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我是炎三,我无所畏惧!

作品:《盖世武神

    巨魔族时空气泡内,巨魔族某一脉年轻的王已经修复了伤势,再次率领近千名精英盘踞在界壁附近,等候着世界壁垒第一阶段的开放。

    只不过,这次与上次不同,这位巨魔族年轻的王身边,还有一位更加年轻更加强壮的族人,他的身份似乎高贵无比,连巨魔族年轻的王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此刻巨魔族年轻的王盘坐在那神秘族人身后,双眼紧闭,神色阴沉。不久前他在宁人皇手中吃了大亏,不但手下所有精英死亡殆尽,连他这个王都是遭到重创,险些灰飞烟灭,至于他手中那神秘指骨,禁忌法宝一样的存在,更是被宁人皇手中的半截神秘石碑吞掉。

    每当想起这些往事,他的面目就忍不住扭曲起来,这一次败仗,已经成为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让他在巨魔族年轻一代中几乎抬不起头来。

    虽然拖着重伤之躯回归巨魔族之后并未受到惩罚,但他明显感觉到,当初赐给他指骨禁忌法宝的老神王,眼神是多么的失望。

    他明白,从此以后,他将逐渐被边缘化,再也无法得到巨魔族老祖们的重视。准确地说,他这辈子算是完了。就算以后遇到天大的机缘,将实力提升到了天神乃至神将级别,他也不会被信任。

    就像现在,此次巨魔族的圣子盘天亲临,他这个年青一代的翘楚,直接变成了陪衬。他在众多老祖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而且一切,都是拜宁川所赐!

    宁川的存在,已经成为他的心魔,成为他提升境界时最大的阻碍,如果不能除掉这小子,他此生的修为恐怕将会就此止步,堕入无尽的绝望深渊。

    “噗”

    想着想着,巨魔族的王顿时喷出一口鲜血,他心中的心魔越来越严重了,到了现在,几乎成为他的肉中刺眼中钉,时刻阻碍着他提升修为。

    “宁川,我盘蛮一定要将你抹杀,将你的灵魂熬炼千万年!”巨魔族的王在心中嘶吼,面目狰狞,如择人而噬的魔鬼。

    唰

    就在这时,气泡之外的天魔海,突然一道剑光袭来。它飞到巨魔族时空气泡之外停下,一道身影从飞剑上跳下,冲旗袍中的盘蛮拱了拱手,恭敬无比地道:“盘蛮少爷,盘天圣子,据属下得到的消息,宁人皇已经被数十名禁忌种族的神使联手抹杀,那一战非常惨烈,一二十名神使灰飞烟灭,宁人皇被逼的自爆,连他手中的半截神秘石碑,也爆成了碎片”

    “什么?”

    盘蛮陡然站了起来,由于太过激动,他没能控制好力量,方圆千丈的地面,顿时被他踩得崩裂。

    此刻,他心中有吃惊,有大仇得报后的酣畅淋漓,甚至还有遗憾和不甘。

    这个他恨之入骨的人类虫子,最终居然没有死在他的手中,这对盘蛮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

    “你确定消息是真的?”盘蛮不敢相信,这一切一定是加的,宁川那个虫子,必须死在他手中才行。

    “消息千真万切!虽然属下实力低微,不敢太过靠近七星峰,但那里爆发的大天尊境能量,还有宁川自爆时惊天动地的景象,属下却看得真真切切。此外,七星峰七座主峰已经被恐怖能量夷为平地”

    “死了居然真的死了”盘蛮眼中露出茫然之色,他做梦都想亲手抹杀的人类虫子,居然就这么身死道消了,他的心魔似乎也在刹那间磨灭,这一刻他忽然感觉有些迷茫了。

    “盘蛮,你最近心境太不稳定了,一只人族的臭虫而已,居然也能成为你的心魔!那人已经死了,不要太在意,未来的你,是有资格成为天神甚至是神将强者的,不要被一颗小石头绊倒了!”

    巨魔族圣子盘天忽然开口,他似乎是苍天之子,每一句话落下,就有无尽漆黑魔气翻滚,凝聚出一朵朵漆黑莲花,神秘而又诡异。

    而在盘蛮耳中,盘天的话仿佛一道道洪钟大吕,让他迷茫的心渐渐清明。他心头震惊,这就是他和圣子之间的差距吗?

    “多些圣子提醒,我一定会努力!”盘蛮深吸一口气,收回他作为天骄人物的骄傲和狂妄。

    盘天圣子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巨魔族的时空气泡顿时恢复了安静,气泡外那名巨魔族仆从拱了拱手,无声退去,继续打探消息。

    而就在同一时间,天鳄族、战神族、天鹏族等十二个禁忌种族所在的时空气泡内,十二名圣子看着留影石中的画面,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太过失态。

    “一只蝼蚁而已,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所有神使动身前往北域七星峰的时候,就注定了宁川必须死亡!”

    “意料之中而已!”

    众多圣子没有过多地表态,在他们眼中,宁川不过是个虫子,也许在人族世界中可以称尊,但在他们这些禁忌种族的圣子眼中,弱小的可怜,他们连碾压的兴趣都没有。

    当然,炎魔族圣子的反应,却比这些圣子要大了许多。

    “炎三?哦,原来是他!”炎魔族圣子先是愣了一下,过了片刻才想起来炎三是谁,那时他手底下实力最弱的一个仆从,不久前被他当做神使,派往北域七星峰参加聚会。

    在留影石记录的画面中,炎三简直是悍不畏死,神勇无比,他虽然只有神境九重,但却在宁川小天尊境的气息压迫下毫无惧色,手持大天尊符纸一路向前冲,而后给了宁川致命一击。

    正是因为这一击,才让宁川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一击之下,打乱了宁川所有的分寸,让他陷入脱力状态,而后被其他大天尊符纸逼入自爆的深渊。

    “还不错,值得培养一下!”炎魔族圣子沉吟片刻,决定等时机合适了,送这小子一场造化。

    但他永远也想不到,真正的炎三,早已变成了尸体。而真正的宁川,则变成了他的手下,很快就要和他见面

    宁川的死亡,在禁忌种族之间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甚至那些失去神使的禁忌种族,通过特殊途径得知宁川已死的消息后,也只是随便议论了两句,就彻底没了动静。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宁川,还是那些死去的神使,都是微不足道的,贱如蝼蚁。

    但在人族世界,这个消息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怎么可能?宁人皇怎么可能会死去?假的,这一切绝对是假的!”麒麟皇族隐世之地,黄战天双眼血红,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看来,宁川就是人族世界的希望和未来,秉承天地气运而生,怎么可能轻易死去。

    “这一定是假的,是那些禁忌种族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想要打击这方世界生灵的信念!”九天玄龟皇族隐世之地,驼色喃喃,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心里很清楚,这些话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那些流传出来的画面,绝不可能有假。

    数十名神使,几乎人人都激活了手中的大天尊符纸,那是一股足以毁灭天地的力量,宁川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宁川陨落的消息,最终传遍了整个世界,一时间无尽生灵哀嚎,痛哭流涕。他们感叹天道不公,为宁川感到惋惜,感到痛心。短短数日,无论北域、南岭,还是天空之城等地,无数生灵从隐蔽之地走出,自发地为宁人皇悼念。

    对于这样的结果,隐藏在北域某地以炎三自称的宁川,根本就没有意料到。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无尽生灵中拥有这么高的地位。

    连续几天,他看见无数生灵在祭奠他,这让他很是于心不忍,差点就要去掉伪装,以真面目告诉大家,我还没有死啊。

    但最终,他忍住了这种冲动。

    接下来,他还要用炎三这个身份,去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呢。

    数天后,宁川陨落引发的风波终于渐渐平息,而整个人族世界也开始陷入绝望的深渊,连宁人皇都死在禁忌种族手里了,一旦这些域外种族降临,还有谁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一个名叫炎三的炎魔族神使,此刻已经踏上了征程,以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身份和手段,拔出手中的正义之剑,斩向众多禁忌种族。

    经过几天的修整和深思熟虑,宁川将风魔族当成了第一个目标。理由很简单,也很符合情理,先前在众多神使围攻宁人皇的时候,风魔族的神使居然暗中阴了他炎三一把,险些让他在宁人皇的自爆中灰飞烟灭。

    就凭这个理由,都值得炎三上门去讨个说法!

    所以,宁川二话不说,直奔风魔族所在的时空气泡。他站在时空气泡外,冲着众多风魔族强者喊话:“风魔族的道友们,你们欠我炎三一个说法,你们的神使在围攻宁人皇的时候阴我,害的本神使差点身死道消,今日你们必须给我补偿!”

    闻言,风魔族的众多修者顿时愣了,这小子怕不是个白痴吧?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