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皇者之怒,威慑天下。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俞缜你娶我好不好?我们结婚,我们再要一个孩子,这一次,一定可以护住的,你别怕,上次是意外,我不疼的,我想跟你生孩子,好不好?好不好?”

    “嗯。”

    俞缜唇角微抖,紧紧的抱着他的女人。

    “漫漫,我们结婚,我们多要几个孩子,让杨笑跟我们一起把他她们养大,行吗?”

    “嗯嗯!”

    云颠广场。

    少年转回身。

    望着那一排眼睛控制不住发红的法官们,微微颔了颔首。

    “法官大人,我以原告的身份,递了范家兄妹与杨笑的案子,因为三人皆在医院无法前来,所以由我来全权代理。”

    “到此时,案件结束,而由于我引起sn与动荡,请允许我来负全责。”

    她拿过桌子上余下的几份文件,递给一边的法警。

    “我以个人名义,向帝国捐献千亿资金”

    此话一出。

    无数人惊叫。

    而那银发白衣的少年。

    淡然一笑,语气清袅。

    “资金的目的,助幼子童年无忧,助少年理想心成,助青年勃发斗志,助老人晚年安享。”

    这般说着。

    少年点了点手环。

    从里面弹出视频,连到广场的大屏幕上。

    那里面是一座孤岛,孤岛上无数人正在那里建工。

    “这孤岛正在建立大厦,大厦为名:同舟共济。”

    “无私利,无龌龊,无官场,无权势,无裙带,千亿资金将在那里启动,由总统监管执行。”

    在无数人倒抽气的表情中。

    她关掉视频。

    望向那被震到的法官,以及法官身后站着的总统。

    她冲着总统阁下欠了欠身。

    “阁下,具体实施事宜,回头我找您商谈。”

    总统感慨的望着那个,出色到无人能及的少年,点了点头。

    “你有心了啊”

    少年微微一笑。

    “不,这是我该负的责任,扰民惊民,终究是不对的,之前是我太过生气,才做出了过激的行为,所以要为这行为负责。”

    他这话,让总统意味深长的瞅着他。

    这到底是不是过激行为,聪明人都能品出来几分。

    但,他才不会这个时候拆台。

    有些人太猖狂,该摆到明面上好好的震一震。

    有这么一个,能力,手段,脑子,都是顶尖,还不被任何条条框框束缚的煞神在。

    那些在背地里想要作恶的人,也要摸摸胆子,掂量掂量,会不会被这位给抓出来,撕到明面上,让其永无翻身!

    对上总统那有点儿像老狐狸般的笑意。

    她眨了下眼,笑的纯良。

    侧头看向江家,尹家,乃至君家。

    走到他们面前,欠了欠身。

    “抱歉,叨扰了,作为叨扰诸位的补偿,与此事无关者,诸位可以向我提要求。”

    “不,不用不用,是,是我们教子无方,是我们没做好”

    江家跟尹家的人,连连摆手。

    惊吓到不行。

    而白银发的少年却微微一笑。

    “我向来对事不对人,谁做的事就找谁人,无故殃及了,那便不对,该要道歉。”

    江家跟尹家人,尴尬到不行。

    最终都沉默的点点头,算是接下了。

    而君家人却神色复杂到极点,更是沉沉的叹息出声。

    多好的孩子啊。

    进退有度,不针对,不殃及,不连坐。

    谁惹的事,就去找谁。

    明明白白,干干脆脆。

    又潇洒利落,谦逊有礼。

    可是这个孩子,他们却无缘成一家人。

    说到底,也是他们的错。

    他们应该在这个孩子回来的时候,过来看看就好了,或者接他回君家就好了。

    可是他们怕宛渃偏激,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才什么都没做。

    只是啊

    有什么时候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大的错。

    处理完江安尹家。

    她侧眸看向君家众人,弯了弯眼睛,颔了颔首。

    “再见。”

    什么客套的话都没说。

    只是一句再见。

    说完之后,转身即走。

    没有任何留恋与叙旧的不满。

    当真干净。

    君老夫人的眼泪,突的一下,就砸了下来。

    上前两步,想要抓住那个少年。

    可是被她的丈夫给拉了住,冲她摇摇头。

    “没用了,那个孩子的眼睛,干干净净,明亮到淡漠。”

    “楚家,君家,于他而言,什么都不是,他不需要。”

    “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随手能抛出千亿,眼都不带眨的,已经说明,他什么都不需要了。”

    “他想要的,什么都可以自己办到,不需要所谓的家族庇护,这个孩子强大到无人能及了,就别再去徒增悲伤了。”

    “因为,他不在乎啊”

    君满楼红着眼,叹息一声。

    离开云颠广场,她回到医院里。

    拂兮伸手把那纸条给他。

    她伸手接过。

    先将它跟那两个顺来的吊坠扔收纳符里。

    然后,望着沙发上抱着睡着的女人,安静坐在那里的俞缜。

    刮了刮下巴。

    瞅瞅他,又瞅瞅床上缩成一个球的杨笑,轻唔了一声。

    “你们怕是还不知道”

    嗯?

    被窝里杨笑,慢慢的从里头探出头来,看着他。

    “爷的医术有点儿高,所以,是先治眼呢,还是先接舌头跟大飞机?”

    ???

    俞缜跟杨笑呆住了。

    好半会儿没反应过来,他这话什么意思。

    直到慢她一步的沈长临推门进来,正好听到这话。

    嘿嘿一笑。

    走到一脸茫然的杨笑身边,往那一坐儿,搂着他的肩头。

    笑的又贱又欠。

    “要不?我去给你挑个大的?比你之前那个还大的那个?整个巨无霸?几十厘米长?”

    杨笑:“”

    p!

    要不是知道,头儿不会干这种戳人心窝子的话,他一定爆了他的脑壳!

    “队,不是,沈,沈哥,你,你这话是认,认真的?”

    俞缜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他媳妇儿的耳朵。

    一脸扭曲瞅着说这话的沈长临,跟一边非常严肃认真的少年,嘴角抽了又抽。

    “那东西没了,还能换一个别人的,接回去?我咋感觉我听到了梦话?”

    这踏马确实不是在开玩笑!??

    “嘿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别人不行,这位肯定行啊,我当初都死的透透了,这位还能把我拉回来,还有啥是不可能的!”

    杨笑:“”

    俞缜:“”

    沈头儿这是脑壳秃噜了,连脑子也秃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