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铸根基,打人墙,建堡垒,塑皇朝。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她拍了拍沈长临的肩膀。

    “那是人家的家事,你就别闲吃萝卜淡操心了。”

    ……

    沈长临默了下。

    最终点点头。

    确实,不是每一个兄弟,都愿意选择同一条路走。

    终究会走到分岔口,然后别离。

    就连他也一样的,不是吗?

    只是多少,还是有些遗憾跟郁积罢了。

    毕竟曾经一起出任务,一起训练。

    甚至还一起去浪天浪地,现在,却全部都要留在记忆里了。

    有些人,往后还可以见面。

    但,有些人却,一生都见不到了。

    沈长临那张,刚毅飒爽的脸庞,蓦名的黯淡下来。

    却被楚少年给一脚踹了过去。

    他一脸懵逼的坐到地上。

    “干,干什么?”

    “看你不爽,踹你一脚不行?”

    少年瞥他一眼,满是嫌弃。

    “去去去,找你的好基友玩去!”

    ……

    沈长临的鬓角突了突。

    啼牙切齿的,瞪着眼前这个小混蛋。

    他不爽,关自己屁事啊?

    踹他干毛?!

    忒不是人了吧?

    “不是,等会儿,谁是我好基友?”

    他什么时候有好基友了,他怎么不知道?

    他只有好兄弟,哪儿来的好基友?

    “跟你相爱相杀的拂兮,不是你好基友?”

    少年晃着小狐狸尾巴。

    咧嘴璨笑。

    揶揄又浪皮。

    “全岛的人都知道,你们是一对,好,基,友”

    !!

    沈长临蓦的瞪大眼。

    声音拔高。

    “谁跟他相爱相杀了!谁跟他是好基友了!明明那是他虐我!你们瞎啊看不见?”

    “哎呀,打是亲,骂是爱嘛”

    少年冲他眨眨眼。

    笑的相当欢腾。

    “大家都了解的,了解的,咱们这里啊,不搞歧视,自由恋爱,绝后了也没关系,去孤儿院领些小鬼回来,养一养,练一练,不就都有了?”

    “我,我踏马”

    沈长临被气的有些语无伦次。

    跳起来炸毛。

    “谁造的谣?到底是谁造的谣!!老子砍了他!”

    “啧啧啧,不要恼羞成怒嘛,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呀,不信你去问问?”

    “操!”

    沈长临黑着脸大骂。

    撸起袖子,火气腾腾的朝外跑。

    “老子要掐死那个造谣的王八蛋!!!”

    ……

    俞缜四人。

    一言难尽的瞅着,三两句话,就被忽悠到暴走的沈大和尚。

    嘴角直抽。

    扭头看向,笑的灿烂又鬼畜的少年。

    悄咪咪的吞了吞口水。

    公子爷太坏了。

    外人根本就没人说,他跟拂兮道长是对好基友啊

    到是有人说。

    沈大和尚,跟拂兮道长,是公子爷的,咳咳

    四人对上少年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干咳几声,麻溜的收回视线。

    瞅着那些,分成三个阵营的野崽子们。

    一部分滚到地上鬼哭狼嚎。

    一部分放下药剂站到一边。

    另外的握着药剂,左右为难。

    瞥着他们那样儿。

    楚少年伸手摸了摸下巴。

    “周亮,把专机开来。”

    “长城,去谷叔那儿领钱过来,现金。”

    四人相视一眼。

    呃

    他们先前只是吓唬这些人的。

    到是没想到,公子爷也是这个想法?

    不过,这个法子确实挺好。

    这么长时间了,还摸不清楚状况的人,要来也没用。

    于是,周亮跑去开专机,范长城去提钱。

    而那些听到他们这话的人,神色莫测难辨。

    两人的行动很快。

    开着专机,拎着钱过来。

    楚少年冲着那些放下药剂的人,扬扬下巴。

    “走的,每人十万,领钱上机,三分钟,过时不候。”

    一群野崽子们脸色变了变。

    欲言又止的望着那少年。

    可是一对上那少年,漠冷如无物的眼神。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终究有人,朝专机走去,却没领钱。

    但却被范长城几人给塞了钱。

    他们咧嘴笑。

    神色不见任何不愉快,或者不满。

    像往常一样对待他们。

    “拿着呀,没钱你们出去吃啥喝啥?”

    “这钱可是你们,最近这几天操练的补偿,没有收买你们的意思。”

    “要知道,公子爷若是想收买你们,何须用钱对吧?多的是法子,更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依照他的能力,想让你们死的悄无声息,完全不是事儿对吧?”

    “所以呀,拿着吧,好聚好散嘛,指不定大家有缘,江湖再见呢,对不对?”

    四人连拉带塞的。

    每人都分了十万,笑嘻嘻的送他们上专机。

    而那些握着药剂,踌躇不前的。

    楚少年点头桌面。

    声音清袅,漠冷。

    “一分钟。”

    那些人脸色变了变。

    有人仰头喝下,有人慢慢放下。

    但还是有几人,握着没动。

    “时间到了。”

    白衣银发的少年,望着余下那几人。

    冲着俞缜四人,挥了下手。

    四人走过去,抽掉他们手中的药剂,送他们上专机。

    几人脸色很难看。

    盯着那少年。

    “那是什么。”

    可是少年却没搭理他们。

    视他们与无物。

    他们的脸色,又沉又扭曲。

    看的四人嗤笑出声。

    “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完了才问是什么,凭什么告诉你呢?”

    “都说了过时不候,这么难看的表情,让谁看呢?”

    “将你们从地狱里拉出来,带你们过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眼下你们连尝试的胆子都没有,还完好无损的送你们离开,怎么着?还不满意?”

    “还是说,想重新回到你们的地狱里,才爽了?”

    脸色阴沉扭曲的几人怔了下。

    最终垂下眼,不再说什么,抬脚上了专机。

    当一众人被扔在,偏远的,国界线不明的乐园沙漠时。

    他们才相信。

    那少年是真的放他们走。

    而那让人痛苦到想死的药剂,是不是毒药,他们也无从得知。

    但总觉的好像,错过了什么。

    而在训练基地里,留下了近二十几人。

    皆被楚少年,将空气中的灵气,融入进他们的身体里,再用灵力梳理他们的身体。

    只是他们持续的时间,要比俞缜几人短的多。

    他们眨眨眼,瞅着楚少年。

    奇怪的问:

    “呃,公子爷,他们用的时间,咋比我们短这么多?”

    “对啊,我们还睡了两天呢,他们咋这样就好了,不用睡?”

    “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楚少年斜他们一眼。

    “傻。”

    ……

    四人懵懵的挠挠头。

    谁傻?

    他们四个傻,还是那二十多个野崽子傻?

    “行了。”

    楚少年站起来。

    望着眼前的四人。

    “他们就交给你们了,往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去找谷叔,需要武器,去找谷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