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章:偷渡,噩魇出闸。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余光瞅见拂兮那,比往常还要清冷上几分的脸色。

    沈长临撸撸脑壳,有些疑惑的问。

    “仙姝家在昆天域。”

    “嗯?”

    沈长临有些懵。

    下意识道:

    “是那个二十年前被灭了门的降雪家,所在的昆天域?”

    他记得。

    之前在千家的时候有提到过。

    而这话一出。

    所有的小姐姐,唰的一下,朝他看来。

    眉目紧拧,脸色严肃。

    甚至还带了几分凶气。

    “请不要在昆天域的任何地方谈论降雪家,为了诸位的安全着想,请把它当成一个禁忌话题,在这里但凡是有意或者无意,谈论此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哇,好严肃!

    沈长临顿了顿,对上楚少年斜过来的眼神。

    迅速点头。

    “好的好的,知道了。”

    “不过,昆天域是个啥地方?看上去很复古的样子?”

    从后山的浴场走出来的三人。

    远远的,看到了金砖碧瓦的宫殿楼阁。

    云雾缭绕,如坠仙境。

    非常的梦幻壮观。

    似是只能在梦里看到的景象一般。

    让沈长临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

    “我还在现代星球上吗?”

    这个蠢问题,让一众小姐姐掩唇笑出声。

    “当然,只是昆天域一切传承照旧,将老祖宗的文化历史,非常完整的保留了下来,且延续传承,不允许破坏,所以才给人一种错乱时空的感觉。”

    “厉害!”

    沈长临衷心的夸奖。

    以为界外的复古宫廷遗迹,已经算是非常的宏伟壮观了。

    却没想到,在界内的昆天域。

    那种复古宫廷,当真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

    非常的震撼与大气。

    完全不是稀廖破损的遗迹能比的。

    不仅如此,面前的这些女人们。

    明明也算是生活在现代当下,可她们的身上,明显有一种,界外人没有的典雅隽致。

    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

    就是

    真正的大家闺秀。

    不是那种虚假的,演绎出来的。

    也不是那种,挂在表面的浮夸。

    而是从骨子里,培养起来的那种诗情画意。

    很是奇妙。

    让人不自觉的放缓步子,放轻呼吸,生怕惊扰了对方,毁了这如画美景。

    看着沈长临这傻头傻脑的样儿。

    一群小姐姐们,掩着唇直乐。

    这大和尚,看上去好好玩啊

    将三人带到一处别院。

    仙姝泠挥挥手,让那些小姐姐们该干嘛干嘛去。

    她则为几人焚香煮茶。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非常的别致优雅。

    看的沈长临眼睛都直了。

    萌蠢蠢的问:

    “你们真没活在古代吗?”

    仙姝泠眨了下眼。

    将三杯茶放在他们面前,弯着眼睛笑了下。

    “不,我们生活在现代。”

    这般说着,她隔着窗户,朝后看去,伸手一指。

    “那里,才是活在古代的,没有任何现代科技,一切传承照旧。”

    “咦?”

    端着茶牛饮般,灌嘴里的沈长临。

    好奇的朝她指的方向看去。

    仙姝泠慢慢道:

    “昆天域以前也是这般,只是后来被引进了外面的科技,这才有所改善,但有些老一辈不喜欢这种玷污,就分居一偶。”

    “所以,若是无事,我们都不能进那里,因为老祖宗们不喜欢,若是有事想要进去,必须先按照旧规矩来,半步错了,就会被扔回来,等什么时候完美呈现了,才会面见。”

    “呃”

    沈长临嘴角抽抽。

    一言难尽。

    “那种的,怕是根深蒂固的老古板吧?”

    仙姝泠忍不住笑。

    点头。

    “也可以这么说。”

    啧

    他摸了摸胳膊上窜起的鸡皮疙瘩。

    非常难以想象那种一板一眼,寸摸寸钉的生活。

    若是他,绝逼会疯!

    “好喝吗?”

    仙姝泠把目光,从沈长临身上,移到楚少年身上,轻轻的问。

    “唔,好喝呀”

    少年眨眨眼,笑的放松。

    甚至还往后面的榻米上一歪。

    半曲着腿,撑着脑袋,晃了晃手中的茗茶。

    惬意悠悠。

    “浮庐影烟,香氤伊袅,清茶冲尘,漂一大白,小姐姐的茶,水好,茶好,温好,度好,香味亦刚刚好,但是”

    她顿了顿。

    指尖微动,从空中挑起一抹水灵气,搅在茶里,递给她。

    “尝尝?”

    仙姝泠怔了怔。

    伸手接过,轻抿了一口。

    然后双眸微微睁大。

    “这是?”

    “茶。”

    她轻笑一声。

    嗓音低迷,散懒。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浪荡风流在里面。

    她虚虚的点了点那茶。

    笑意晏晏。

    “人生百味,禅一味,茶一味,一米养百人,产地不同,水土不同,百人便不同,小姐姐的茶,该自己选,自己调,自己煮。”

    “依葫芦画瓢,可以做到栩栩如生,以假乱真,但是,完美的终究太过虚假,好看,好闻,好喝,但有些涩,好喝,又不好喝。”

    她直起身子。

    盘腿坐起来。

    又挽起袖子,慢条斯理的净了净手。

    拿过仙姝泠面前的器具,清洗,烫消,煮水,放茶,斟一杯递给,神情有些莫名的姑娘。

    弯着眼睛,灿烂一笑。

    “尝尝?”

    仙姝泠,沉默的望着那杯,泛着浅褐色的茶汤。

    慢慢伸手,接了过来。

    轻轻的饮了一口。

    然后,垂着眼,绷紧了指尖。

    静谧在那里,沉默不语。

    “欸?”

    沈长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挠挠头。

    戳了戳拂兮。

    “几个意思啊?他泡的茶,跟这姑娘泡的茶,不一样吗?”

    拂兮伸手,自斟了一茶,饮了一口。

    整个人怔了怔。

    垂眸望着手中的茶汤。

    声音潋滟慢慢。

    “不一样,手法一样,顺序一样,茶温一样,茶种一样,但,味道不一样”

    “……什么鬼?!”

    沈长临瞪眼。

    自己倒了一杯,灌嘴里。

    砸吧了两下。

    双手环胸,拧着眉头,认真品尝。

    结果

    “差不多吧?”

    拂兮斜他一眼,没说话。

    跟牛饮的人,有什么说的?

    拂兮那鄙视的眼神,刺激到了沈二哈。

    他不信邪的又倒了一杯,灌嘴里。

    砸吧砸吧。

    然后,再倒,再灌,再砸吧。

    直到把仙姝泠的那壶,跟楚少年的那壶,给灌了个干净。

    他才揉着撑撑的肚子,打了个饱嗝,咕哝。

    “还是差不多嘛”

    “不过”

    他挠挠头。

    有些迟疑,又有些困惑。

    “小姑娘的茶,闻着挺好闻的,喝着也挺好喝的,但喝下去也就那样了,感觉跟喝饮料似的,虽然不甜。”

    “而他的茶”

    沈长临歪着头,有些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