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初踏界内,深海万里。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看!那是什么!?”

    拍照拍的欢腾的沈长临,蓦然睁大眼睛。

    指着前方百米外,突然出现的一只超级巨大,超级奇形怪状的海兽。

    他一脸懵。

    贴着结界朝外看。

    “这什么玩意儿?牛?蛇?大章鱼?大螳螂的组合体?啊,还有鳞片”

    拂兮跟楚少年,听到他这咋呼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这一看,确实跟沈长临形容的差不多。

    非常的巨大。

    整大只呈现沉疴的青苔色。

    上牛头,下蛇尾,身上无数触手,前端盘着一对儿类似于螳螂的大镰刀,全身覆盖着大片又厚重的鳞片,看上去很是怪异。

    它软趴趴的被锁在海底的巨石上,陷入沉睡。

    身下还有一个巨大的暗色魔法阵。

    之前那几张追踪符,与那根木柴,都悬浮在那海兽附近。

    更有意思的是

    有类似于魔法符轮的东西,陷进海兽的整条蛇尾里,一路延申而上。

    只是那符轮是灰色的。

    且。

    有灰绿色的血珠子,从蛇尾渗透出来,顺着那魔法符轮,朝上涌荡而去。

    楚少年眸光一闪。

    “到了。”

    拂兮跟沈长临一顿,瞬间了然。

    想来之前他说的血气,就是这东西了。

    蹲在那海兽面前,她拿出手机,拍了几张近照。

    侧头看向拂兮。

    “有瓶子吗?”

    拂兮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干净的小药剂瓶给他。

    她接过,取了一些兽血,封存起来。

    然后,开启手机录制。

    一路顺着那螺旋状,延申而上的灰色符轮朝上浮起。

    悬立在一处海沟面前。

    海沟之上是耶利嘉海湾入口。

    入口的一侧是海洋。

    另一侧是瑟里亚小镇,郊区外的一处低谷湖泊。

    湖泊附近建立着水塔。

    瑟里亚小镇的饮用水,都是从那里延申出去的。

    而这会儿。

    那灰色符轮,穿过海沟上那细小的缝隙,朝更深处延申。

    被符轮牵引着的灰绿色的兽血,也钻进那缝隙,消失不见。

    且。

    从下面涌上来的兽血,亦在持续往那缝隙里钻。

    “呃”

    因为楚少年在录制视频,所以这一路沈长临都没开口打扰。

    这会儿看他站在那里,盯着海沟不动了,才凑过去,奇怪的问。

    “你在看什么?”

    “符轮,兽血。”

    “符轮?兽血?哪儿的符轮兽血?我咋没看见?”

    他扭头四下瞅瞅,一脸奇怪。

    “没有啊”

    “嗯?”

    她眯了下眼。

    虚点着面前的符轮,跟里面浮动的兽血,朝着他跟拂兮看去。

    “看不见?”

    沈长临跟拂兮同时摇头。

    “唔,这样”

    她点着下巴,转了转眼珠子。

    若是这样,到是能解释的通,为什么那口会冒汽水的井,别人找不出原因了。

    因为等级不够,看不见啊。

    去哪儿排查原因?

    不过

    她的目光先在沈长临身上停留几秒,又转向了拂兮。

    沈长临的身体,由于先前被彻底改造过的原因,能看到了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鬼,精怪之类的。

    可能跟她的灵力有关,让他有了一定的天眼能力。

    哪怕如今还没进凝神期,也算是开了天眼。

    而拂兮是凝神期,本就开了天眼,亦有第三只眼在,一般东西是迷惑不了他的。

    可就算这样。

    这灰色的符轮,二人还是看不到。

    那这符轮的等级,可就有点儿高了。

    最低怕也要法师级别,甚至还要往上。

    毕竟,连齐老都没找出具体原因。

    而齐老的修为,她之前可没看透。

    想到这里。

    楚君顾脸上那晏晏的笑意,慢慢加深,变的趣味满满。

    “哎呀,一不小心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呢”

    “啊?”

    沈长临一脸懵。

    完全不明所以。

    这人是又看见啥了?

    从深海中出来,三人潜进低谷湖泊里。

    她领着二人,顺着那灰色符轮,一路找到那口井的底部入口。

    底部入口直通低谷湖泊。

    而眼下,那底部,有一个暗色,看上去很是繁杂与奇怪的魔法阵。

    而那魔法阵上方,相通一个黄色的七星芒魔法阵,它的七个星角,都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

    那盈盈闪动的宝石中,传递出非常浓郁的灵气。

    那红色灵气,与黄色的魔法阵相融后,转变成橙色。

    这便是

    那口会冒汽水的井,的前因后果。

    搞清这一切。

    三人坐在瑟里亚小镇的餐厅里。

    在等上餐的空当,她将这些东西给画了下来。

    非常清晰跟栩栩如生的跃然纸上。

    连魔法阵上的刻痕,与符轮上的符形,都给画的一清二楚。

    看的沈长临直咂舌。

    “这画工,这脑子,这记忆,厉害啊,大师!”

    斜了不正经的沈长临一眼。

    她把纸张封存,贴上拂兮画的封印符,递给沈长临。

    “送去班那里,给剑神快递打个电话,让人去那里揽件。”

    “好咧”

    沈长临接过档案袋,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不到五分钟,就窜了回来。

    正好食物刚上桌。

    他得意洋洋的看着楚少年,得瑟又显摆。

    “我快吧”

    “啧,真快呀沈叔叔。”

    楚少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挑起一叉意面咬在嘴里,慢悠悠的又加了句。

    “身为男人,您这速度,确实很快,五分钟都不需要呀,怎么能不快呢?”

    难得被这人夸。

    他嘿的一下就笑了。

    可是笑着笑着,就觉得这话,哪里不太对。

    “不是,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

    他皱起了眉头,一脸奇怪的瞅着面前这人。

    “你在骂我的吧?”

    这话反问完,他倏的反应过来。

    黑着脸,指着楚少年的鼻子,咬牙切齿。

    “你你你臭小子!你说谁快呢!!老子不快!很持久!非常持久!你要不要试试!!”

    “沈叔叔,你这大猪蹄子是不想要了?”

    眸光深深,凉嗖嗖的少年。

    瞥着那快戳到她鼻子上的手指头,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

    “可以啊,来跟爷试试你有多持久?选个姿势?来干?”

    慢条斯理吃着面的拂兮,听到这话顿了顿。

    抬头朝着楚少年看去,抿了抿嘴,慢慢道:

    “太老,不好咬。”

    “……”

    她嘴角一抽,表情微妙。

    俗话说的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古人诚不欺我啊!

    啧

    这人真真是学坏了。

    果然呀

    这世上就没有挖不倒的墙角,也没有带不歪的乖宝宝。

    而拂兮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