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章:黑转正,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好像是。”

    ……滚!

    没听出来他这是挤兑啊?

    席老嘴角抽了下。

    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要是魂藩令真能饲养她,她还是个人吗她?

    靠不靠谱了还?

    不过。

    这小丫头确实够怪异的。

    嘛,只要她没事儿就成,余下的都不重要。

    心大的席老。

    悠闲的坐在花架下,一边喝茶,一边往嘴里扔花生米。

    感慨道:

    “这花生米哪儿买的?炒的还挺好吃”

    “小姐姐做的。”

    少年从收纳符里,拿出好几大袋,真空装的花生米,递给席老。

    “呐。”

    “这么多?”

    席老有些惊讶的接过。

    “嗯。”

    她点头。

    “味道不一样,喜欢吃哪个口味的,让小姐姐再给你做。”

    “……”

    席老拿着那几大袋花生米,心下有些复杂。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花生米?”

    “猜的。”

    少年端着面前的茶盏,慢慢的饮了一口。

    淡淡道:

    “先前在界外,见过你几次,每一次你手中都抓着一把花生。”

    “所以,我觉着,你应该喜欢吃这个,所以让小姐姐炒了一些,备着,等看到了你,就给你。”

    她说的漫不经心又冷淡。

    可是席老,却满心感动。

    “小,臭小子,你真是”

    “不过”

    谁知。

    还不等席老感动一秒钟。

    少年就慢吞吞的加了句。

    “要拿修补灵根的法子来换。”

    “!!”

    冷不丁被这话给刺激到。

    一个没防备之下,被花生米卡在喉咙里的席老。

    狠拍着胸口,咳的撕心裂肺。

    听的对面的暮家老祖跟玉管家,都替他难受。

    二人默默的端着自己面前的茶,慢慢的喝。

    幸好,他们没伸手去拿花生米吃。

    不在,这会儿被折腾的,可就不是席老,而是他们了

    顾少真心不是一般的凶残!

    终于把花生米给拍进肚子里的席老,被憋的脸脖子通红。

    他气结的指着少年。

    “臭小子!吃你个花生米,你竟然讹我修补灵根的法子?你家花生米是金子做的还不成!?”

    “还真是。”

    少年瞥他一眼。

    指了指那花生米。

    “没瞅见那花生米,被炒的黄金灿灿的?正常情况下,炒花生米是那个颜色吗?那是裹了金粉才做成这样的。”

    玉管家:“……”

    这花生米还真是金子做的?

    暮家老祖:“……”

    仙,仙姝家的小丫头这么有钱的吗?竟然拿金粉炒花生米?这是什么见鬼的操作!?

    席老:“……”

    我他妈竟然无言以对!

    拂兮:“……”

    是这样吗?

    那金色,不是咸蛋黄,融了蛋液后,裹到花生米上的颜色吗?

    四人神色各异的,盯着那金光灿灿的花生米看。

    拂兮默默的收回眼。

    看向一脸冷漠胡扯的少年。

    在对上少年暗色的双眼后,眨了下眼。

    想了想,说了句。

    “还有翠玉果汁。”

    ??

    翠玉果汁?

    三人先是茫然了一瞬。

    紧接着就变了脸。

    “翠玉果!?”

    “嗯。”

    拂兮点头。

    “制作大还丹的翠玉果。”

    卧,卧操

    三人面色古怪又惊悚。

    尤其是暮家老祖。

    都已经控制不住的自己的老爪子,想要掐死人了。

    尼玛,翠玉果啊!

    一棵树上,三百年才结一个的翠玉果啊!

    何止能制作大还丹,还能炼制回魂丹呢!

    结果,就被那小丫头给用来炒花生?

    哦凑!

    这花生好贵,不应该被吃掉,应该被放到祠堂里供奉起来。

    别说是暮家老祖了,就连席老的眼皮子都开始抽抽了。

    他一言难尽的瞅着面前这二人。

    最后,把目光望向了楚少年。

    “不是,金粉就算了,不稀奇,但翠玉果你们哪儿弄来的?”

    要知道,那东西。

    他也是很长一段时间,才见上那么一两个。

    最主要的是

    每回见的时候,还是在丹药师们,打破头抢的时候。

    可结果眼下,这花生米里头却有翠玉果。

    这简直让他无言以对。

    “换的。”

    拂兮开口。

    “原本我用来炼药的,但翠玉果跟香梨很像,被搞混了,就”

    ……三人一瞬无言。

    好吧。

    非常罕见稀有的翠玉果,就这么没了。

    一边坐在那里,看上去有几分神游的少年。

    微微侧眸,望着暗戳戳使坏,坑人的拂兮。

    唇角勾了下。

    歪在躺椅里,撑着下巴。

    望着精神头都好的出奇的几人。

    神色散漫,又冷淡。

    她记得。

    胥辞说过:

    是不是发自内心关心你的人,你只需要听他们的谈话,看他们的神情,便能得知。

    而眼下。

    精神头好的出奇。

    很是热闹的,在那里谈天说地的四人。

    明明是一个很尬的话题,但他们却谈论的津津有味。

    甚至总是似有似无的,牵引着她,说上一两句。

    哪怕是无关紧要的,他们也都能接下去。

    哪怕他们明明知道,什么金粉,什么翠玉果,通通都是假的。

    可是。

    他们还是愿意相信。

    愿意把这个话题接下去。

    只为了让她多说两句,散一散郁气。

    不要干守着时间,陷入死胡同里出不来。

    更不要,像是无期限的等着,线索的反馈。

    然后,开启一场,毁灭的杀戮。

    这么的愚蠢又可爱。

    让她怎么忍心让他们失望?

    死去的铭记,活着的守护。

    以及,对未来,将会遇见的期待。

    这是人生。

    是明天。

    是未来。

    他们明明想给她讲大道理。

    可是他们却都知道,什么样的大道理她不懂?

    正因为懂,才不必多说。

    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希望她得到缓解。

    她怎么会不懂呢?

    只是

    她好像,还守不住她想要守的。

    独立区外面的三十层防御,是她一手设置的。

    上面的触发警报,亦是她一手安装上去的。

    不仅外面有,里面的人,人手一份保护设备。

    她真的做到了万事俱备。

    可,为什么还是守不住呢?

    她不弱呀。

    她比前世强了那么多,那么多。

    可是,为什么,还是守不住呢?

    她不是想要屠杀。

    她其实是

    厌恶,憎恨鲜血的。

    可是。

    她所厌恶的,却像是唯能拯救她的途径。

    对于这样的自己。

    真是失望透了。

    明明努力的强大起来。

    想用正大光明,不被世人病垢的方式。

    护住自己,想要护住的。

    可是到头来,还是护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