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黑转正,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这才多久的功夫,可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少年摇了摇头。

    “可以呀,爷的事务所随时欢迎法医先生,不过,在此之前”

    他侧眸。

    看向了姬胥辞。

    “姬家老祖,此次事件,根据先前的种种推测,不管是有预谋,还是意外的专盯事件,皆与你脱不了干系。”

    “眼下,看在姬家老祖,好意领爷来枯城,能够让爷及时救下人的情面上,爷不为难你,必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

    “尤其是那个,非常具有嫌疑的,幕后主使者的来历与身份,但,相对的”

    少年眼眸深邃。

    里面的寒凉,一览无余。

    他盯着姬胥辞。

    一字一句道:

    “此次事件,爷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一定会揪出那人是谁,将其伏诛。”

    “而眼下,有两种选择,供你选择。”

    “一:姬家老祖自己动手,将人拎出来为逝去的人命赎罪,爷便将你与此事剔除出去,就此翻篇,不与你,乃至整个姬家动手。”

    “二:姬家老祖视而不见,权当什么都不知道,爷自己来一扒到底,能扒多深,抓出多少东西出来,全凭爷自己的能力,到时候,结果如何,谁都跑不了。”

    少年望入姬胥辞那双,晦暗不明的眼眸。

    冷静理智的给出自己的建议。

    而他的建议。

    却让秋凉,嘴角抽了下。

    同情的瞅向桃衣男子。

    这哪里是建议啊?

    明明就是圣旨。

    管你同意不同意,最终的结果都是

    你不插手,与你无关,你好我好大家好。

    你插手,与你无关,你好我好别人不好。

    你插手,与你有关,你完球别人也完球。

    进退不是,左右为难。

    少年简直就没给,这桃衣男子留后路啊。

    不过

    这桃衣男子也算活该。

    谁让独立区的事情,跟枯城的召煞事件,竟然牵扯的如此深。

    更跟他还搅合上关系?

    少年不拿他开刀,拿谁开刀?

    啧啧

    也不知道,那被鱼人降霅活吃掉的四人,到底算是什么身份。

    若同样是鱼人,那这事儿,还要往后拖,直到找到幕后主使者为止。

    且,这中间,怕是还要乱上一乱。

    若不是鱼人,而是人类。

    那么那四人,以及身后的家族啊,帮派啊什么的,妥妥的都要完球。

    没看到,少年那一副准备大开杀戒的样子吗?

    吓人呐

    秋凉啧啧摇头。

    相当的幸灾乐祸。

    反正这事儿跟他关系。

    所以,完全不带怕的。

    这会儿。

    他最关心的是

    降伏花啊!

    好东西啊!

    有了这东西,他师父的旧疾就能被治愈了。

    他也就能安下心来,处理姑苏直的破事儿了。

    眼里凶光,邪气刹那涌现的秋凉。

    手腕一抖。

    一条银丝,从手腕上扣着的装备上窜出来,刺进石壁上。

    他顺着银丝,滑到天坑中,那鱼人身上,撸了几朵花,准备带回去。

    可谁知。

    那被他撸掉的几朵花。

    一脱离鱼人的身体,直接枯萎在秋凉手中。

    最后更是焚化成灰,从他的手掌中飘落下去。

    ??

    秋凉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不信邪的又撸了几花。

    却是一样的结果。

    “操!”

    他低咒一声。

    烦躁的抓抓头发,朝上头杵在那里。

    气氛很是焦灼的二人瞅去。

    “那个,你们谁能帮忙整几朵花啊,这东西,一脱离鱼人的身体,直接毁掉了。”

    少年瞅他一眼。

    指尖一弹。

    几朵花根上,凝聚着一滴血的降伏花。

    被包裹在结界中,从鱼人的身上脱离开来,悬浮到秋凉面前。

    秋凉眼一亮,伸手去碰。

    “多谢!”

    心愿达成的秋凉。

    从天坑中窜上来,将被结界包裹住的降伏花,放进了一个盒子里,揣怀里。

    就在这里。

    石壁里的天色。

    好像暗了一暗。

    少年侧头,朝外看去。

    外面那太阳正中高照的天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便从白天,转换成了黑夜。

    “成了,能出去了。”

    秋凉双眼一亮。

    冲着少年开口。

    他到是没想到,这次天黑的这般快。

    上次他可是等了很长时间呢。

    “带路。”

    少年扬了扬下巴。

    秋凉点头,朝外走去。

    而少年亦抬脚跟上。

    只是。

    在路过姬胥辞的时候。

    被姬胥辞抓住的胳膊。

    他唇角动了动。

    慢慢道: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到最后,查出的人,是我想的那个人,那么,你能”

    “不能。”

    他话还没说完。

    少年直接凉声拒绝。

    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当真无情到了极点。

    让姬胥辞的目光颤了下。

    握着少年胳膊的指尖,微微收紧。

    沉默了一下后。

    开口道:

    “你若是,愿意饶他一次,我可以把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

    “哦?”

    少年侧眸。

    眼神平静的望着他。

    “任何事情?”

    “……嗯,任何事情。”

    姬胥辞迟疑了一瞬间,便点头承诺。

    “包括你来自哪里,来这里的多久,目的如何,九婴是什么,神选者又是什么之类的,全部?”

    不知为何。

    总觉得少年的这些话。

    给人的感觉

    莫名的有些不爽?

    姬胥辞绷了绷唇角。

    看了少年一眼。

    但少年神色平静,眼神平静。

    并没有多余的情绪。

    他沉默了下。

    点了点头。

    “嗯。”

    “这样啊”

    少年忽的莞尔一笑。

    带着几分纯白的天真残忍,与如同稚子般的无知冷酷。

    “我拒绝。”

    姬胥辞蓦然收紧,握着少年手臂的手。

    却被少年,毫不留情的拍开。

    啪

    清脆的巴掌声。

    让前头的秋凉,下意识的回头看来。

    入眼的便是。

    桃衣男子被打开的手。

    与少年那,残忍又冷酷的微笑。

    以及他含笑晏晏的话。

    “姬胥辞,爷敬你,你是昆天域内的姬家老祖,爷不敬你,你就是爷的仇人。”

    “如若平日,好端端的,爷又不脑残,没事儿去招惹昆天域内的各大老祖干什么?喜欢被通缉击杀还是怎么着?”

    “但是眼下,你觉得,你的脸大到,能让爷为了你,罔顾那六百九十四条人命?别说是通缉击杀了,就是天翻地覆,有些人的命,爷该收还是照样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