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只能选一个

作品:《盖世武神

    “晚辈绝不多言半句,否则愿意让天道誓言斩杀,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宁川想都没想便立下了天道誓言,一是因为立下天道誓言能够让余沧海放心,二则是因为宁川觉得立下也没有什么所谓,毕竟宝藏这东西,他可不会跟其他人分享,说不定以后他缺宝物了,还可以下来问余沧海要几件。

    “唔走吧!”

    宁川如此干脆,倒是有些出乎余沧海的意料,沉吟一声,转身继续向着黑暗走去。

    他的声音缓缓在黑暗响起,而他的眼眸,却仿佛陷入了回忆:“青湖底下的宝藏已经有了无数岁月了,知道这里有宝藏的人,大多都被葬在了青湖底下!”

    “曾经这里也发生过争夺么?”

    宁川更加不解,一般来说,争夺宝藏都会发生大战,强者对于天地的毁灭程度是极为恐怖的,如果青湖城发生过战斗,应该是一片废墟,又怎么有可能形成青湖这么美丽的景色呢?

    “唉”

    长叹一声,余沧海的声音充满了悲伤:“当年的大战,可不是争夺这么简单!”

    说完这一句,余沧海便闭口不言,而宁川也不追问,静静的跟在身后。

    大约走了一刻钟,余沧海的脚步停了下来,前方也出现了一个洞口,转过神来,余沧海看着宁川,意思不言而喻!

    走前去,宁川环视了一下四周,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里依然是一片黑暗,不过修者的眼睛极为敏锐,对宁川来说,算不什么。

    而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像是悬崖边一般,脚下深不见底,而头顶之,同样是高不见顶。

    在墙壁之,有着一个个洞穴,不知道从哪里通过来的,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嗯?”

    在仔细观察着这一片黑暗的时候,宁川的目光突然停住了,因为在他头顶之,大约四五公里处,仿佛悬挂着一个长方体,宛如棺椁,因为距离太远,宁川并没有办法看清楚,只能看到大概轮廓!

    “嗡!”

    一丝元力融入眼眸,宁川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方却传来了一阵颤声,宁川的眼眸瞬间便感到一阵疼痛,闷哼一声,连连后退了几步,眼睛也连忙闭了起来。

    “你疯了!?”

    余沧海的声音传来,他两手快速结印,打入虚空,缓缓平息着那震荡之声。

    睁开眼眸,宁川的眼角已经染了一点鲜血,深呼吸一口气,宁川心一阵后怕。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是他看清楚了,头顶悬挂着的,的确是一口棺椁,只是让宁川觉得怪的是,那棺椁还是环生木所制的棺椁也说宁川储物戒指所拥有的那一口紫色棺椁。

    “那是什么!?”

    擦掉眼角的鲜血,宁川平静下来,好的问道。

    只是这一次,余沧海并没有为宁川解释,语气也低沉了许多:“再有下次,天神都救不了你!”

    虽然余沧海没有解释,但是宁川心已经有了几分揣测。

    当初在禁地得到紫色棺椁,他便知道,环生木来自天外,许多大帝级别的人,证道成神失败以后,都想要用环生木来承载其躯体,流放宇宙,等待重生。

    这也说明,半空的棺椁,即便不是大帝级别的人物,也差不了哪里去。

    “这墙壁的洞穴,每一个都拥有着一个宝物,能够得到什么,全凭你自己的造化!”

    指着远方的墙壁,余沧海沉声的说道。

    经过刚才的事情,他已经有些后悔将宁川带来这里了,现在他只想宁川赶紧将东西挑完,然后离开这里,达到他的目的以后,将宁川送走!

    宁川和余沧海在湖底之下探寻着宝藏,但是地面之的青湖城,却是另外一番情景。

    昨日宁川一曲笛声,让许多人在青湖边进入了修炼状态,名声大噪,所以清晨一大早,宁川所住的客栈,便围满了人,所有人都希望宁川能够继续在青湖边,继续吹奏。

    而不知道情况的吕孤浪,则是拍着胸膛保证,宁川会继续为人民服务,并且每人收了五万元晶,盘满钵满。

    不成想,在宁川的房间,却没有找到宁川,但是钱财到手,却有不想退回去,于是便想要偷偷离去,不成想,被人发现。

    如今整个青湖城的大半修者,都在追着吕孤浪打,简直是过街老鼠一般

    “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以后我来接你!”

    余沧海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余沧海从怀掏出了一颗水晶,为黑暗的两人带来了光明:“这水晶内蕴含的光能,只能维持三天,你看着时间!”

    将水晶交到宁川的手以后,余沧海便转身离开了洞穴,很快便消失在黑暗。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洞穴,宁川脸带着笑容,满心欢喜:“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了!”

    声音回响在黑暗,久久不绝,当平息下来,余沧海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只能选一个洞穴进去,只能选一样宝物,决定了,不能更改!”

    “真小气!”

    宁川撇了撇嘴,不满的嘟哝着。

    不过,宁川也明白,宝物这种东西,并不是说越多越好的,毕竟有时候寻宝这种东西,大多数都是看缘分的。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也没有将余沧海的话放在心,手握水晶球,纵身一跃,直接向着下方深不见底的悬崖跳了下去。

    “啊啊啊”

    一路下落,速度越来越快,宁川的声音继续在黑暗回响,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宁川才感觉到下方有着一层白花花的东西。

    收起叫声,宁川认真了起来,将元力施展开来,缓缓落了下去。

    三两个呼吸以后,宁川眼前白花花的东西便越发的清楚,而宁川的心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不因为别的,因为底下白花花的一片,全是骸骨,而且多数是人类的骸骨!

    “咕噜”

    宁川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之多的骸骨了,但是如今再次见到,却依然禁不住在心打颤!

    美丽的青湖底下,竟然埋葬着如此多的骸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宁川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咔咔咔”

    落下来,宁川脚踩万千枯骨,发出阵阵清脆的声音,在黑暗显得毛骨悚然,在心倒抽一口凉气以后,宁川缓缓将那发光的水晶拿了出来。

    作为修者,宁川的确能够在黑暗看到这里的一切,但是不可否认,宁川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凡人,只要是凡人,那有一定的弱点,例如眼下,面对黑暗和白骨,宁川觉得只有手的发光水晶,能够给予他足够的安全感。

    以水晶照明,宁川蹲下来,将一块头骨拿了起来,细细打量着,发现这头骨之内,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

    这气息虽然微弱,但是却能让宁川感受到,以往的他是有多强大。

    放下来,宁川闭眼眸感受着刚才那一丝气息,良久才睁开眼眸,轻叹一声,悠悠说道:“难怪余沧海说,知道这宝藏的人,全都死在了这里,这么多的人,当初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水晶照亮着宁川方圆百米,目之所及,全是骸骨,如此情景,说是人间炼狱也并不过分。

    不过,宁川觉得有一点怪,这么多的骸骨,在这深渊之下,竟然没有让他感觉到死气。

    一般来说,这些为了宝物而死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怨气,可是无论是这里,还是青湖之,宁川都没有任何感觉。

    “难道是因为历史太过久远,这些怨气都消散了么?”

    宁川脑海给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不过很快他便将这些问题抛于脑后。

    他来这里是寻宝的,对于其他事情不感兴趣,如果有机会,或许他会好好研究一番,但是现在他只有三天的时间。

    念及至此,宁川不再多想,于是便开始向着旁边的悬崖峭壁走了过去,借着灯光,宁川还能看到地插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无一不是稀有材料锻造而成。

    只可惜,这些武器经过时间的侵蚀,早已经没有了其威严骇人的模样,如果不是宁川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堆废铜烂铁而已。

    很快,宁川变来到了墙壁之下,一手拿着水晶,另一手则是抬了起来,放在了墙壁之。

    “轰!”

    在接触墙壁的时候,宁川感觉仿佛到被什么触碰了一下,直冲他的心脏,不过,这种感觉一下便消失了,而宁川也在这种感觉之下,缓缓松开了手。

    “错觉?不是错觉!”

    宁川皱着眉头轻喃了一句,再次将手贴在墙壁之,只是这一次,宁川再也没有感受到丝毫变化,除了手的石头有几分冰凉之外

    余沧海让他来这里寻宝,但是并没有说这里有没有危险,这一点宁川必须小心,不然的话,死在这里那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能够从一个小修者,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宁川靠的并不是运气,除了自身的实力,还有他本身的警觉!

    闭眼眸,宁川顺着手,将一丝元力深入了墙壁之,想要查探一番,这密密麻麻的洞穴里,都有些什么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