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讨面

作品:《盖世武神

    鬼市的阴风,将洛家和三大家族的人,搅在其,然后远远地丢出去,至于宁川几人,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手机端

    洛天弘自然不愿意看着宁川在他眼皮底下溜走,于是乎,他便动用浑身元力,想要扎根在荒漠之。

    只可惜,这一片荒漠,乃是黑市的地盘,加鬼市主人的实力强大,洛天弘根本无法抵御。

    “啊!”

    头发和大袍被吹得猎猎作响,随着洛天弘一声大叫,他便被狂妃卷了出去,最后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荒漠之。

    “嘶”

    周围的修者不由得暗自惊叹,这便是鬼市的手段,不见其人,便已经将无数灵虚境的强者击退。

    这样的实力,试问整个南岭又有谁敢动鬼市?又有什么不敢和天空之城的洛家作对?

    解决完洛家和三大家族的人以后,鬼衣卫来到宁川面前,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哼!”

    冷哼一声,宁川并未多说,率先跳入了黑洞之,其余三人也跟着宁川跳了下去,最后才是鬼衣卫!

    当他们都跳入黑洞,荒漠的天空恢复了以往的光彩,三大家族和宁川都消失不见,那些修者也不再停留,很快便散去了。

    再次来到鬼市,宁川心百感交集,当初是天宇师兄带他来寻找风雪衣的消息的,如今风雪衣的消息他有了,天宇却是被放逐了!

    天家被放逐的事情,宁川是不会此罢休的,这笔账,也要和洛家一同算!

    “诸位跟我来!”

    鬼衣卫在前方带路,宁川四人不急不慢地跟在后方,在鬼市的街道,那些人都定定地看着宁川,那眼神十分渗人,更让宁川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听我的!”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宁川神念传音,告诉三人,毕竟他们在鬼市,还是需要一定的尊重的。

    走了一刻钟,依然还没有到,前方的鬼衣卫也不和宁川说话,这样走着,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半熟人!

    “华护法!”

    鬼衣卫停了下来,半躬身问候,那华护法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把宁川交给我吧,我带给主人好了!”

    “可是”

    那鬼衣卫自然是不愿意,毕竟宁川是主人点名要的人,如果出现什么差池,他的性命可不保了。

    只是他还没有说完,华护法便冷声打断了鬼衣卫:“怎么?我说的话不好使了?”

    华护法在这鬼市,自然也有着一定的地位,至少,这些鬼衣卫高不少。

    所谓官高一级压死人,那鬼衣卫见华护法如此强硬,想了想,还是将宁川交到了华护法的手,转身离去。

    “你们四个,跟我来!”

    看了一眼几人,华护法便向前走去,只是,他并没有带宁川去鬼市主人那里,而是把他们带到了华护法的府。

    二话不说,华护法将整个城府都用元力封锁,这才转过身来对宁川说道:“你不要命了么?竟然真的敢来?”

    “你们主子将我亲人给掳过来了,我能不来么?”

    宁川反问,静静地看着他。

    对于华护法,宁川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当初他们做的交易有一些不愉快,但是相华护法的主人,他算是好的了。

    现在华护法如临大敌的模样,无不给宁川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他们这一次进入鬼市,恐怕是凶多吉少。

    “你们主人找我来有什么事?”

    不管怎么说,风传古始终是要救的,没有理会华护法的着急,宁川想要从他的口,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唉”

    华护法闻言,轻叹一声,悠悠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一次我们的事情被主人知道以后,我的地位便下降了许多,如今在鬼市,也不过是一个虚有其衔的护法罢了!”

    “那你还将我拉来这里?把我交给你主人,或者你能重新开始呢?”

    对华护法的遭遇,宁川有点愧疚,为了掩饰,他半开玩笑地调侃着。

    “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无疑我会重新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华护法不置可否,他说着,突然抬起头看着宁川,正色地说道:“可是你对我有恩,你救了我妻子,如果我这样做,我和禽兽又有什么分别?”

    “我开始喜欢你了!”

    听了华护法的话,在宁川身边的坦森沉声说道。

    鬼市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他自然清楚,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还能找到一个不愿意背信弃义的人,实在是可贵。

    “听我一句劝,现在我带你离开,不然的话,没有机会了!”

    华护法苦苦相劝,虽然他不知道主人要宁川做什么,但是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过,来都来了,宁川是绝不可能离去的,再说了,华护法冒着危险将他带来这里,如果真的离开了,他定然会丢了小命,这是陷他于不义。

    这样的事情,宁川又怎么会做?

    “给你一个机会,带我去见他,这样,你可以重新得宠,我也可以救人!”

    笑了笑,宁川淡淡地说道,华护法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宁川打断了:“你的心意,我领了,有你这个朋友,是我的福气!”

    “唉”

    华护法长叹一声,言语见仿佛苍老了十岁,摇了摇头,拍了拍宁川肩膀,轻声说道:“你好自为之,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宁川的声音,依然平淡,仿佛有备而来,事实,他根本没有任何计划,这么说,也不过是让华护法安心一点罢了!

    离开华护法府邸,再次走在鬼市的街道,很快,宁川便发现了变化。

    方才,鬼衣卫带领他们的时候,那些鬼市的修者,看着他们,不敢说什么,如今华护法带着他们,却是开始低声议论,丝毫不将华护法看在眼内。

    正如华护法所说,他如今不过是虚有一个护法头衔而已,整个鬼市的人都知道他失势,对于他们的议论,华护法早已经习惯了。

    大约行走了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一件豪华的府邸前,毫无疑问,这里便是那人的老巢。

    在门前,十个鬼衣卫在守着,眼眸如同野兽一般,警觉而富有侵略性,这样的人,一看便知道不是三大家族守门的那些修者能拟的。

    “开门!”

    华护法开口,声音低沉,那十个鬼衣卫却仿佛没有听到华护法的话一般,根本不予理睬。

    “我说,开门!”

    华护法咬了咬牙关,再次说道,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打了不少。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华护法啊!”

    那鬼衣卫装作才发现华护法的模样,言语全是讥讽,随后眼眸还落在了宁川身:“原来是和好朋友一起见主人啊,怎么?想要一起领死么?”

    他特意把好朋友这三个字说得大声一点,是为了挖苦华护法,毕竟当初华护法是为了帮助宁川,才会落得如今地步。

    现在,华护法在鬼市,早已相当于叛徒了。

    “哈哈哈”

    其余的鬼衣卫听到这话,也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些笑声,别说是落在华护法耳,是宁川听了,也十分不是滋味。

    “主人要见宁川,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打开门,耽搁了事情,你们负责得起么?”

    华护法心怒火升腾,甚至想要将眼前这几个人杀了,但是他不能,所以瞪着血红色的眼眸,强忍着心的怒火!

    “蹬!”

    那鬼衣卫闻言,冷哼一声,往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华护法,一字一顿地说道:“主人要的是我们鬼衣卫将宁川请回来,和你华护法有什么关系?半路把我们的人截了,你这是什么居心?”

    如果是以前,这些鬼衣卫又怎么敢如此跟华护法说话,只是可惜,失了势的华护法,如今连条狗都不如,甚至连条狗,都可以对他吠几声。

    摇了摇头,宁川走前去,将华护法拉回来,手起手落,一巴掌将那鬼衣卫抽飞了出去,甚至将他脸的黑纱都打飞了,露出他那满是疤痕,丑陋的脸。

    “你敢打我?”

    那鬼衣卫瞪着怨恨的眼眸,指着宁川冷声说道。

    在主人的门前,却被别人打了,这是何等的侮辱啊!

    “这么丑不要出来吓人了,快点把黑纱盖吧。”

    看都不看他一眼,宁川说完又嘟哝了一句:“早知道这么丑,我不打了,妈的,真的吓死人!”

    “你!”

    那鬼衣卫翻身而起,那怨恨的目光,恨不得将宁川给吃了,可惜宁川根本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在他眼不过是别人的走狗而已,主人让他咬谁咬谁,对他们,根本不需要尊重。

    “爽啊!”

    华护法看着这一幕,在心大声呼喊,宁川帮他做了他想做的事情,这一巴掌,让他在鬼市所受的屈辱,彻底释放了出来,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你什么你,还不给老子开门?不开门的话,老子立刻转身走,你以为,你们能留得住我?”

    这一次,轮到宁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了,同时宁川还动用了气势,将这鬼衣卫牢牢地压制住,在宁川的压迫之下,他甚至有一种想要下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