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章:黑转正,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那么”

    少年斜了眼,处于怀疑人生中的秋凉。

    侧眸,望向一边的姬胥辞。

    倏的,冲他咧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直把姬胥辞给笑的心惊肉跳。

    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

    “我”

    “咱们接着猜?”

    结果。

    他才刚开口,就被少年笑意晏晏的打断。

    悠悠的吐出,让他无奈又无力的话。

    他嘴角抽了一抽。

    相当心塞。

    “这事儿就不能翻篇儿吗?”

    “不能。”

    少年斩钉截铁的拒绝。

    一脸严肃。

    “翻篇儿了,爷怎么推测出对独立区出手的人?不把摧毁独立区的人揪出来弄死,爷这颗心呢,哪儿哪儿都不痛快。”

    “爷一不痛快了,大家都别想痛快,比如”

    他眼神幽幽凉的瞅着姬胥辞。

    一板一眼的威胁。

    “爷把你的小秘密,公之于众如何?”

    !!

    关他什么事啊啊!!

    姬胥辞简直都想跳脚了。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明明已经知道,这些事情跟他没多大关系了,干什么还揪着他不放?

    要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啊!

    “你猜!”

    姬胥辞。

    几乎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的这两个字。

    可见他气到什么程度,又无可奈何么什么程度。

    他到底造了多大的罪孽,才欠到自己送上门去,被这人翻来覆去的往死里折腾?

    最憋屈的是

    妈的。

    他下不去手,弄死这人。

    当然。

    还有更操蛋的。

    就算他动手,也未必就能将他就地击杀。

    要知道。

    这少年可是相当难缠的。

    没有绝对的把握,将他弄死,事后,倒霉遭殃的绝逼是他。

    你说。

    他还能怎么着?

    屡次在这人面前,被气到失语,更被刺激到想杀却不能杀的的姬胥辞。

    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爱恨交加。

    那心情。

    何止是操蛋一词,能够说的清的?

    他一脸麻木的盯着少年。

    表情幽幽,眼神控诉。

    可是少年那张,姝丽之颜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完全不惧他的控诉,与愤恨。

    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好呀,那爷继续猜,若是猜错了,姬老祖要记得提醒啊”

    呵,滚!

    提醒你个锤子!

    姬胥辞面无表情。

    一句话都不想说。

    鬼都不知道,一会儿这臭小子,又在哪个神奇的话点,诈他一诈?

    到时候,岂不是又不打自招?

    不要!

    拒绝!

    身体力行,大写加粗的拒绝!

    瞅着完全不打算配合的姬胥辞。

    少年的眼里,闪烁着狡黠。

    哎呀呀

    真是一块硬骨头呢

    还是一块,味道相当不错的硬骨头哟

    那么

    爷开动了

    “关于你和你奸夫”

    “都说了不是奸夫!”

    少年一张嘴。

    姬胥辞就咆哮出声。

    狐面下的脸色,简直都能下笔晕画了。

    可见黑到什么程度。

    “好吧,不是奸夫,是好基友,成了吧?”

    少年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

    就撬开了,不打算开口说话的,姬胥辞的嘴。

    很显然。

    咆哮完的姬胥辞,也意识到这点。

    他整个人都僵了僵。

    无力的伸手,捂住狐面眉心。

    力道大的。

    都把狐面给摁到龟裂。

    啊,真是的

    要被气死了

    这臭小子的这张嘴。

    怎么这么讨厌!

    “那么”

    少年慢悠悠的开口。

    眼里的奸诈与狡黠。

    当真坏到极致。

    “你和你的好基友,因为某种原因,相爱相杀”

    ??

    相爱相杀?

    谁他妈相爱相杀了?!!

    会不会说话!

    不对!

    憋住!

    别开口!

    臭小子是故意的,绝对不能开口!

    垂着头,摁着狐面的手指,力道又大了几分的姬胥辞。

    终究在心底,默默的念起了静心咒。

    这东西,他早百八千年前都不用了,可是眼下,却又被他重拾了起来。

    真是

    操了。

    “到最后,你胜了,他输了,还极有可能,他是被你亲手杀死的。”

    少年瞥着,浑身紧绷抑郁的姬胥辞。

    脸上笑意加深。

    “别问爷为什么会这么猜测,因为先前你那爱恨交织的表情,就能体现出这一点。”

    “结果他没死,还反回来找你报仇,更渗透进你的势力范围之内,插手了你的各种计划,进行了破坏。”

    “但你先前并不知道,眼下才因一些线索,隐约的觉察到,那个人可能没死,还对你进行了干扰。”

    “这是猜测一,猜测二”

    “你依旧有一个好基友,但是你们没反目,但却因为某种操蛋的事情,分道扬镳了,最后,他死了,你活了,你以为他死透了,结果如今才发现”

    “他极有可能还活着,更在你毫无知觉间,悄无声息的渗透进你的势力范围中,对你的各种计划进行了,不按照你预期预定的方向走。”

    她这话,刚落地。

    那垂着头,以手抵眉心的男人。

    微不可觉的僵了下。

    她的眸光一动。

    慢慢道:

    “但,不管是一,还是二,你与你基友之间的爱恨情仇,爷不感兴趣,而爷感兴趣的是”

    “这两种猜测的结果,都朝着一个方向发展,那便是”

    “你都以为,那个人死了,毕竟很多年不曾出现过,且,那个人的死因,皆与你有直接关系,让你对他的死亡一事,一直处于,极度的纠结中。”

    “但是眼下,却因为某些,不在你预期范围内,朝外扩散,以及不是你动手,却显露出来是你动手的事情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她这般说着。

    清亮剔透的双眼,略略的眯了一眯。

    把这一路上。

    这二缺所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复杂,震惊情绪。

    给一一的结合起来。

    进行了排比,推演。

    然后。

    接着道:

    “那些蛛丝马迹中,所显露出来的线索,与手笔,让你有些熟悉,又不敢相信,所以你很不确定,他是真的没死,还是别人,复制了他的手笔,对你进行了扰乱。”

    “因此,你需要验证一番,才能确定,事实跟你所猜测的是不是同一回事。”

    “如果是,那么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不是,又是谁对那个人那么了解,如同那个人对你那般了解一样,更知道你的全部计划,在你还不知道的时候,提前进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