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皇者之怒,威慑天下。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明明有很多机会报仇的,明明有那么机会毁掉楚家的,毕竟她有先知的啊对不对?”

    “可是她没有,她没有那么做,只是一步步的,把她自己与楚家剥离开来了,而眼下,剥离的干干净净,亲手拽断了传承血脉的金缕线,再也不是楚家的人了”

    “而宛渃却入了魔,心魔快将宛渃吞噬掉了,我们不知道要怎么救,老祖宗也没有办法,他说宛渃的心魔已经与她融为一体了,一死全死,一伤全伤。”

    “你看啊,宛渃她都有了心魔,那君顾呢?她有没有呢?”

    “如果没有,那是最好的,如果有呢?她的心魔要怎么压制呢?会不会也是一损俱损?潇潇,怎么呢?我该怎么呢?”

    “往后,我要是死了,阿寒又该怎么办呢?他啊,是不是,就成一个人了?他往后的后半生,可该怎么走?潇潇,我疼啊,我疼呜呜,我疼”

    支离破碎的呜咽声。

    透过书房的门。

    传进外面站着的楚夜寒的耳朵里。

    他垂着眼,那握着门柄的手,透出一种无力的苍白。

    最终。

    他放下手,侧过身,慢慢朝楼梯口走。

    声音淡淡的,传进老管家的耳朵里。

    “君顾的事,不要再告诉他了,他想待在书房里多久都没关系,不用叫他出来了。”

    “好。”

    老管家叹息一声。

    望着那孤寂的身影越走越远。

    这都什么事啊。

    好好的家,为什么会分崩离析成这样?

    到底哪里出错了呢?

    三日后。

    帝都云巅广场。

    楚少年踩着点出现在云巅广场。

    那里,已经出现很多人。

    整个云巅广场,突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审判台。

    无数记者,律师,法官齐齐现身。

    她冲着那些人,微微颔首。

    “抱歉,捣鼓出这么大动静,我会为此次事件负全责,至于如何负全责,等这起事件有一个完结后,诸位都会看到,那么”

    拉了把椅子坐下来。

    少年抬了抬下巴,望着他们。

    “谁先开始?”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一个愿意上前的。

    实在是

    怕。

    “嗯?没人?”

    她眼梢一挑,整个云巅广场的空气,瞬间凉了下来。

    众人都莫名的打了个哆嗦,面面相觑。

    好,好冷

    “既然这样,那水老板,就请你出来指正一下,是什么原因,范家兄妹会在窟的地牢里,被打成那般模样的?你又为什么会指出是江家跟尹家所为?”

    被提名点姓的窟老板,快哭了。

    这他妈什么事儿啊!

    丢人丢到全国面前,回头还要坐牢

    哇

    他妈要是没生他就好了!!

    水老板哆嗦着两条面条腿走出来,哭丧着脸,结结巴巴。

    “是,是江家一位,经常在这里玩的少爷,看上了范青如,范青如因为她父亲赌博,欠了很多钱的关系,被他父亲卖到这里做工还钱”

    “那位少爷要bn范青如,范青如很犟,不愿意,尹家有一位,跟江家少爷玩的好的姑娘,就给江少爷出主意”

    “让他给范青如下药,然后范青如反抗,打了江少爷,所,所以就被她关起来了,而尹家的姑娘为了给江少爷出气,就打了她。”

    “范青如的哥哥,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消息,跑了回来要赎人,但有江家少爷,跟尹家姑娘在上头顶着,我自然是不会放人的,就将起一起抓了”

    水老板说的忐忑。

    连一句谎话都不敢瞎说,实在是怕。

    她扭头看向一边的律师团。

    “贩卖人口判几年?”

    “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位青年律师,眼观鼻,鼻观心,严肃认真的回答。

    “那么,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sn,判几年?”

    “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关押,bn妇女判几年?”

    “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造成被拐卖的妇女、以及其亲属重伤、残疾,判几年?”

    “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听到了?”

    少年收回眼,看向瘫到地上水老板。

    “认吗?”

    她扬扬下巴,朝着律师伸出了手。

    那律师从一沓文件中抽出一份,恭敬的递给少年。

    她接过翻开,将里面一张张血腥暴力的图片,摆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那里面的受害人,不仅仅只有范青如。

    还有很多如花般的女孩子,最终都逃脱不掉,被摧残的命运。

    “水老板,认罪吗?”

    水老板看着那些陈年旧案,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法官大人,罪证与人,交与您处理了。”

    少年将面前的东西,拢在一起,递给将人拎走的法警。

    那两位法警,崇拜的冲着少年眨眨眼。

    接过罪证,拎着人走了。

    “江家江少,尹家尹小姐,需要请你们出来吗?”

    藏在各家族之后的一男一女抖的不行。

    最终,被自家亲人给含泪推了出来。

    二人哆哆嗦嗦的站在少年面前。

    “我,我们不是故意的,就,就只是开个玩笑”

    “对对对,我,我们就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是吗?”

    少年不惊不恼,十指相扣,撑于下巴。

    “只是个玩笑?”

    “对对对,就只是个玩笑,真的,没,没想伤人的”

    二人连连点头。

    “这样。”

    少年点点头。

    接过另外一份资料,摊开,摆平。

    那是验伤报告。

    “范家兄妹,身上共一百零处伤,十指指甲被拔,胸骨断裂,内脏大出血,精神严重受损,心理创伤严重,评估分值等级117分,抵达重度抑郁症,随时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自伤而亡。”

    她伸手点了点桌面。

    “那么,爷也跟你们开个小玩笑,把他们兄妹二人,从外到内,从身体到灵魂上的伤痛,复制一份,加诸在你们身上,这个玩笑如何?”

    “不要不要不要!!!”

    女人尖叫,转头就想跑。

    可是他们身后站着法警,把他们给摁坐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