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不想也得结

作品:《盖世武神

    “家主,诸位长老,我看你们对我还有些许的争执,不如你们先谈妥,我一个外人,不方便听这些的!”

    眼看着两人的架也差不多吵完了,宁川也看戏看够了,于是便说了一句,想要转身离开。

    拓跋苍自然是不会让宁川离开的,刚要迈开脚步,拓跋苍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给我回来!”

    这个结果,宁川早已经预料到了,而且他也不是真的要离去,不过是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告诉他们,他并不惧怕拓跋苍而已。

    “以后都是一家人,这些事情,你迟早都会知道的,算什么外人!”

    停住脚步的宁川,并没有立刻转过身来,拓跋苍的声音又再响起,宁川这才转过来。

    “哼,你以为我一定是你的女婿了么?真是好笑!”

    看着眼前的拓跋苍,宁川在心冷笑连连,但是面却没有表现出什么。

    娶拓跋月儿,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宁川答应,不过是缓兵之计,等到有合适的机会,他自然会离开。

    “那今天家主让我过来,是因为什么?”

    宁川揣着明白装糊涂,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的问道。

    一一将所有的长老介绍完以后,拓跋苍才坐下来,长叹一声,继续说道:“其实,今天叫你来,是想把你和月儿之间的婚礼,确定下来!”

    “果然!”

    一听到拓跋苍如是说,宁川便在心叫了一声,因为心有准备,所以也算不有多惊讶。

    宁川故作为难,看了一眼旁边的拓跋明心,扭扭捏捏的说道:“这恐怕不好吧?明月长老对我有不小的意见,如果我这样娶了月儿,得不到他们的祝福,我想月儿也不会开心的!”

    这个理由,也实在是牵强,宁川情急之下,随便胡扯了一句,可是那拓跋苍也在装模作样,点了点头,沉声的开口:“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你放心,这些都包在我身,我自然是会解决的!”

    宁川的小把戏,拓跋苍又怎么会不知道,在心暗自笑着宁川,三言两语便将宁川的推堂给化解了。

    如果他没有一点能力,这拓跋家主之位,早已经被明心长老抢去了,哪里会轮到他。

    “老狐狸!”

    宁川在心暗自咒骂着拓跋苍,脸却带着笑容:“如果是这样,自然是好,时间的话,能不能往后延迟一两年,我想用这一两年的时间,和月儿培养一下感情!”

    “你想推?不行!”

    拓跋苍的脸,简直是六月的天,说变变,他一听到宁川露出了一丝不愿意的神色,立刻便变得强硬了起来:“这婚礼,你愿意也得结,不愿意也得结!”

    “家主,你这样做是强人所难了!”

    宁川的面色也冷了下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跟拓跋苍说起这个问题了。

    所谓事不过三,宁川的耐心也快要被他耗光了!

    “我是强人所难了,如何?”

    一股莫大的威严镇压着宁川,于此同时,周围的一些长老也将威势运转了起来,施加于宁川的肩头之。

    并没有运转破天诀,宁川独自承受这些威压,额头青筋暴起,面色也逐渐变得通红,双腿更是在轻轻的颤抖着。

    “这样勉强,是不会有幸福的!”

    宁川的声音像是在喉咙挤出来的一样,眼眸的坚定如同万年冰石一样。

    “等你大权在握,修炼资源无数的时候,你便知道什么叫做幸福了,现在,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

    冷哼一声,拓跋苍依然是如此的强横,宁川闻言,心却是冷笑。

    对于权力,他们没有任何的追求,所谓的修炼资源,他更是不在乎,手握大帝武学的他,又有皇骨加身,这样的自身条件加他自己的努力,这世间根本没有能够阻挡他的进步。

    “是你逼我的!”

    闭眼眸,宁川深呼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以后,缓缓睁开了眼眸。

    当他再次睁开眼眸,在他的眼,已经多了一丝怨恨。

    “一个月后便是你大婚的日子,在这一个月之内,不许你踏出拓跋家族半步!”

    拓跋苍的声音在大厅之响起,没有任何商量的语气,他说完以后,重重的坐了下来,而宁川也不准备辩解什么,一甩大袍,转身便想要离开这里。

    “哐当!”

    可是,进来容易,想要离去,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周围那些长老大手一摆,门立刻便关了起来,断了宁川的去路!

    “你还想怎样?”

    转过头来,宁川将身的元力也调动了起来,他眼神灼灼的看着拓跋苍,声音冰冷如寒雪,没有一点人类应有的情感。

    强迫宁川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已经让他心极为不满了,这拓跋苍还要搞其他的花样,宁川是绝对不会忍受的!

    “三天之后,北域的各大势力,全都会来恭喜我,那时候,你最好脸带着笑容,不然的话,有你好看!”

    宁川的情绪,在拓跋苍的眼,的确是可有可有可无的存在,他看着宁川,淡淡的开口。

    “休想!”

    想都没想,宁川便拒绝了拓跋苍。

    如今“卖身”于拓跋家族,已经是非他所愿,还要他面带微笑,这跟卖了他,还要他帮人数钱有什么区别。

    “哗啦!”

    宁川的话音刚落,一股强风凭空而来,直接将宁川掀翻,撞在大门之,而后跌落在地,让宁川心一阵血气翻腾。

    “你居然敢动手?”

    咬紧牙关,宁川的声音回荡于大厅之,于此同时,他身的战意也在快速的攀升着,破天诀也在自行运转着。

    如今的破天诀,对于外界的情况,仿佛有着一定的感知力,在某种情况之下,甚至不需要宁川调动,便会自行运转起来。

    “轰!”

    破天诀一出,整个大厅都为之嗡鸣了一声,宁川身的气势变得凌厉,让他们都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他们眼更多的是惊讶,并没有恐惧,宁川像是小白鼠一样,被他们看在眼内。

    如此凌厉的气息,让他们觉得宁川的潜力更加大了几分,而那明心长老的面色,则是更加阴沉。

    宁川越是强大,越是不能让他成为拓跋苍的女婿,不然的话,他根本没有办法和拓跋苍争锋了!

    “家主,你没有看错人,如此资质,定然能够保佑我们拓跋家族的基业,千年之内不受影响!”

    一个长老的声音响起来,其他的长老也纷纷附和,宁川已经用他的实力来让这些长老彻底相信和满意。

    “哈哈哈”

    听到这些长老如是说,拓跋苍更是高兴得大笑了起来,刚才那凌厉的模样也一扫而空,打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宁川扶起来,声音悠长:“川啊,这么多的长老在照看着你,只要你听话,娶了月儿,往后这北域,定然有你的一席之地的!”

    对于北域,宁川是一丁点都不稀罕,咬了咬牙,将破天诀给按捺了下去,心情也随之平静了下来:“我始终是那一句话,你可以得到我的人,但是却不能得到我的心,至于你所说的,我会做到的!”

    三番四次的想要和平解决,可是拓跋苍却自视甚高,仿佛随意揉捏宁川性命一样,不把宁川的话语放在心,既然这样,那也别怪宁川心狠手辣!

    他已经决定了,现在先假装迎合拓跋苍,等到结婚的当天,他便逃婚,让拓跋苍颜面扫地。

    想要在宁川身占便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宁川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在南岭如此,在北域也是如此,无论在哪里都是如此!

    “呵呵呵你想通了好,感情这事嘛,还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宁川一松口,拓跋苍脸的笑容便更加亲切,甚至让人把椅子搬了来。

    只是,宁川面对如此虚伪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耐心去应对,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没有了人渣的气味,外面的空气都清新几分。

    “拓跋家族,哼!”

    在心冷哼一声,宁川直接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路,宁川对于和他打招呼的人都没有理会。

    他现在心情不好,甚至想杀几个人来泄一下愤,又怎么可能理会这些人。

    “公”

    路,宁川也碰到了小昭,小昭张开口,看到宁川苦口苦面,刚想要和宁川打招呼,话到了嘴边,始终是没有办法叫出来,硬生生被憋了回去。

    回到房间以后,宁川紧握着拳头,一拳将刚换好不久的桌子轰碎,闷闷的坐了下来。

    “想不到我宁川天不怕地不怕,今日竟然会被人逼婚,还要娶恐龙,实在是可笑!”

    以前宁川走南闯北,遇见的葩事情不多但是也不少了,但是眼下被逼婚,他却是头一回。

    想着想着,宁川不由得把整件事情怪罪给大黑狗,好选不选,偏偏给他选了这么一个地方。

    “阿秋”

    远在天边的大黑狗,此时却仿佛心有感应一样,重重打了一个喷嚏,抖了抖身子,自然自语的说道:“看来还是老了啊,天气一凉,都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