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章:黑转正,姘头认识一下?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rg,最快更新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最新章节!

    “他这是”

    暮家老祖不解的问。

    少年含笑没开口。

    但,玉管家却是一默。

    嗯,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那黑衣人,如果他没认错的话,应该是先前,在界门中,逃掉的犯人。

    叫

    千面?

    这人的能力,当真不能让人小觑。

    虽然修为并不太高。

    但是底牌,却层次不穷,让人防不胜防。

    更是头一个,能从界门中逃掉的人。

    还没被他们侦破身份的人。

    虽然他们一直没放弃对这人的追查。

    但是,这人特别会藏,竟然让他们无所追查。

    哪怕灵修的追踪符,用在他身上,也会失效。

    古怪的紧。

    到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被少年给碰上了不说。

    还牵扯出了乐园,有关于沈长临一事。

    更跟这次独立区毁灭一事,搅合上。

    真是

    “这下麻烦了”

    玉管家有些头痛的捂住了额头。

    简直想骂娘了。

    “什么?”

    暮家老祖不解的朝玉管家看去。

    “这还都认识?”

    玉管家默了一下。

    很是心塞的叹气。

    “算是吧,那个黑衣人叫千面,身份不明,手段颇高,且”

    他顿了下,看了眼少年。

    表情有些欲言又止。

    但,还是回道:

    “在界外,沈大师还不是大师之前,是一名军人,他们进行了一场密集训练,但最终,因界内昱息流落到界外,被人利用一事,密训失败,伤亡四十多余人”

    暮家老祖怔了下。

    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玉管家捏捏眉心。

    “因为当时,在界外,此事很是特殊,又牵扯到了界内,沈大师又重伤,所以顾少就把人交给我们,但是”

    说到这里。

    玉管家很是惭愧的垂着头。

    “我们将他带回了界门,进行了审问,想要查出,此事的各种原因,但,却被他给逃了,一直没找到”

    “”

    暮家老祖瞅着玉管家。

    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你们已经堕落到,连个人都看不住的地步了?”

    简直

    万箭穿心!

    玉管家脸色扭曲了下。

    但却,无法反驳。

    人,他们确实没看住。

    又还拖延到现在还没找到。

    所以,活该被骂。

    “不过”

    暮家老祖也有些心塞。

    “这感情好啊,一波没平,一波又起,这新仇旧恨的,那个叫千面的,不会被弄死吧?”

    玉管家一默。

    朝少年看去。

    少年挑挑眉。

    伸手刮了刮下巴。

    认真脸。

    “嘛,沈叔叔还不至于,当场就把人给做了的,至少也要搞清楚,把昱息流落到界外的罪魁祸首,以及”

    他顿了下。

    瞅了玉管家一眼。

    悠悠开口:

    “将昱息整进人身体内的,还派遣他们在界外胡作非为的元凶,才会动手,但是嘛,缺胳膊少腿的,是少不了的。”

    暮家老祖,和玉管家一瞬无言。

    而席老,冷不丁的朝少年看去。

    脸色微惊。

    “你刚说什么?”

    少年眨眨眼。

    歪了歪头。

    “把昱息整进人身体内?”

    “什么时候的事!”

    席老微惊的脸色,直接黑了下去。

    紧盯着少年。

    不过转眼,就扭头朝眼珠子发飘的暮家老祖,和玉管家瞪去。

    “你们早就知道?是不是!”

    暮家老祖:“”

    玉管家:“”

    二人默默无言一瞬。

    但顶着席老怒火中烧的眼神。

    还是乖觉的点了点头。

    “嗯,先前,在那次事故后,发现的”

    “混账!!”

    席老抄起鞋底。

    一人甩了一刮子。

    指着他们的鼻子,破口大骂。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派人查了没?界外的,处理干净了没!”

    被鞋底砸中脑壳的暮家老祖,和玉管家,眉心突突的跳。

    赶紧点头。

    “处理了,界外干净了,界内水太深,已经抓到了线索,但怕打草惊蛇,所以一直让人盯着,没敢乱来”

    被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暮家老祖。

    给直接推出去的玉管家。

    黑着脸解释。

    但却,没让席老消下去一点儿火。

    反而越烧越旺盛了。

    “那小子呢!死哪儿去了?独立区出这么大事,你们都来了,他呢?界外昱息的事情,他也不上报?想翻天是不是!”

    席老冲着他们咆哮。

    被唾沫星子喷了一脸的玉管家。

    强忍住,没撸脸的动作。

    细细的吸口气,解释道:

    “主上他有事”

    “什么破事儿比这事严重!?”

    谁知。

    他解释的话还没完。

    就又被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

    连他身后,乖觉坐着的暮家老祖,都没逃过厄运。

    暮家老祖鬓角突突。

    黑着脸,弹了个净诀,将一脸的唾沫星子给,弄干净。

    而身为一个体修的玉管家,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他苦巴巴的皱着脸。

    小声解释。

    “主上他,先前,因为某些事情,去了天筵庭”

    “天筵庭?”

    怒到想掐死他们的席老,拧了下眉。

    “他跑去天筵庭干什么?”

    这一下,玉管家没解释。

    只是用别样的眼神,瞅着席老。

    对上那样,有些微妙的眼神。

    席老眯了眯眼。

    片刻后,悚然一惊。

    “他疯了!”

    可不就是疯了?

    玉管家面无表情。

    鬼知道他家主上在想什么。

    好端端的,要闯天筵庭。

    但是,他能怎么办?

    身为一个管家,他拦得住吗他?

    最主要的是

    玉管家有些无奈道:

    “主上,自有他的考量,且”

    他顿了顿。

    意有所指道:

    “这样也挺好。”

    “好个屁!”

    结果,他的话。

    直接迎来了席老的唾弃,以及鄙视。

    “身为一个才入门没几天的体修,就想去闯天筵庭,怎么就没厉害死他呢?!”

    “他把天筵庭当什么地方了?”

    “要知道老子当年鼎盛的时候,连天筵庭的一塔都闯不过!就他?有老子厉害吗?做死呢这是?”

    “”

    虽然这话是事实。

    但是。

    这么说他家少主主上,有点儿过份了吧?

    暮家老祖和玉管家,目光幽幽的盯着席老,明显带着几分控诉。

    但是席老。

    却凶神恶煞的,回瞪回去他们。

    “干什么?不服?老子哪里说错了?让这小王八蛋去,指不定还能闯过一塔呢?就那小子那样儿,等着给他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