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章:铸根基,打人墙,建堡垒,塑皇朝。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不好。”

    欸?

    时风跟时樱怔住。

    大大的,充满渴求的眼眸里,满是不敢相信。

    似是没想到。

    小哥哥,会拒绝他们。

    “为什么?”

    时樱呐呐的问。

    “为什么?”

    时风也茫然的问。

    双胞胎的眼眸里困惑又不解,除此之外并无其它情绪。

    单纯又直白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拒绝。

    她眨了下眼,歪了歪头。

    “你们还会长大吗?”

    咦?

    这是什么问题?

    时樱跟时风眨眨眼。

    你看我,我看你。

    然后点点头。

    “会啊,人都会长大的呀。”

    “那,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你们能知道吗?”

    呃

    这个问题

    他们两个挠挠头。

    “不知道。”

    “既然你们会长大,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就肯定,往后就痛现在这一下就不痛了呢?”

    她撑着下巴,望着他们。

    很认真的问。

    “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结论的?”

    ……

    时樱时风张张嘴。

    好像,不知道欸。

    两小只,拧着小眉头。

    也很认真的思索。

    片刻后。

    时风先望向楚少年。

    捂着之前被弄伤的胳膊,认真回答。

    “因为,之前我不够厉害,伤受了,会疼”

    他顿了顿,似是还有些心有余悸。

    “不对,是很疼很疼,所以我想,如果我也喝了洗筋伐髓的药,就会变厉害,就不会让人伤到,也就不疼了。”

    时风这话说完,眼巴巴的看着楚少年。

    “小哥哥,这么认为,不对吗?”

    她眨了下眼,看向时樱。

    “你也这么认为的吗?”

    时樱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嗯,因为我也不够厉害,才会让哥哥保护我,哥哥才会受伤,如果我够厉害,哥哥也就不会受伤了。”

    她望着楚少年,疑惑的问。

    “小哥哥,我们哪里说错了吗?”

    “是呀,你们哪里说错了呢?好像听起来是没错。”

    她摸着下巴,似是在若有所思。

    然后在两小只,越来越困惑不解的神情下。

    指了指不远处,那疼的都快失去意识的四人。

    “他们打架厉不厉害?”

    “嗯,很厉害。”

    “那,沈长临跟他们比,谁厉害?”

    “沈叔叔。”

    “那,拂兮跟沈长临谁厉害?”

    “拂兮师父。”

    “拂兮跟我,谁厉害?”

    “小哥哥。”

    “那么,发现什么了?”

    她把两小只,从桌子下拎出来,抱在腿上。

    冲他们眨眨眼。

    “有发现什么吗?”

    “嗯”

    两小只歪着头。

    看看那四人,再想想沈叔叔,又瞅瞅拂兮师父,最后望向楚少年。

    好像有点儿明白了,又好像没太明白。

    她摸了摸两小只的头。

    指着那四人。

    “他们会不会受伤?”

    “会。”

    “沈长临会不会受伤?”

    “会。”

    “拂兮会不会受伤?”

    这个问题

    他们没见过,所以不知道。

    于是。

    两小只看向拂兮,询问。

    “拂兮师父,你会受伤吗?”

    “会。”

    拂兮望着他们点头。

    两小只转回头,看向楚少年。

    “拂兮师父也会。”

    “那么,你们觉得我会受伤吗?”

    ??

    两小只瞪大眼睛,迟疑的问。

    “小哥哥也会受伤?”

    她挑了下指尖,血珠子就冒了出来。

    “呀呀,流血了流血了”

    两小只有些慌,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摁在伤口上。

    懵懵的问。

    “小哥哥也是会受伤的?”

    “对,在这些人中,我是最厉害的对不对?”

    “对。”

    “那么,最厉害的我都会受伤,受伤了肯定也是会疼的对不对?”

    “对。”

    “既然这样的话,你们怎么可以肯定,这次疼一下下后,往后就不疼了呢?”

    两小只怔在了那里。

    然后,猛然反应过来。

    “啊,小哥哥你是说,我们每一天都会长大,但都不知道明天发生的事,哪怕成长到你这么厉害,还是会受伤的,既然受伤了肯定是会疼的,所以”

    时樱说一半,时风接过来。

    “所以不可能只疼一下下就不疼了,还是会疼,是这个意思吗?”

    二人望着楚少年。

    “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

    她摸摸他们的头,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是不是上次被吓狠了,害怕疼了,所以一想起来就感觉很疼,才想往后不疼了?”

    ……

    两只小可爱红了脸。

    但还是点了点头。

    有些难为情的,搅着手指头。

    看见他们这样。

    她便知,上次的阴影怕是有些大。

    都快成心理创伤了。

    这两只平日里看起来贼大胆,但终究太过敏感。

    受了伤,都会在心里划下一道疤。

    看上去像是好了,忘记了。

    但不期然的,冷不丁,还是会疼。

    “唔”

    她眨了下眼。

    声音里带了些,催眠性的安抚。

    “你们看呀,连我都会流血受伤,会疼,你们怎么可能不会受伤,不会流血,不会疼呢对不对?可是,这样却是好的呀。”

    “欸?”

    两小只有些懵。

    “受伤流血会疼还好?”

    “对呀,活人有感觉,死人没感觉,会受伤,会流血,会疼,证明我们是正常的活人呀,这不好吗?难道不会受伤,不会流血,不会疼,死掉了才好?”

    “呃”

    两小只眨眨眼。

    对啊。

    肯定是活着好的啊。

    “所以啊,你们是怕疼了,才想不疼。”

    “说明,那些带给你们的疼痛,让你们成长,让你们强大,才让你们尽可能的,不受伤,不流血,感觉不到疼。”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好事呀。”

    “因为疼,就会怕疼,因为怕疼,才会不让自己疼,因为不想让自己疼,才会更加努力的强大,强大到别人不能弄伤自己为止,这样就会不疼的对不对?”

    “嗯嗯!”

    两小只点头。

    “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呀,疼痛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对不对?”

    她撸了撸他们的小脑壳。

    含着浅淡,柔和的笑意。

    慢慢道:

    “我们是活着的,也是会长大的,那么,定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或者各种各样的意外,怎么可能只疼一下下就不疼了呢?这个想法是不对的。”

    “我们在遭受到,无法抗拒的疼痛时,可以试着接受它,然后战胜它,最后把它踩脚底下,让它再也没法让你疼了,才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