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章:偷渡,噩魇出闸。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嘿,嘿嘿,不会不会,我跟哥哥一定给爷爷求情”

    “闭嘴吧你!”

    这死孩子,是想让长老把他骂的再狠一点吧?

    不懂事的孩子胡闹,他一个老家伙也跟着胡闹?

    啊,有这样的孙子,心好累。

    沈家主垂头丧气的,被千老扔出千家。

    滚回沈家,拿灵乳过来。

    郊外。

    “暮堡主有昱息存货吗?”

    面色浅淡,看不出喜怒的少年。

    将几人放在一处无人的林子里,问暮御行。

    “有。”

    青年点头。

    侧眸看向身后的管家。

    “去带来。”

    “是。”

    管家拿出传送器,准备回去带昱息过来。

    可是少年却伸手制止。

    “别浪费时间,地址在哪儿?”

    管家怔了下,朝暮御行看去。

    暮御行没什么表情,但管家却心下一动。

    拿出手机,在上面点了下。

    指给楚少年看。

    她扫了眼那地图,计算了下方位。

    拉开炼金门,看向沈长临跟拂兮。

    “去吧。”

    “好咧”

    “嗯。”

    二人点头,拉住有些懵圈的老管家,踏进炼金门里。

    眨眼便出现在,老管家指定的地方。

    玉管家的双眼,剧烈的收缩了下。

    惊悚的问。

    “刚刚那是?”

    “嘿嘿炼金门啊,快吧,比你这传送器快了好几倍。”

    ……

    “炼,炼金门?!”

    玉管家不敢相信的瞪大眼。

    “魔,魔法!?”

    “对呀,快快,回头再说,赶紧拿昱息,没瞅家我家aser心情不好?他生起气来,可是很可怕的!不对不对,是超级可怕!”

    也不知是想到了啥。

    沈长临抖了抖。

    脸色微妙的,推了推玉管家。

    完全不想浪费时间。

    玉管家吸口气,领着二人去地下室。

    那里几乎堆满了好几室昱息。

    沈长临跟拂兮,在看到昱息那瞬间。

    直接甩出数张灵符,将那几室暗息给全部收走。

    然后,在玉管家懵逼又震惊的神情下,拉着他,踏进炼金门里,一眼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

    玉管家僵在那里。

    震惊到失语。

    而沈长临跟拂兮,将昱息拿出来。

    呼呼啦啦的,堆成了几个小山堆似的,堆在少年面前。

    而少年面前早已摆放好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认不出来的器材。

    她将昱息,分门别类的投放进那些器材里。

    进行上百道工程的淬炼压缩,最终凝聚成粉末,装进一个又一个小胶囊似的瓶子里。

    分装好,递给拂兮跟沈长临,做武器填补装备。

    与此同时。

    她还释放出灵力结界,将空气中的各种灵气。

    尤其是五行灵气,给捕捉分装,然后扔给沈长临和拂兮,做灵气供给装备。

    对于体修来说,是看不到灵气,以及感觉不到灵气的。

    但是此时。

    不管是原本就能看见灵气的暮御行,还是一直看不到灵气的玉管家。

    眼下。

    都能看到那一簇一簇,像是五颜六色,燃烧着的,火焰般的灵气。

    浓郁的让人,清晰的感受到,各种灵气的温度,以及它们那磅礴纯粹的力量。

    相对的。

    西周的空气,逐渐的稀薄起来。

    甚至稀薄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

    玉管家的神色略显苍白,像是产生了高原反应一样,捂着胸口,微微喘息,冷汗都冒了出来。

    拂兮甩出两道结界,聚拢一些空气,罩在玉管家以及暮堡主身上,缓解他们此时的难受。

    玉管家嘴角动了动。

    可是一时间,所受到的震惊太多。

    不知道从哪儿问。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那些被带来的昱息,基本上都被压缩成粉末,余下的一部分,收起来备用。

    做完这一切。

    她将东西收起来。

    看向暮御行二人。

    “多谢,等处理完中阴界,回来再说。”

    暮御行顿了下,望向楚少年。

    声音淡漠疏凉。

    “一起。”

    “主上!”

    玉管家变脸。

    “那边还等您回去呢”

    “等着。”

    “不要。”

    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很显然,让等着的是暮堡主,而拒绝的自然是楚少年了。

    暮御行望着他。

    “我需要知道中阴界的情况。”

    “哦,录下来,回头给你。”

    少年斜他一眼。

    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

    “你又不是中阴界的管事,需要知道什么情况?少糊弄人。”

    “……”

    暮御行沉默的看着,翻脸无情的少年。

    少年冷哼一声。

    一边画轮回阵,一边道:

    “爷准备的都是灵修用的东西,你又用不了,去干嘛?累赘。”

    这话一完。

    三人就踏进,那条被撕裂出来的隧道里。

    消失不见。

    而被扔下,还嫌弃是个累赘的暮堡主,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片刻后,侧眸看向玉管家。

    “我很没用?”

    “……”

    玉管家张张嘴。

    表情扭曲了一瞬。

    “不是,主上很厉害的,一年时间不到,就三次淬体,直逼结丹期,是前无古人的体修速度,这怎么能叫没用呢?若是这还叫没用?那什么才叫有用?”

    说到这里。

    玉管家嘴角抽了抽。

    轻咳一声。

    “嗯,那什么,顾少那是明显不想让您去,太危险了,毕竟冥界之物,跑到中阴界,怎么看都不一般,所以才故意气您的。”

    暮御行收回眼,没说话。

    抠着腰间挂着的武器,面无表情。

    那不是故意气人的。

    他就是被嫌弃了。

    老男人被嫌弃,那是他活该,妻跟子都护不住,有什么用?

    可他为什么也要被嫌弃?

    因为不能灵修?

    这是歧视。

    不好。

    武器什么的,他也会造。

    就是太大了,不好装。

    他顿了下,看向玉管家。

    “仙泠家回复了吗?”

    ……

    玉管家默了一默。

    “他们老祖说了,如意袋,您别想,他不卖,那是仙泠家祖传的,唯一的一个,活的收纳用的宝贝,让您别打它的主意,不然跟您翻脸。”

    “……”

    暮御行一默。

    “玲珑塔换也不行?”

    玉管家嘴角一抽。

    有些无力。

    “主上,咱能不打玲珑塔的主意吗?您要是真拿玲珑塔换了那个如意袋,老爷子会被气疯的,毕竟一百个如意袋都比不上玲珑塔啊”

    抠着武器的暮御行。

    指尖更用力了。

    都把皮给,抠秃噜了一块儿。

    他面无表情的望着玉管家。

    这不行,那不行。

    怎么才行?

    ……

    玉管家对上他那无表情的脸。

    默了一默。

    迟疑道:

    “不过,刚刚,顾少他们三人,好像都有收纳符,貌似空间还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