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初踏界内,萨麦尔山脉。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他的目光平静如水的,在威廉几人身上扫过后。

    慢慢的转移到这边。

    依次在仙姝泠,沈长临,拂兮身上划过。

    最终,把目光定在了楚少年身上。

    少年一身懒散。

    修长的双腿交叠,平压在草地上。

    双手相交,扣于脑后,闲闲的靠着大树。

    用一双黑泠泠的剔透眼眸,笑意晏晏的与他对望。

    身处无边无际的暗色山脉,却像坐在云端。

    用一种看热闹般,笑看众生的闲散慵懒,望着一切。

    那里面,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肆意纵情。

    与这里太过格格不入。

    却又不知为何,奇异的融入其中。

    那种说不出来的矛盾感。

    让牧师那双平静如水的淡金色眼眸,顿了一顿。

    “来这里做什么?”

    牧师这话,是看着楚少年说的。

    她眨眨眼,歪了歪头。

    “看好玩的呀”

    “萨麦尔山脉,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离开这里。”

    “唔,这怕不行,爷喜欢这里”

    她笑意不变,神情悠闲的让人牙疼。

    牧师的眉头皱了下。

    “这里不详之物太多,会死。”

    “没关系呀,死了之后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嘛”

    “……”

    牧师像是被他的话给噎到了一样。

    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终,他也没再废话。

    把十字大剑插回后背,翻开另一只手握着的圣经。

    手指在空中虚点,双唇也微微阖动。

    伴着他这动作。

    有淡金色的光芒在虚空中凝聚,逐渐的形成一扇门。

    当那门凝成后,他将其拉开。

    直接将这群不要命的,给扔了出去。

    但他只扔了威廉一伙人。

    楚少年这一伙,乃至仙姝泠,他竟然抓不到人。

    因为有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挡在他与他们面前。

    牧师眉心紧皱,声音不耐。

    “出去。”

    “不要”

    “……”

    牧师鬓角的青筋,控制不住的跳了跳。

    他半眯起眼,盯着几步外的少年。

    “我再说一遍,出去。”

    “不要”

    “……”

    他吸口气,抓住面前的淡金色门框,朝着那几个人砸去。

    大有,不信砸不出去你的意味。

    可是

    那淡金色的门框,砸到那看不见的屏障后,竟然深陷了下去不说,还反弹了回来。

    嗖的一下,速度翻倍加快的,朝他身上罩过来。

    ??

    他下意识的闪身避开。

    可冷不丁的左脚绊右脚,吧唧一下摔到地上。

    而那淡金色的门框,也彻底将他整个人扣住。

    ……

    牧师懵了一秒。

    身影唰的一下就消失不见。

    而那门,在牧师不见后,也逐渐消散在空气中。

    “呃”

    这有些戏剧化的一幕,看的几人有些懵。

    沈长临嘴角抽抽,扭头看向一脸无辜的楚少年。

    “你真是”

    “嗯,爷干的漂亮,不用你夸”

    ……谁夸你了!

    不要脸!!

    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仙姝泠,唇角动动,有些难以相信。

    “你,什么修为?这牧师,可是,法师来的,金属性的炼金师”

    可是这少年,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给弄走了?

    法师跟炼金师,可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职业。

    大魔法师过了圣洗,迈入法师。

    被圣洗过后。

    魔晶会更上一层楼。

    甚至多个的,还有机会融合成变异魔晶。

    然后,开发独属于自己的技能。

    自然元素掌握自然,异能元素掌握异能。

    种类繁多,千奇百怪。

    可是不管是自然,还是异能。

    若是在前面加上前缀,那么都是非常强大的。

    比如

    雷系,冰系,水系,木系,金系,土系等等等

    更不说。

    之前那牧师,还是金系中的炼金师。

    初级金系法师,掌握金元素吸收炼化,直到能运用出来。

    中级金系法师,熟练运用金元素,以金元素当武器。

    高级金系法师,才算是炼金师的入门。

    俗称:炼金学徒。

    也是一个新职业的转点。

    金系法师,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金系法师,都能炼金的。

    天赋占很大一部分。

    圣洗之后的魔晶,更奠定了能力的基础。

    而之前那牧师,已经能炼金了。

    那就代表

    他不仅是个法师,还是一个炼金师。

    而高级炼金师,才能炼制炼金门。

    可就算这样。

    也就这么给,扔出去了?

    还是被自己的炼金门给整出去的?

    这,那,那牧师怕是要郁闷死了吧??

    仙姝泠看向楚少年的眼神,神奇又迥异。

    难怪她看不出来这少年的修为。

    这完全就是碾压了法师级别的人了好吗?

    也就相当于秒杀凝神期,吊打结丹期啊。

    这天赋,是不是

    有点儿可怕了?

    他才几岁?

    看着受到惊吓的仙姝泠,沈长临一脸木然。

    “习惯就好了,你别把他当人看,当神的儿子看就成了。”

    ……

    哦,上帝的亲儿子,难怪了。

    个鬼!

    仙姝泠表情一默。

    不想说话。

    实在是这打击有点儿大,她要缓一缓。

    这瞬间。

    她好像有点儿明白。

    别人在看向她时,那种复杂又心塞的心情,到底是种什么心情了。

    很不爽就对了。

    绝对不是有意要打击仙姝小姐姐的楚少年,摸摸鼻尖。

    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

    “哎呀爷也不想的,这只是意外。”

    ……不信。

    仙姝泠跟沈长临瞅他一眼。

    而一边的拂兮看了看时间,望向楚少年。

    “今晚,不吃饭了?”

    “……这种地方,去哪儿吃饭?”

    沈长临嘴角一抽,白他一眼。

    瞎凑什么热闹呢?还不够乱啊!

    “去外面买呀”

    到是楚少年一本正经的回答。

    然后,她试探性的依葫芦画瓢。

    把之前那牧师双唇阖动的咒语,跟手指在空中虚点的动作,给临摹了下来。

    仙姝泠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而对他很是熟悉的,沈长临跟拂兮却清楚他在干什么。

    正因为清楚,才想伸手撸脸。

    这妖孽,还让不让人活了?

    人家那牧师,连声音都没发出,他就能给复写出来了?

    要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啊!!

    不过很明显,楚大爷,就是这么丧心病狂。

    依葫芦画瓢的,没一点儿遗漏的,开了一扇门。

    只是这门不是炼金师的淡金色,而是无色。

    要不是能看到那头遥远的风景,仙姝泠绝对想不到

    这少年是在复写那牧师的炼金门。

    她懵懵的看着那和尚跟道士,踏进炼金门里。

    一边朝前走,一边很是认真的讨论,买什么回来吃,买多少回来才够。

    ……

    她可能,没睡醒。

    不然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炼金师的炼金术,灵修也能使的?

    说好的东西方不兼容呢?

    这中间又拐了几个弯儿?

    她是不是,接收了一个假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