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月夜下的偷袭

作品:《盖世武神

    “嗤啦嗤啦”

    虚空一阵扭曲,紧接着,在拓跋月儿的身边,虚空逐渐裂开,拓跋苍的身影逐渐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段时间不见,拓跋苍似乎苍老了几分,想来应该是为了宁川的事情而烦心,可惜,宁川并不会因为如此,而有丝毫的怜悯。

    当初宁川不愿意,他已经和拓跋苍一五一十说清楚了,只是拓跋苍一意孤行,总认为没有人敢忤逆他,没有办法之下,宁川才出此下策的。

    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想来便是说拓跋苍这种人了。

    “爹爹,你怎么来了!”

    拓跋月儿一把拉住了拓跋苍的手,嗲声嗲气的说道。

    这声音,和刚才在这里对峙的声音,简直是天渊之别,不单单是宁川,店铺外很多人听到这声音,都忍不住想要呕吐。

    只是,拓跋苍在这里,他们并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强行忍受着,继续观看事情的发展。

    不过,眼看着拓跋月儿和姜天师要打起来了,却被拓跋苍打扰了,这的确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情,不然的话,他们也可以一饱眼福。

    “哼,你还好意思说!”

    拓跋苍冷哼一声,没有在多说什么,微微躬了躬身,客气的对眼前的姜天师说道:“小女不懂事,给姜天师添麻烦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至于店铺损失的财务,他日我再让人送回来!”

    拓跋苍可不是拓跋月儿这种愣头青,自然知道眼前的姜天师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得罪的,客客气气的道歉,倒是让他身边的女儿,感到十分不满意。

    姜天师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脸带着几分笑意,淡淡的回应着:“月儿姑娘天资聪颖,又年轻气盛,不怪,我不怪她!”

    “两个家伙,真是虚伪啊!”

    宁川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交谈,在心暗自腹诽。

    在这么近的距离,宁川能够感受到姜天师的内心有多么愤怒,如果对方不是拓跋月儿,恐怕姜天师早已经将他撕了!

    至于拓跋苍,那更加不用说了,宁川来到北域,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虚伪的一个人,非拓跋苍莫属。

    “那没什么事情的话,老夫带着小女先走了,他日定然登门赔罪!”

    “拓跋家族慢走,不送!”

    两人寒暄了几句以后,拓跋苍也没有多留,带着拓跋月儿离开了这里,在离开的时候,拓跋苍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宁川这边,真真切切吓了宁川一跳。

    “今日关门休息一天,恕不接客了,各位!”

    等到拓跋苍走了以后,姜天师看了一样半空那个大窟窿,无奈的说道。

    而宁川也没有办法,只能将选好的玉石放了回去,离开了店铺。

    回到客栈,早已经忍不住的钱不存,立刻便问道:“川哥,那月儿公主对你痴心一片,感人肺腑,要不你从了她吧?这样还能当个拓跋家族的姑爷,我也跟着你享福啊?”

    “去你的!”

    宁川一拳锤在钱不存的胸膛,笑骂着说道:“我看你的身板子挺硬的,说不定能够满足她,还是大叔,征服这种女人是最容易的,要不你去?”

    “哈哈哈川哥,我可没有你那本事!”

    两人打闹了好一会儿,宁川躺在了床,认真的说道:“我总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对劲!”

    想起拓跋苍走的时候那个眼神,宁川感到心一阵不安,但是如果说拓跋苍发现了他,那个时候拓跋苍应该叫了才是,为什么他选择离去?难道是因为拓跋月儿?

    将心的想法告诉了钱不存,钱不存倒是十分大方的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放心吧,拓跋苍穹这么恨你,如果发现了你,肯定是第一时间砍你的,他没砍你,证明他没有发现!”

    “这么听去,倒是有一点道理!”

    点了点头,宁川也没有考虑这么多,两人在房间,缓缓开始了修炼。

    修炼的时间特别快过,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夜晚,钱不存沉睡了过去,宁川却是变得精神了起来,无心睡眠,只有靠在窗台,看着窗外的夜色。

    夜晚的石城很安静,像是一个睡着了的孩子一样,十分安详,但是一觉醒来以后的石城,却是热热闹闹。

    凉风吹过,北域的夜晚有些寒冷,想来用不了多久,这里便会下雪了,而夜空,却是十分的明媚,挂着点点星光,更是让人沉醉在其。

    “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这样的情景,还需要多久啊!”

    想起当初在流云城发生的一切,宁川心便甚是想念,以往发生的一切,在他的记忆,都是极好的回忆。

    此前,坦森说风雪衣在北域之,可是宁川多方打听,根本没有人听说过风雪衣这个名字。

    还有,宁川想要知道坦森的村子在哪里,帮助他父亲疗伤,也没有找到任何的消息。

    愣愣的看着半空的明月,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白纱的人影,在明月旁边翩翩起舞,轻而易举的牵动着宁川的心神,她转过头来,轻轻一笑,却是风雪衣的模样!

    “雪衣!”

    宁川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伸出手去一抓,半空的人影却是缓缓消失,很快便无影无踪。

    “幻觉么?”

    宁川轻叹了一口气,想来是自己对风雪衣太过思念,才会产生幻觉。

    “怀梦,你还好么?”

    宁川不是一个三心两意的人,想到风雪衣,他却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官怀梦,一个弱女子,为了追寻自己,毅然放弃了自己的家族,误入佛门,如今却被佛门镇压。

    是宁川对不起他,宁川在很久以前,便在心发誓,无论如何,他也要从佛门将官怀梦救回来,即便掀了整个佛门也在所不辞。

    寂寞的夜晚是最适合想事情的,这一晚,宁川思考了很多问题,很多现在他需要迫切去解决的问题,却因为没有任何办法,而不得不停止下来去做任何事情。

    他总觉得,在每个人的身后,似乎有着一股力量,在推动着他们前进,甚至连宁川身所经受的挫折,都是因为那一股力量的安排。

    难道那是所谓的命运么?

    宁川不愿意接受命运,修者修炼,凝聚天地元力,为的不是破天而去,证道成神么?

    如果一切都是有着命运的安排,那么是否成神也是命运安排的?命运是否神还要强?

    这些问题,细细思索起来,让宁川感到惊恐,他不敢继续思考下去,也不知道如何去思考,唯一能够做的,是脚踏实地的修炼,得到他有一天,真的证道成神了,这些问题或者能迎刃而解了。

    摇了摇头,宁川将脑海乱七糟的想法甩去,看着不远处呼呼大睡的钱不存,宁川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低声说道:“这种乐天派其实也不错,可以无忧无虑!”

    “嗖!”

    宁川的话音刚落下,一道细小的破空之声自远方传来,原本十分放松的宁川,瞬间便紧张了起来,他想都没想,一招手便将窗口光好,整个人倒退了出去。

    “笃!”

    一声声音钉在强,之间一枚五寸长钉正在黑夜散发着寒光,显然,这是有人要暗算宁川!

    “有古怪!”

    看着依然在沉睡的钱不存,宁川在心暗自说了一句。

    修者的警惕性是十分高的,只要有人或者攻击,进入其攻击范围之内,便会惊醒。

    刚才的攻击,虽然算不猛烈,但是钱不存却没有醒来,这其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嗖!嗖!嗖!”

    又是三道破空之声传来,银针再次破窗而入,只是宁川眼疾手快,轻松的避开,没有让这些银针伤到他而已。

    “还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不成?”

    冷哼一声,宁川破窗而出,果不其然,在月色的照耀之下,一道黑影正在不远处看着他,想都没想,宁川便跟了去。

    至于钱不存,对方有办法将钱不存弄晕了,显然是不想让他知道,自然不会伤害他的性命。

    “嗖嗖嗖!”

    一手银针向着宁川呼啸而来,只是这一次的银针,速度更加之快,寒光也更加灵力!

    丢完一手银针以后,那黑银头也不回,向着城外的方向飞了出去!

    “想走?”

    宁川冷哼一声,直接在身扯下一块碎步,面对银针的攻击,不退不让,连连甩动着手的碎布,将那些银针全都裹在碎布之,然后向着那黑衣人,全数返还了过去!

    对于银针,黑衣人十分灵敏,在一转身,手一张开,那些银针便全数被他收好。

    身影不停,他在虚空连连跳跃,身轻如燕,宁川的罗烟步也不遑多让,宁川在全力追击的情况之下,也不能追他。

    两人都是强者的强者,不多时,他们便出现在城外的百里之外,而那黑衣人也在虚空停了下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两人在月色的照耀之下,两两对视,宁川声音冰冷,杀意也逐渐在黑夜释放了出来。

    本想享受一个平静的夜晚,却还是被人打扰了,这种心情是很郁闷的,宁川心底已经有几分怒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