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找不到

作品:《盖世武神

    姜女收起身的气势,宁川也从斗战圣猿的状态恢复过来。

    强大的身躯早已经将他身的衣服撕裂,浑身的他,连忙从储物戒指拿出衣服穿好。

    他和姜女虽然亲密无间,但是这种事情,宁川却接受不了。

    “切,有什么我是没有见过的,还害羞!”

    姜女转过身来,轻声说了一句,虽然她嘴里是这么说的,但是脸已经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一般了。

    “呼呼呼”

    穿好衣服,喘息声随之传来,宁川和姜女同时看着声音所在的方向,却发现那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接下了姜女鬼斧神功的那个黑衣人头领。

    只是,他现在的模样十分骇人,身的衣服碎裂着,但是撸出来的,却是开裂的伤口,鲜血正从其涌出来,而他的手臂,则是断了一截,掉落在另一边。

    “居然还没死?”

    看到她,姜女惊叹的叫了一声,不过当她看到掉落在一旁的断臂之后,她便明白了。

    如果那一斧头没有被他避开,那么足足可以把他劈成两半,断了一臂,只能说他的实力没有姜女想象那么羸弱。

    “咳咳咳”

    连咳了好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黑衣人缓缓抬起另一只手,将脸的面纱脱了下来,而宁川和姜女也终于能够看到了他的容貌。

    这个人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年人,在凌家的时候,他见过这个人,而且在凌家的地位还不低下,名为凌冲!

    也是说,此前宁川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凌家凌冲,我说得没错吧?什么时候你成为了拓跋家族的人了?”

    冷笑一声,宁川来到了凌冲的面前,蹲下来看着眼前吐血不止的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仿佛没有听到宁川的话一般,凌冲无力的转头,看着周围的一切,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想不到,他今天竟然要殒命于此,不单单是他小看了宁川的实力,是整个凌家都小看了宁川。

    此时,他甚至觉得家主的做法出现了错误,对宁川这样的人,只能交好,不能交恶,不然的话,得罪的便是一头野兽。

    “不错,我们是凌家的人,要杀便杀吧,栽在你手,我无话可说!”

    一段话,不过几十字,却仿佛用尽了凌冲所有的力气,说完以后,他的面色更加苍白了,仿佛随时都会撒手人寰一般。

    “刷!”

    凌冲本来是必死之人,姜女一听到这话,再次将鬼指甲施展了出来,抵在了他的脖颈之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以为自己有什么资格活下来不成?”

    “别”

    眼看着姜女的鬼指甲便要刺穿凌冲的喉咙,宁川连忙阻止,姜女疑惑的看了一眼宁川以后,知道宁川有他的打算,也没有多说什么,缓缓的将指甲收了起来。

    “不杀我,想要把我留在这荒漠慢慢死去么?”

    自以为很了解宁川,凌冲嗤笑着。

    的确,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活下来,宁川不杀他,目的只有一个,那是让他在黄沙之,慢慢死去,独自一人感受鲜血流干的感觉。

    宁川闻言,哈哈大笑一声,从储物戒指拿出了一枚四品丹药,递到凌冲的眼前:“不,我非但不杀你,我还要救你,怎么可以让你这样死去?”

    “你要救我?”

    一开始的时候,凌冲还有几分疑惑,但是他很快便想到了宁川的目的,苍白的脸突然红润了起来,情绪也变得激动了起来:“要杀便杀,何须如此来侮辱我?”

    他知道,宁川之所以救他,是想让他回凌家报信,并且,让他苟且偷生一辈子!

    或者这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既可以让凌家知道,宁川已经彻底和他们翻脸,也可以让凌冲活下来,但是正如凌冲所说,这对于他的确是一种侮辱。

    与其如此苟活一生,度过漫长的几百年,倒不如现在给他一刀,让他死去。

    “我怎么侮辱你了?你来杀我,而我还让你活下来,难道这不是我的仁慈么?”

    宁川笑着,但是这笑容却让人毛骨悚然。

    你不仁,我不义,凌家一次二次来挑衅宁川,宁川已经无法继续忍受下去,现在,也是时候告诉凌家,他不是他们眼可以随意揉捏的蝼蚁了。

    “你两个魔鬼!你个狗娘养的,你不得好死!“

    凌冲已经没有了理智,他破口大骂,企图激怒宁川,让宁川对他下杀手,只可惜,这样的话语,宁川根本不会放在心。

    趁着他说话的时候,宁川手一抖,直接将手的灵药丢入了凌冲的口。

    第一时间凌冲便想要吐出来,只可惜丹药入口即化,很快便顺着他的喉咙,流入了他的五脏六腑之间了。

    原本虚弱的身体,此时逐渐恢复了力量,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正在他的经脉之间游走,他知道,现在这种状态,想要死亡已经是不可能,除非他自杀。

    “如果你不想活下去的话,你可以选择自爆!”

    宁川善意的提醒着,顿了一下又说道:“当然了,不想死的话,麻烦你回凌家带个信,告诉你们家主,他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会回去跟他算的!”

    “呜呜呜”

    说完,宁川便不再理会凌冲,和姜女二人继续在黄沙前进着,只留下凌冲一人倒在黄沙嚎啕大哭。

    宁川说得对,如果他不想回凌家,等到丹药彻底被身体吸收,他可以自杀,但是,世间之下,又有哪一个人愿意轻而易举的舍弃自己的性命呢?

    只是,凌冲现在是真的没有任何颜面回到凌家啊!

    走出很远很远,凌冲的叫声也彻底消失,姜女时不时回头看一眼,不由得问道:“你给了丹药他,他真的会回凌家么?”

    宁川没有回头,因为他信心十足,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放心吧,他一定会的。”

    他见过的,接触过的人太多了,当他看着凌冲眼眸的时候,他心便有答案了。

    三天以后,宁川两人已经走出了很远的地方,而凌冲在这段时间也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站在黄沙之,经过三天的思考以后,心已经有了决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向着凌家的方向返回。

    他无颜面对凌家,却也舍不得自杀,如此回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家族,也算是他为家族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而另一边,经过三天的探索,宁川依然没有发现,他们已经到达了最西端,这里除了入目的黄沙之外,空无一人,如同死地,根本没有吕孤浪口所说的藏村。

    “会不会是吕孤浪耍我们的,根本没有这么一个村子!”

    好几天枯燥的寻找,让姜女逐渐丧失了耐性,这天,夕阳西下,两人停下来,姜女呢喃的吐槽着。

    摇了摇头,宁川随之开口:“不会的,吕前辈平常虽然爱贪小便宜,又爱吹牛,在正事,他不会这么做的,况且再来之前,他也说过,这个藏村并不是那么容易寻找的!”

    “难不成我们这样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这里四处乱撞么?”

    方圆千公里都让他们搜索了好几次,不说掘地三尺,但是也掘地两尺了,姜女这么说,语气虽然是重了一点,但是说的也是实情。

    “再等几天,再等几天”

    不愿意此放弃,宁川只能如此来安抚姜女。

    姜女不同宁川,她的修为是传承得来的,在境界会宁川差很多,所以容易浮躁,如果她经历过宁川的经历,那么她不会被眼前的黄沙影响心境了。

    夜色很快降临了下来,这一晚,两人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找了一个地方停息下来,也算是让姜女调整一下自身情绪。

    圆月高照,夜晚的西域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虫鸣兽吼,只是偶尔有凉风吹过,带起地的风沙。

    姜女在盘腿修炼,宁川没有打扰她,静静的看着半空的圆月,不知所想。

    “刷刷刷”

    突然之间,一道声音打破了荒漠的宁川,宁川立刻便变得警觉了起来,神识快速的蔓延出去,搜索着方圆二十里地的情景。

    只是,神识没有搜索到任何气息,而那怪的声音也没有再响起。

    没有放松,足足一刻钟的时间,宁川才逐渐将神识收回来,晃了晃头,自顾自的说道:“难道是因为我精神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

    这一夜,那声音没有再响起,而宁川也没有继续探求,只当那声音是幻觉。

    第二天,姜女从修炼状态苏醒过来,经过一晚的修炼,姜女的心境也逐渐恢复了过来,看着眼前的黄沙,心虽然还有几分无奈,但是也知道,必须陪着宁川,继续搜寻着藏村的下落。

    “走吧!”

    深呼吸一口气,姜女一马当先走了出去,宁川笑了笑,不多说什么,继续前行。

    姜女有时候像一个姐姐,对宁川十分呵护,像之前的战斗那样,但是有时候又像极了朋友,喜欢的事情一起分享,不喜欢的事情,吐槽两句,却还是会陪着宁川,一起前行。

    得此朋友,宁川衷心觉得那是他的幸运,所以在他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帮助姜女寻找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