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章:黑转正,来啊互相伤害!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啊不,是比他们更甚”

    严桦:“……”

    柏项:“……”

    这个死变态!

    绝逼是盯上他们的灵根了!

    在这个混球眼里

    灵修这种生物,就是会跑的草!用来喂羊的!

    秋凉从严桦手中接过那两个小瓶子。

    当小瓶子一入手后,秋凉的目光一顿。

    盯着那瓶子看了片刻,抬头朝他问去。

    “瓶子哪儿来的?”

    瓶子?

    呲牙咧嘴揉着脸的两人,眨了下眼,朝他手中的瓶子看去。

    有些懵。

    “这瓶子有什么不对?”

    “少废话!哪儿来的?”

    秋凉眯了眯眼,恶声恶气的问。

    “……给这物证的人给的啊”

    柏项奇怪的瞅着他。

    “不是,你关注瓶子干什么?我们是让你化验瓶子里的东西的好吗?”

    “懂什么啊你!”

    秋凉嫌弃的瞥他一眼。

    “这瓶子,可比里面的东西有价值多了!”

    ……什么鬼?

    柏项一头雾水。

    严桦却是眸光一闪,望向秋凉。

    “你化验完,我告诉你。”

    “嗤”

    秋凉白了严桦一眼,冷笑。

    “你跟着施阳那孙子,别的没学会,讨价还价到是学了个通透”

    “……”

    严桦摸了下鼻子。

    “有用就成。”

    “呵,那个二愣子有你一半的识趣,就不会经常被揍了!”

    嘴上没闲着,手上更没闲着的秋凉。

    瞟了柏二愣子一眼。

    “是是是”

    柏项撇撇嘴。

    “我在你们眼里就个二愣子,成了吧!你,你差不多讽刺我两句就行了,赶紧把结果整出来,那边等着要呢”

    “这会儿急了?绑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偷我尸体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秋凉哼笑一声。

    抽掉打印出来的资料,看了两眼后。

    阴柔美艳的脸上,带了些奇特。

    “唾液相符,表明这是一头大猫,但这头大猫看上去很异常啊,毒液里的昱息能量,严重超标,这很有问题”

    他甩着资料,盯着他们二人。

    “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跟我说的?”

    严桦和柏项相视一眼。

    眉心一皱。

    严桦声音沉沉道:

    “据说,那头剑齿虎不是灵兽,而是野兽,但却是被改造过的,体内不仅有昱息,还能释放出干扰压制灵修的神经毒素”

    “哦?”

    秋凉双眼一眯。

    带了几分趣味。

    “所以,那算是新品种了?”

    ……二人无语的瞅着他。

    “除了这个,你没别的想说了?”

    “没有!”

    他瞥着他们,很是嫌弃。

    不过转眼。

    他摸着他的小山羊。

    “如果,这唾液跟毒素,真是那头大猫的,那么”

    他看向脸色越加凝重的二人。

    咧嘴一笑,恶意满满。

    “案发现场,还有另一个人在,毕竟”

    “男尸跟女尸同修为,就算有那兽干扰压制,也不可能在毫无损伤的情况下,让男尸全身麻痹,从而让大猫咬死他。”

    “所以,既然能用那种巧妙的方法,让男尸出现短暂性的麻痹,那人要么神出鬼没,让男尸毫无防备,要么修为高他不止一级,才会轻易得手”

    严桦和柏项点头。

    “确实。”

    “好了,来,说说,那种能让,灵修短暂性麻痹的,巧妙方法是什么?以及这瓶子从哪儿来的?好好说,别骗我”

    秋凉手中的手术刀寒光凛凛。

    威胁意味十足的盯着他们。

    ……

    另一头。

    叶长规家。

    施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是严桦的。

    “有结果了。”

    他看了叶长规一眼,接通电话。

    “是同一只吗?”

    “是的头儿,所以,案发现场,应该有另外一个人在”

    房间里的三人,神色一沉。

    施阳吸口气。

    “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先待在警局,等我回去。”

    “是。”

    严桦点头,施阳挂了电话看向叶长规。

    “所以,我们最初的判定是有误的,这两起案子,不仅仅只是杀人泄愤的命案这么简单了”

    叶长规沉默的点了点头。

    片刻后。

    将手中的烟蒂熄灭,望向他们。

    “走吧。”

    这般说着,他走到床边,晃了晃女人。

    轻声道:

    “晚晚,醒醒”

    床上陷入短暂性昏睡的女人。

    眉心蹙了蹙,缓缓的睁开了眼。

    极乎是瞬间的。

    她那还显的有几分茫然的神情,就变成了冰天雪地。

    她面无表情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声音沙哑,冷酷到极点。

    “滚!”

    叶长规神色一痛。

    细细的吸了口气。

    “我带你去见叶优霜。”

    女人的神情怔了下。

    掀开被子,穿好鞋望着他。

    “走吧。”

    “……呃,咳,那个,嫂子?你要不换身衣服?这血淋淋的,不太好”

    一边的施阳轻咳一声,小声说道。

    此时女人才发现,这房间里还有其它人。

    她顿了下,朝门口看去。

    其中一人是施阳,她认识,另外一位却不认识。

    不过,她这一身血衣,确实不太好。

    她没表情的走到衣柜边,从里面拿出衣服,去了洗手间换上。

    然后出来,望向叶长规。

    她甚至不在意,这里为什么有别的男人。

    也不在意,他带她去叶优霜,这两人跟去干什么。

    只是冰冷冷的望向叶长规。

    叶长规嘴角动了动。

    最终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只能沉默着转身,朝门外走去。

    然后领着三人,出现在别墅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暗室里,有一个需要激活的阵法。

    很显然,他媳妇儿是不知道的。

    因为,此时他媳妇儿的脸色更冷了。

    那双眼里,都能往外射出冰渣子。

    叶长规抖了下。

    默默的打开电源开关。

    用大量的昱息将其激活,然后站在阵法中看向他们。

    “站上来。”

    三人站上去。

    昱息光芒大闪之后,三人便失去了踪迹。

    只是。

    在他们消失后。

    有一道黑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闪出来。

    也钻进阵法里,消失不见。

    一行四人,外加一个跟踪的。

    前后出现在一处乌漆嘛黑,却有水滴声响起的地方。

    “这里?”

    施阳抬头,朝四周看去,疑问出声。

    但是叶长规却没说话。

    领着几人,踏出阵法,朝着更深处走去。

    黑暗一路相随。

    他们七拐八弯的出现在一扇门前。

    叶长规伸手推开门。

    入眼的还是一条黑长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