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章:偷渡,噩魇出闸。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嗯。”

    塞壬点头。

    “至于,什么时候,神山关闭,上面的人系数不见的,我并不清楚,那个时候,我大概已经被锁在冥河中了。”

    楚少年转了转眼珠子。

    “你被锁在冥河中,有多久了?”

    “万年。”

    “嘶”

    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沈长临,倒抽口气。

    惊悚的瞪着塞壬。

    “你你,你活了万年啊?岂不是个老妖怪!?”

    “……你的关注点,怎么那么奇怪?”

    玉管家嘴角抽了下,无语的瞅着他。

    “哪里奇怪了?”

    沈长临瞪眼。

    “活了万年不是老怪物是啥?”

    “……不是,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眼下,你该关注的是,神山关闭的时间,应该是万年以前成吗?”

    玉管家有些头疼。

    努力将他奇怪的关注点给拉回来。

    认真跟他讲。

    “更何况,在冥界中,活上成千上万年的,不奇怪好吗?毕竟那里都是死人,只要不去轮回,不作死到灰飞烟灭,能一直生存的啊,不像活人一样有时限的成吗?”

    “……好像也是。”

    沈长临撸撸脑壳。

    “之前在中阴界,那些人也能活上千年,所以,冥界的鬼们,能活上万年,好像还真不奇怪”

    “就是啊。”

    玉管家白他一眼。

    但。

    塞壬却道:

    “我不是死人,也不是鬼。”

    ??

    玉管家和沈长临一懵。

    上下瞅着她。

    古怪的问。

    “不是死人,也不是鬼,那你是啥?神的仆人吗?”

    “不是。”

    塞壬摇头。

    “我是海妖。”

    ……

    “海,海妖!?”

    沈长临惊愕的瞪大眼睛。

    “人鱼啊?”

    “不算是,海妖和人鱼并不完全一样。”

    她淡淡道:

    “海妖分很多种,其中最常见的有三种,一种是原生繁衍,像海中精灵一种是进化演变,像海中妖怪,另外一种,则是被放逐入海后,产生异变的。”

    “而人鱼,并非海妖,海妖属海,而人鱼并非完全属海,还有属淡水的,像东方的鱼精,它们也算人鱼,却不是海妖。”

    “这样啊”

    沈长临恍然大悟。

    “那你算是?”

    “放逐入海后,产生异变的海妖。”

    塞壬的眼神有些放空。

    似是回忆起了,曾经不太愉快的经历。

    橙红色的双眼里,血气漫气。

    身上的气息,也变的蜇人与杀戮。

    非常的黏稠与黑暗。

    几人的神情微微紧绷。

    实在是这姑娘,这会儿所释放出来的威压有些恐怖。

    很是吓人。

    楚少年挑挑眉。

    甩了一个清心咒过去。

    快要陷入黑暗中的塞壬,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对上了楚少年那双,剔透又明亮的双眸。

    然后,缓缓的眨了眨眼。

    问出了她心中的疑问。

    “你,很奇怪,为什么?”

    “嗯?”

    楚少年挑眉。

    “哪里奇怪?”

    “气息,眼睛,味道,哪里都奇怪。”

    塞壬歪着头,看着楚少年。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不会相信,之前那个你,是现在的这个你,气息不一样,眼睛不一样,就连味道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奇怪。”

    她这话。

    这一边的沈长临眸光闪了下。

    心下思腹。

    不愧是活了万年的老妖怪。

    五感果真是,超乎寻常的敏锐。

    若是一般人,可没人能发现。

    昆天域里,那些老祖们,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楚少年,却勾了勾唇角,笑意晏晏。

    “爷天赋异禀呀”

    ……总觉得,这话很敷衍。

    塞壬不说话了。

    而一边。

    狰狞痛苦的国王陛下,体内的魔晶。

    在过了融合适应之后,开始重组异变成新的魔晶。

    楚少年把目光,定向了国王陛下的小腹。

    伸手摩挲着下巴。

    瞅着那,隐约呈现色泽的魔晶。

    神色有些微妙。

    “怎么了?”

    瞅见他这神情的沈长临,凑了过来。

    盯着国王陛下看了一会儿,眨眨眼。

    “他是快醒了吗?”

    “嗯……应该没那么快。”

    楚少年点着下巴,看向一边的雅戈斯。

    “大地色魔晶,算什么品种?”

    “嗯?大地色?土元素?”

    阿杰尔迟疑道:

    “应该不会吧,白魔晶,黑魔晶与金魔晶,怎么着都不能变成土元素魔晶,这怕不是异变进化,反而是退化了”

    而被楚少年询问的雅戈斯,拧了拧眉头。

    “大地色魔晶?好像,确实是土元素,是之前那巫灵的原因,导致退化了吗?”

    “不是。”

    楚少年摇头。

    “土元素的颜色,气息,与感觉,不是这种。”

    ??

    谁知。

    她这否定。

    让雅戈斯和阿杰尔一脸茫然。

    大地色不是土元素是什么?

    而,就在这时。

    国王陛下小腹内的魔晶。

    逐渐的开始成型,颜色也开始趋于稳定。

    更开始大肆的吸收,空气中的各种元素。

    然后。

    在那些元素中,过滤出自己需要的元素,进行无止尽的吸收。

    但。

    好像很奇怪。

    那些元素,在国王陛下的体内一过后,都被滤了出来。

    像是没有他需要的元素一样。

    “唔”

    她刮了刮下巴。

    眸光闪了一闪。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竟然摸出了先前,她在亡界内收拢的那些灰蓝色的雾气,将它们塞进国王陛下的体内。

    然后,神奇的是。

    那些灰蓝色的雾气,竟然他的魔晶,给全部吸收了。

    她这一手。

    除了雅戈斯和塞壬,余下几人皆没看见。

    雅戈斯拧眉。

    “那是?”

    “知道怎么去亡界吗?”

    楚少年没直接回答,反而问了一个,看上去像是无关的问题。

    而雅戈斯的眉心,拧的更紧。

    那团东西,果然是亡界的气息吗?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魔晶异变后,却会吸收亡界的气息?

    这到底怎么回事?

    但是很显然。

    眼下这少年,完全没为他解惑的意图。

    他吸口气。

    点了点头。

    脚下另类繁杂的魔法阵突现。

    楚少年伸手拎起国王陛下,踏进魔法阵里,沈长临十分鬼精的也钻了进来。

    阿杰尔和玉管家也想跟上看看,但却被沈长临给推了出去。

    警告性的瞪着他们。

    “别瞎凑热闹,亡界那种地方,气息很古怪,一般人进去,是会死翘翘的,在这儿老实呆着!”

    阿杰尔:“……”

    玉管家:“……”

    二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说的你好像不是一般人似的!”

    谁知。

    二人的吐槽,让沈长临嘿的一下笑了。

    相当得意又得瑟。

    “对啊,我是一般人呐,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