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棺椁镇魔

作品:《盖世武神

    不单单宁川怕死,大黑狗同样怕死,可以说,凡是来到天荒禁地中的人,都是寻求一线生机,希望,又有谁是不怕死的?

    宁川闻言,不由得眼睛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大黑狗,笑嘻嘻的说道:“听说你的肉身”

    “打住!”

    被宁川这样的眼神看着,大黑狗心头一慌,一种不妙的预感传上了心头,想都没想,他便拒绝了宁川。

    和宁川相处的时间虽然不断,但是宁川的种种劣行,他已经深深记在心里了,此时宁川虽然还没有说完,但是他已经知道了宁川到底想要说什么了!

    “好,你不答应,那我们便留在这里好了,一辈子都别想出去,让牛头魔王硬生生把我们给耗死!”

    宁川往后一躺,丝毫不在意,但是他现在却是欲擒故纵,准备和大黑狗来一次斗智斗勇。

    可是,大黑狗同样不是泛泛之辈,他走的路比宁川吃的盐还要多,同样将狗头别过一边,不看宁川。

    一时之间,一人一狗就这样平静了下来,在狭小的空间之内,谁也不理会谁,倒是有点像小孩子争吵时候的模样。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宁川终究是拉下脸来,苦口婆心的劝说大黑狗:“黑王,你肉身强横,即便出去承受一下他的攻击,恐怕也无妨!”

    “那你怎么不去?”

    这种挡刀的事情,任由谁去做,心中都不开心,所以大黑狗依然没有动心的感觉,闷闷的说了一句以后,便沉默不语。

    宁川嘿嘿一笑,倒也不介意大黑狗的恶劣态度,毕竟现在有求于人,他当然需要好言好语:“我倒也想为你遮风挡雨,但是你也看到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我第一时间被他杀了,这些宝物被他得到,你岂不是同样要死?”

    大黑狗虽然看上去疯疯癫癫,但是宁川知道,这其中的利弊,他是能够权衡出来的,说完以后,他便不再多言,静静的等待着大黑狗的答复。

    正如他之前所说,如果大黑狗真的不答应,那么他们一人一狗,也就只能猫在这个地方,一直都没有办法出去了。

    过了好半响的时间,大黑狗才沉声的说道:“那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如果外面有危险,你要第一时间保护我!”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宁川咧嘴一笑,连忙点头答应,只要大黑狗愿意出去试探虚实,一切都好说!

    “妈的!瞧你那损样,等我恢复实力了,一定要好好揍你一顿!”

    看着宁川一副小人嘴脸,大黑狗恨恨的骂了一句。

    宁川闻言,依然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如同西风一样,左耳进右耳出,丝毫不当一回事,他心念一动,缓缓将上面的紫色棺椁打开。

    紫色棺椁刚打开一条缝隙,一股摄人心魄的气息瞬间便席卷而来,刚想要伸头出去的大黑狗,立马便缩了回来,狗脸一脸的惊慌。

    “他还在外面,还在外面!”

    将紫色棺椁封闭以后,大黑狗又连连说道。

    宁川的心头上仿佛被人插了一道一样,他无奈的看着大黑狗,只得继续说道:“知道他在外面,也要确定他有没有来攻击我们的动向啊!你刚才跑出去,他都没有动作,应该没事的!”

    被牛头魔王彻底吓怕的大黑狗,这一次刻没有那么容易哄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答应宁川继续出去查探!

    再一次打开紫色棺椁,牛头魔王的气息依旧,只是一直没有攻击袭击两人,停留了好一会儿,大黑狗才缓缓将头探出去,一抬头便看到了在不远处正用牛眼瞪着他的牛头魔王!

    “啪!”

    大黑狗刚想要把头缩回来,他便被一股大力给抽飞了出去,而宁川也趁着这个机会,从药王鼎之内跳了出去。

    “啊!宁川,你这王羔子”

    大黑狗又再次飞出去,口中还骂着宁川,久久以后才听到“噗通”的一声。

    跳出来的宁川,和牛头魔王两两对视,但是在牛头魔王的眼眸中,他看到了丝丝的忌惮,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身后的紫色棺椁!

    “你身后的棺椁,来自何处!”

    沉吟良久,牛头魔王缓缓开口,声音已然平缓了几分,没有了此前的杀意。

    “与你何干?”

    宁川往后靠了靠,抚摸着紫色棺椁,不急不慢的说道。

    这紫色棺椁,装着的可是葬帝肉身,而且这棺椁本就不凡,其中强大的威压,足以让牛头魔王感到忌惮。

    “不告诉我,我就杀了你,夺了这两件宝物!”

    牛头魔王实在是讨厌宁川,明明实力不强,但是却十分嚣张,可是这一次,宁川面对他的凶狠,却是没有停留。

    他转身,将紫色棺椁扛在肩膀之上,往前踏出一步,冷冷的说道:“那你便来啊!看谁能把谁打残!”

    说着,宁川还缓缓调动心神,将紫色棺椁里面的肉身调动了一下,吓得牛头魔王连连倒退了好几部,眼中的惊恐再也掩盖不了。

    “真能行!”

    大黑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回来,他抬头看着紫色棺椁,呢喃说道。

    紫色棺椁的确不凡,不然的话,也不会挡下牛头魔王的梵天印。

    可是,大黑狗却不知道这紫色棺椁到底是何物,里面躺着的那人,又是何人,不过对于他来说,能够震慑牛头魔王,已经足够了。

    “你”

    牛头魔王牙关紧咬,刚想要说话,便看到棺椁内的肉身动了一下,确认无误以后,愣是将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今日的恩怨,暂且了结,哼!”

    怨恨的看了宁川一眼以后,牛头魔王转身离去,不多时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虚空中,周围那强大的气息也随之消散。

    “就这样走了?”

    大黑狗愣愣的看着牛头魔王消失的方向,久久未能回过神来。

    要知道,牛头魔王可是这周围最强大的妖魔,三言两语就将他吓退了,这实在是太过梦幻了一些。

    “不然呢?”

    宁川心中同样十分惊讶,但是他还是装作一副十分淡定的模样,淡淡的说道。

    以前环生木能够帮他抵抗不少的攻击,但是宁川却从来没有想过依靠他吓跑如此强大的一个妖修!

    “老实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黑狗回到宁川面前,一脸贪恋的看着药王鼎和紫色棺椁,连连追问,当然了,他的目光多数是落在紫色棺椁之上的,毕竟药王鼎看上去陈旧破败,远远没有紫色棺椁散发出来的光芒那般显眼。

    “这自然是我家传下来的宝物!”

    宁川连忙将紫色棺椁和药王鼎收起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不是他小气,而是宝物这种东西,实在是不可轻易暴露出来,也幸亏现在大黑狗没有实力,如果有,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见财起心。

    “吹牛吧!”

    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宁川,大黑狗又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以为我自己是十分能吹的人了,但是遇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做高手!”

    一人一狗打闹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天色已经亮了,这一晚,一人一狗能够活着,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呼”

    天亮以后,宁川和大黑狗两人不敢怠慢,连忙离开了这里,重新找了一个地方停歇下来。

    在路上,他们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只是都被宁川解决了,翻不起什么风浪。

    “那牛头魔王,不会继续追来了吧?”

    中午时分,一人一狗不知道狂奔了多少公里,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

    “不会了,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了!”

    大黑头也躺在地上,哈喇子流了一地,吐着舌头,缓缓说道。

    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远超出宁川的想象,甚至让宁川有一种他就是这里的原居住妖兽的感觉。

    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太可能。

    天荒禁地中的妖兽,全都是强者中的强者,像大黑狗这种,虽然肉身无比的强横,但是却没有妖元力,顶多算是一个另类的废物,又怎么可能在这么恶劣的地方生存下去?

    休息了好一会儿,宁川也恢复了几分体力,再次站起来,神情带着几分严肃,缓缓开口:“黑王,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知道怎么破除我身上的诅咒么?”

    留给宁川的时间不多了,身上的诅咒一天不解决,他就一天不会安心,特别是在禁地中,每天都会遇到不一样的麻烦,这让宁川的心情根据国家紧张。

    “我都说了,只要我恢复实力,你身上的诅咒绝不是问题!”

    大黑狗轻松的挥动着狗爪子,一脸的胸有成竹,可是宁川是绝对不会相信他说的话的,略微有些愤怒的说道:“可是,我听别人说,那是一种特别的气息,只有得到那种气息,才可以破除我身上的诅咒!”

    “那种气息?什么气息?”

    面对宁川的逼问,大黑狗眼珠一转,闪避着宁川的眼神,如初拙劣的演技,又怎么逃得过宁川的眼睛?

    “你知道那气息在哪里,是不是?”

    宁川紧张的抱着大黑狗的狗头,连忙问道。

    那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他自然十分紧张,外面的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等着他来做,一分一秒的时间,对于他来说,都十分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