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章:黑转正,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头上一头灰,发上满是脑油,脖子上一层泥垢,指甲里还满是石屑,衣服更是馊气熏天,鞋子亦是臭气扑鼻,席老,你真是脏死了。”

    ……席老被少年吐槽的尴尬莫名。

    小声辩解。

    “我,我不是被关了快一年了吗?哪儿机会洗澡?要不是你搞的这一出,我还出不来呢!”

    “嗯,所以你要谢谢爷。”

    少年煞有其事的点头。

    让席老嘴角抽搐了下。

    无语的瞅着他。

    最后,无奈一笑。

    使了净诀。

    瞬间变的干净清爽。

    而一边。

    像是被几人给遗忘掉的总理阁下。

    在看到席老那瞬间。

    便知道,完了。

    尤其是在看到席老。

    对那少年那般纵容的时候,更是死寂一般的灰败。

    而席老,也像是此时才注意到他。

    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

    “可以啊小周,都学会用杀戮来掩盖事实的真相了,当初扶你上去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发誓的?”

    总理阁下的脸色变了几变。

    片刻后,深吸一口气,很是冷静的开口:

    “我没有动手。”

    “但你一定也没有制止!”

    席老冷着脸。

    “你是在冷眼旁观,这群混账来抹杀事实的真相不是吗?”

    “是。”

    总理阁下,竟然干脆利落的点头承认。

    很是苍白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后悔的迹象。

    他的目光,缓缓的在少年身上扫过后,转移到席老身上。

    扯扯嘴,似是笑了下。

    “以杀掩盖事实,这种事情,在你们眼里确实不对,但对我来说确实是好的选择,独立区的毁灭,相当于界内外平衡的毁灭。”

    “就算最后,查出是谁动的手,但结果不会改变,界内外之后的关系,必定要比现在的更紧张,楚家亦不会善罢甘休,甚至”

    他目光沉沉暗暗。

    语气冷静克制。

    “会通过各种手段,排查出事实的真相,从而血债血偿,楚家一动手,整个界内都会动手,毕竟,在各大世家的眼里。”

    “只有除掉楚家这个镇守石,界外才会成为界内的囊中物,而楚家这一次,若是真的纠缠不休,正如了他们的意。”

    “到时候,一旦楚家被灭,界外便会被界内收编,但这却不是界内各大世家的胜利,而是加快世界灭亡的进程。”

    “众所周知,群龙无首便散,但我深知,楚家不一样,楚家就算全灭了,楚家手下的将兵,却不会散,更会隐匿起来,从而进行各样暗杀。”

    说到这里时。

    总理阁下的脸上。

    竟然露出了艳羡的钦佩。

    那像是王者感慨王者,以及王者不如王者之间的悲哀与羡慕。

    他接着道:

    “倘若界内外,走到楚家的那些将兵开始暗杀的地步,界内的各大世家,定然会全方位的进行排查绞杀。”

    “这样不仅惊民,扰民,更为那些暗地里,想要吞掉各大世家,或挤掉各大世家,上位的黑手们,完美的机会。”

    “让他们对各大世家出手,然后将这些罪名甩到楚家的残军上,更甚至”

    “各大世家之间,也会因这样的机会,而对彼此出手,从而想一家独大。”

    “到时候,界内必定再次大乱,从而走向毁灭,而席老你们,一定会出手制止,然后重新洗牌。”

    “可那还有什么用?洗牌于你们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对我来说,却是无法忍受的,毕竟”

    “死伤的是百姓,被破坏的是这个世界,灵修的破坏力何其大?更不要说还有各样更加强大的武器在。”

    “那么,当这一切都将被瓦解掉时,你们或许还有机会存活,但我们却一定不会,百姓也一定不会,所以”

    总理阁下的目光。

    意外的坚定,又不顾一切。

    “我不会出手制止,虽然狼狈为奸,但若能起到一定的延缓作用,能维护起眼下众人眼中的和平,这罪孽,背了也就背了。”

    “你!”

    席老气结,指着总理阁下的鼻子。

    咬牙切齿。

    “虚假的和平有什么用!早晚会崩!”

    “但是”

    总理阁下扯扯嘴,笑了笑。

    “百年之内不崩就行了,让我有机会,以及时间,看着我的孩子,成长恋爱,结婚生子。”

    “看着他喜欢的这个世界,一如他眼中期许的那样就可以了。”

    “至于之后的,我管不着,毕竟我百年后我便退了,之后的事也就轮不到我操心了不是?到时候我再去磕头谢罪。”

    “你混账!你简直就是鼠目寸光!你简直无药可救了!”

    席老气的不行。

    总理阁下咧了咧嘴。

    很是不以为然。

    “反正到时候,席老你们肯定,还会挑选出更加能挑大梁的人,既然是个能挑大梁的,我鼠不鼠目寸光又有什么关系?对吧?”

    “再说了,也就百年而已,眼下我还算精神,很快就能熬过去的,就算熬不过去死了,那就没办法了,以后更管不着了。”

    “你你!”

    席老气的抄起鞋底,冲着总理阁下就是一顿暴揍。

    直接他给揍成一堆尸体了才罢手,冷笑一声。

    “你也就这点儿出息!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界内才会沦落到,各个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混账样儿!”

    “不想着好好治理,怎么从根里上解决,却想着用抹杀事实这样的损法儿”

    “盖上表面的遮羞布,挖下更深,更危险的露天大坑,你这么能,怎么就没把你能死呢!”

    “……”

    总理缩到地上,不吭声了。

    反正左右,在席老那他都是没理的。

    不说,不解释,那就是同犯,是死罪。

    说了,解释了,可他自己的观点,又得不到认同,会被骂到狗血淋头。

    不仅如此。

    左右都被揍,都被判死刑。

    所以,他还能说啥啊?

    上百岁的老年人,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装死。

    心下冷漠又淡定。

    干都干了,现在后悔有毛用?

    又没人放过他。

    哭哭啼啼的太难看,不要!

    ……

    现场中,还有几位没敢动手的执法长老们。

    早在余下的,执法长老们动手的那瞬间。

    就贼麻溜的缩到门后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