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初踏界内,交换麋鹿血。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顺着井口一直爬下去,就发现了啊。”

    少年眨眨眼,一脸正经。

    可这话,却让齐老嘴角微微抽了抽,神情迥异。

    “你是认真的?”

    “当然。”

    少年严肃着脸点头。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说谎?我从来不说谎的。”

    “”

    齐老意味不明。

    “是吗?”

    “当然。”

    她很是认真的看着,表情越加古怪的齐老,挑挑眉。

    “你们没下去过吗?”

    “下不去。”

    齐老摇头。

    “那口井古怪的很,似是能称量活物重量,若是伸手过去舀水出来是没问题的,只是,抵达一定的重量就下不去,小动物都不行。”

    “并且,死物进去直接消融,非常有识别性。”

    “之前探查不出原因,也没有造成大范围的威胁,才一直搁浅下来,但一直没停下调查,只是都查不出来,这也是,它虽是级,酬金却很高的原因。”

    “而眼下看来,应该是下面那魔法阵,把一切探知都给屏蔽了。”

    “唔”

    她咬着包子,转了转眼珠子。

    “所以,你们查不出来那魔法阵到底是什么阵?”

    “嗯。”

    齐老点头。

    “这几天查了很多资料,延续到圣廷跟圣殿的封存资料,都没发现。”

    “这样啊,那”

    她把嘴里的包子吞下去,清了清手上的油气,看向齐老。

    “白魔法属光明神,治愈黑魔法属黑暗神,侵蚀元素魔法,常人属性,那么,灰魔法属于哪类?”

    市面上的魔法书,大多关于元素魔法,与白魔法的。

    黑魔法的几乎没有。

    就算偶尔有涉及,也都是一笔带过。

    但不难辨出它的黑暗,与被世人的抵制。

    跟灵修中的魔修差不多,都不讨喜。

    可是。

    灰魔法这种,完全没有。

    而眼下却存在。

    想来怕是比黑魔法,还要令魔法师们忌惮吧?

    不然怎会只字未露?

    齐老眸光闪了下,艾伦神色顿了顿。

    一时间,都没开口。

    显然这个话题,有点儿超纲。

    片刻后,艾伦率先出声。

    “亡灵法师。”

    “哇偶,那不就像鬼修?”

    楚少年眼眸晶晶闪亮。

    ……

    这人怎么看上去很兴奋?

    艾伦眉心蹙了下,齐老也古怪的看着他。

    这孩子,怕是个熊的。

    冷不丁的,齐老给眼前这个看上去很阳光灿烂,又谦逊有礼的少年,贴了个标签。

    对上几人奇诡又警惕的眼神。

    她笑的灿烂又无辜。

    “所以,你们怀疑,那个灰色的魔法阵,是亡灵法师设置出来的?不过,爷很好奇呀”

    扬扬下巴,她指着萨麦尔山脉。

    “这里的灰雾,与那魔法阵的暗色是一样的,且这里面会出现一些不明属性的怪兽,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以为?”

    伸手点着下巴,楚少年笑的贼感兴趣。

    “这萨麦尔山脉里住着亡灵法师,以这里的灰雾为基础,一边掩盖自己,一边修炼使坏?”

    她这话,让艾伦跟齐老心下发沉。

    这也是他们这几天所思虑的。

    如果真是这样。

    那么萨麦尔山脉,到底成了什么样的存在?

    后面的伽昔拉森林,又成了什么样的存在?

    这处区域,一直都是禁地。

    众人只知道它的危险,是一个吃人的山脉森林,也就他们知道,这里面生存着一些不明属性的怪兽。

    而眼下,竟然还牵扯到了亡灵法师。

    这事情可就大条了。

    要知道亡灵法师,跟鬼修一样,是不可能出现在阳界的。

    齐老深深的吸口气。

    总觉得,他在往前走一点点,就要掉进一个通天深坑里了。

    还是爬不上来的那种。

    “艾伦“

    齐老沉吟了下。

    “这事你该让圣殿戒备,我有一种非常非常不妙的预感,你最好让圣殿的人,过来彻查耶利嘉海,以及萨麦尔山脉,至于后面的伽昔拉森林,进不去,就先别触及。”

    “嗯。”

    艾伦点头,拉开炼金门,通到圣殿。

    在听到伽昔拉森林进不去时,眸光闪闪的楚少年,凑过去看了一眼。

    哇偶

    嵌山傍水,独霸一岛。

    水蓝衔接,白玉漆雕。

    只是圣殿边角一色。

    铺面而来的,皆是柔和治愈的无色圣光。

    不管是典雅清伦的建筑,还是洗涤心灵的祥和宁静。

    给她的感觉

    跟先前那苹果,唔,光明果一模一样。

    眼珠子转了一转,斜了眼,沉睡中还蠢蠢欲动,朝外伸爪子的小树精。

    嘴角微微抽了一抽。

    默默的把它给压了回来。

    这吃货,没救了。

    艾伦一走,齐老直盯着楚少年,不错眼的看。

    那眼神中,带着说不出来的奇特。

    楚少年眨眨眼,歪了歪头,有些困惑。

    “嗯?”

    “知道我什么修为吗?”

    一身暗蓝色右衽长服,意味不明的齐老,似笑非笑的睨着面前的少年。

    “炼精后期?”

    果然。

    齐老意味不明的眼神里,划过了然。

    可了然之后,又是震惊。

    他连炼精期都能看的出来?

    这少年的天眼,着实厉害。

    连他中境修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开的,到底是什么天眼?

    下境结丹之过后,破了境,才是中境炼精期。

    炼精期,才能打破虚障,识别灵气中的五行灵气,从而进行规避吸收。

    也就说明了,中境界跟下境界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能够看的一清二楚。

    他的天眼,厉害的有些逆天了!

    齐老身后的两位中年,神情疑惑又不解。

    这少年怎么会知道会长的修为?

    席老告诉他的?

    可是会长是最近才突破的,席老怕是都没接到消息吧?

    那么,这少年从哪里知道的?

    好生古怪。

    楚少年笑眯眯的对上几人,古怪到极点的眼光,眨眨眼。

    “齐老,您接下来准备做什么?要是没我什么事,我就去抓七彩麋鹿了。”

    七彩麋鹿?

    齐老蹙眉。

    “你要那东西干什么?炼药?七彩麋鹿,有好些年都没出现过了,怕是绝了。”

    “这样?”

    她点点下巴,有些困苦恼。

    “我应答了一个小姐姐,要弄麋鹿血给她的,这就有点儿难办了啊”

    “我那里到是有,你要的话可以给你。”

    齐老一边说,一边捋了捋有些沉甸甸的袖袋,从里头掏出一些东西,转身塞给身后一人怀里。

    “先拿回去。”

    那人点点头,抱着东西,侧身离开。

    他转回身,笑看着楚少年。

    “要吗?”

    “那,齐老想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