几乎被黑白光柱轰杀,心脏被直接洞穿,惊人的生死之力遍布伤口,侵蚀他的生机。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下来,极其严重的伤势,让他直接混到在传送的路上

    “可惜了!”宁川神色有些遗憾,原本还想将巨魔族的王彻底斩杀,没想到对方居然拥有大时空符这种逆天的东西。

    所谓的大时空符,乃是宁川在古籍中看到的东西,它由超越天尊境的恐怖修者炼制,是逃生的无上宝物,一旦捏碎,就几乎能无视任何法则限制,直接强行撕裂虚空,形成一道极其稳定的时空通道。

    不仅如此,这种大时空符还会主动调动天地法则之力,保护使用它的修者。宁川之所以无法秒杀巨魔族的王,主要原因正是如此。他凝聚了全身力量的一击,有五成被大时空符调动的天地法则之力阻挡,另外五层闯入时空通道,又被削弱至少两层。

    这样以来,轰击在巨魔族王身上的生死之力,仅剩三成,虽然依旧将其重创,但却无法秒杀。

    “算你走运!不过,若想真正活下去,也没有那么容易!”宁川悻悻地收回目光,然后,他开始心痛了。

    所有的指骨,已经被石碑全部吞掉,此刻它就像喝醉了酒的大汉,摇摇晃晃从虚空飘落,沉向下方深渊中的岩浆火海。

    宁川身形一闪,一把将石碑操在手里,一时间只觉得心疼,肝疼,五脏六腑都疼。

    那可是一件禁忌法宝,就这么被半截石碑当成口粮给吃了,而且还是一口一口地咬掉吞下去,简直是在割宁川的心头肉。

    “赶紧给爷吐出来!”宁川气的七窍生烟,双手抱住石碑用力摇晃,他想把指骨摇出来。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半截神秘石碑早已将指骨咬碎吞下,此刻说不定已经消化了,那里还能吐得出来?

    宁川发狂,像要骰子一样,疯狂摇动半截石碑。他从天上摇到地下,从时空气泡内摇到气泡外,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般。

    到最终,宁川直接把自己都给摇晕了,走路都是一步三晃,如同醉酒的大汉。

    此刻,无论狗蛋和魔界之主,还是那七八十名跨界者,所有人皆是瞠目结舌,这位爷是疯了还是怎么的?那指骨已经被石碑吞掉了,您这还在疯狂的摇,有意义吗?悄悄,都把自己给摇晕了

    “别摇了别摇了再摇就吐了!”半截神秘石碑发光,突然开口说话。

    狗蛋和魔界之主等人差点把眼珠子瞪掉,这样也行?这位小爷真是个绝世猛人,居然把石碑摇到都开口说话了。

    宁川也呆了一下,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石碑不过是个死物,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有灵,还能开口说话。

    但很快,他就愤怒了,这石碑简直比狗蛋那只怪狗还要无耻和猥琐,抢他的战利品不说,居然还从头到尾一路装死,若不是他拼命摇动,只怕这石碑绝对不会开口说话。

    想到这里,宁川顿时怒道:“把指骨还给我,不然我摇到让你怀疑人生!”

    说罢,再次剧烈摇动。

    “呕”半截神秘石碑直接被晃蒙圈了,发出人性化的呕吐声,“求别摇了!你这个无耻的混蛋!”

    狗蛋和魔界之主彻底傻眼!

    “这简直是日了狗了!我看到了什么?禁忌法宝居然快被宁川逼疯了?”魔界之主目瞪口呆,丝毫没觉得他的话有很大问题。

    “花脸你说什么?你特么找死吧?嗷呜!”狗蛋只觉得菊花一紧,顿时炸了毛,张嘴朝魔界之主屁股狠狠咬去。

    “我说日了狗了,又没说日你”魔界之主惊叫,慌忙逃窜。

    “花脸,狗爷和你势不两立!”狗蛋彻底发飙,一同乱咬,鸡飞狗跳。

    “求别摇了晕了真的晕了”半截石碑求饶,说话都带着颤音。

    宁川也被自己摇晕了,但他能就此罢休吗,那可是一件禁忌法宝,就这么被石碑吞掉了,绝对不能忍。

    “你赔我指骨!”

    “指骨就不要再想了,已经被我嚼碎吞下了”

    “我摇!我狠狠地摇!”

    “别摇了我补偿你!”

    “那可是一件逆天的禁忌法宝,你怎么补偿我?”

    “你先别摇了!再摇我直接封印自身,陷入沉睡!”

    宁川继续摇晃石碑,毫不退让:“你封印吧!爷还就不信了,大不了这辈子就跟你杠上了,摇到天荒地老!”

    “你算了,算我怕了你了!呕你先停下呕”

    “呕”宁川心头烦闷,最终也差点吐了,一番摇晃,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站都站不稳了。

    狗蛋和魔界之主等人早已结束大脑,此刻呆呆地看着宁川,每个人脑门上都是冷汗直冒,这位爷真是个狠人,不能惹,绝对不能惹啊,连禁忌法宝都怕了他,真是个变态。

    “呕”半截石碑中的器灵干呕了许久,才慢慢恢复平静,它无奈地道:“之前我一直都在沉睡,直到这指骨的出现,才将我从沉睡中惊醒,我所剩能量不多,所以为了保持清醒,不得不吞掉指骨”

    宁川呈大字躺在地上,翻了个白烟:“说重点,你要怎样补偿我?”

    半截石碑顿时满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