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网罗纵横,乱象之兆。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沈长临实在憋不住。

    指着楚少年哈哈大笑。

    “你你你啊哈哈哈哈哈报应!真是报应”

    ……报应?

    可去你丫的报应吧!

    爷干了什么要遭受到报应?

    面无表情的少年,阴气森森的甩了一道灵力罩在沈长临脑壳上。

    “身为爷的随从,爷都光了,你凭什么不光?”

    “嘎”

    欢腾不过三秒的沈大叔,那扎手的板寸头,也被烧了个精光,同样连跟毛都没留下。

    他僵硬的撸了把脑壳。

    一脸扭曲。

    “关,关我什么!”

    “报应。”

    “不是,我干什么了什么要遭报应?!”

    “看爷的笑话,不该遭报应?”

    “你”

    沈长临气结。

    这什么人啊,霸道成这样,活该被雷劈!

    啊不对,是被雷烧!

    瞥着沈长临那心塞极了的熊样儿,楚少年冷哼一声。

    扭头看向一边的拂兮,神情郁郁。

    “……”

    拂兮默了一下。

    楚少年瞅瞅他那黑的跟缎子似的齐腰长发,觉得自己的手指头有点儿蠢蠢欲动。

    最终,还是按捺住自己罪恶的爪子,撇撇嘴。

    小树精,给爷把头发整出来,跟原来一样。

    吱吱

    好

    小树精催生了她的发根。

    眼见的,被烧的光溜溜的头发又长了出来。

    当之前的银发,被现在的黑色取代后。

    往常那个明媚灿烂的张扬少年,此时多了一些妖异的魅惑在里面。

    明明是最为普通的黑发。

    但却比银发更显姝艳绝丽。

    拂兮的眸色怔了一怔。

    觉得黑发的他,要比银发的他,还要好看。

    伸手扒拉扒拉长出来的黑发。

    随着她扒拉头发的动作,黑发又被银色取代。

    灵符果然是个好东西啊,她感慨。

    这不,理发店都不用去了。

    沈长临瞅他一眼,撇撇嘴。

    “黑色挺好看的,干嘛非整成银色?”

    “爷喜欢。”

    横了沈长临一眼。

    她瞅向表情微妙的一禅大师,咧嘴一笑。

    “来,大师咱们继续。”

    重新拎了把椅子过来坐,她把之前作法用的桌子,也给拽过来。

    撑着下巴,看着一禅大师。

    “最先提的那个问题,关于符和咒是否分开的那个,大师怎么认为?”

    “这个问题”

    一禅转了转佛珠,沉吟了下。

    “东符咒,西梵咒,它都属于灵符,有一些灵符,道家与佛门都可以用,属于大众型,但有一些却不能。”

    “虽然符咒,皆是以符纸朱墨为皮咒语咒术为魂皮与魂融合,形成了符咒,再以灵力封存,或激发使用。”

    “只是,道派终究是道派,佛门终究是佛门,信仰不同,传承下来的修炼方法,与撰写不同,虽然都以灵气为基础,灵力为支撑,但都会有一定的弊端与禁制。”

    “老纳记得,先前有佛篆记载”

    “符箓在最初是分开的,但后来结合起来效果更好,才被合并在一起。”

    “在最初,符是道家的专用,咒是佛门的专用,只是两方都有弊端,不能更好的发挥,才将其组合成符咒,后又与各箓相互结合,发挥更大的作用,才成形成了符箓。”

    “但从根底来讲,符是符,咒是咒,箓是箓,几者相分相合,相合相分,全看各门各派,以及个人的使用方法罢了。”

    他抬眼看向楚少年。

    “所以小施主有这样的疑问分析,是正常的,不过,一般人不会去在意这一点,毕竟灵符有用即可,何须在意它的根里?小施主为什么会想到这方面?”

    “因为”

    她伸手挠了挠脸,转了转眼珠子。

    咧嘴一笑。

    “我想知道,符和咒能否分开,分开能到什么境界,组合起来又能到什么境界。”

    “之前拂兮有提到,大乘境可画鬼画兽,驱鬼御兽,我比较好奇,就画了一个出来,但它却不会动,拂兮说它没魂,所以我在找问题的症结。”

    一禅大师有些惊愕的瞪着楚少年。

    “你,你刚说什么?”

    “画兽呀”

    楚少年眨眨眼,拎出软乎乎的白泽,凑到一禅大师面前。

    “呐,就这个,灵气挺足的,看着也挺像回事儿的,可就是不会动,而先前在看到您念梵咒宁魂时,我有一个想法”

    “觉得,符和咒应该是分开的,灵符是符纸朱墨为皮,咒语咒术为魂,皮与魂融合在一起,就成了的。”

    “那么临空画符,比在符纸上画符高一级才对,为什么反而没了魂呢,这说不通啊,所以我想,应该跟咒语有关,因为在画它的时候,我没念任何咒语。”

    “活物跟死物是不一样的,灵符虽然有功效,但却不能自主动,需要施法着的咒语灵力操作”

    “您先前也说,符咒是符和咒的组合,有利有弊,所以我觉得它不会动,咒语才是关键,那么关于咒,您应该比较了解,所以”

    一禅大师张张嘴。

    不可思议的瞪着楚少年,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片刻后,他侧眼看向拂兮,眼里震色明显。

    “他,他道修?与佛有缘的道修?”

    这算什么修啊这?

    不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他天师?”

    “不是。”

    拂兮摇头。

    “他比较特殊,不是天师,眼下能临空画符。”

    哪怕是这样,一禅大师还是倒抽口凉气。

    临空画符?

    道修分四大境,大乘境天师级别,高级境法师级别,中级境真人级别,初级境道长级别。

    眼下拂兮能力不凡。

    但也才算是,初级境最高的道长级别,做不到临空画符的地步。

    可是这个少年。

    却已经抵达到,高级境的法师级别了!

    简直逆天!

    太逆天了!!

    对上一禅大师那不可思议的神情。

    楚少年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

    “有问题?”

    ……

    没问题才不对吧?

    一禅大师无奈的苦笑一声。

    “小施主的天赋真是极高,你的问题,老纳还真无法回答,毕竟这涉及的等级太高,老纳如今不过才后天境”

    “若是与拂兮道长同门派等级比,怕是都要要差上好几级,如何解释的了?”

    “唔”

    楚少年挠挠头,轻啧一声。

    这他妈就有点儿尴尬了。

    他是来解决问题的,可不是来搞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