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们都明白,不必自欺欺人。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这么听话,可不像他啊。

    “为什么?”

    “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啊,不想去,不愿意呗。”

    楚君顾扒拉了下头发,躺在那里,抬头看着夜空,声音懒懒,态度随意,没有孩子对家长的敬畏,亦没有孩子对家长的害怕与期待,这些情绪已经远离她了。

    在她死去的那瞬间,彻底的远离了。

    少年人,爱做梦。

    她已不是纯粹的少年人,所以不做梦了。

    “还有事儿?”

    好一会儿没听到楚父的声音,她拿过手机瞅了瞅,还在通话中,那就代表那头没挂,咋没声了?

    “楚君顾。”

    “嗯?”

    这么正式的喊她名字,是准备开诚布公了?

    这个念头刚在她脑子里一过,她就听到:

    “楚云澜与楚云悠并不是我的私生子,他们确实是领养来的,我和你母亲之间没有第三者插足,除了你之外,也没有别的孩子,因为一些事情,你妈妈误会了我,这么多年没原谅过我,但是我想让你知道”

    想让你知道什么呢?

    楚父的眼眸里划过难见的茫色,好一会儿才说道:

    “我和你妈妈,在最初有你的时候,是心存感激的”

    “撒谎。”

    楚父的话还没说完,对面就传来了少年那很是冰冷的声音,那像坚冰一样冰冷与锐利的声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个孩子用这般语气说话。

    他说,你撒谎。

    说的极为果决与肯定。

    楚父眉心微蹙。

    “没有,我”

    “你在撒谎。”

    楚君顾打断楚父的话,一字一句道:

    “她的双腿站不起来,难道不是在知道自己怀孕以后,从窗户上跳下去的?”

    “可是我命大没流掉,但是她却磕碎了双腿,她厌恶她怀着的那个孩子,在知道你外面有女人,且还把女人与孩子领回来之后,你什么都没跟她说,却碰了她,这让她恶心,让她憎恶,让她想要杀死她肚子里那个象征着不洁不净的孽种。”

    哗啦

    她的话像尖刀一样砍在楚父身上,让他一时没控制住后退一步,撞翻了桌子上的水杯。

    水杯砸到地上,摔的支离破碎,就像那年,那个一向理智而坚强的女人,歇斯底里的疯狂,与不顾一切的寻求死亡。

    最终,毁了腿,永远的站不起来了。

    这十多年,一人住在别墅里,闭门不出,谁也不见。

    那个被他们所有人掩盖起来的真相,如今却被他们的孩子,这般毫无顾及,以及如此淬不及防的撕开。

    一时间,让这个强大到撑起一片天的男人,眼眸里涌现起了惊人挫痛,无法掩盖,与掩盖不及。

    “你”

    他的喉咙滚动一下,似是想说话,似是想问他为什么会知道,是谁告诉他的,可是出口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

    而那头的那个孩子,却笑了下,说道:

    “爸爸,你看,你骗我,妈妈不爱我,你也未必爱我不是吗?这是我们都看明白的事,何必自欺欺人呢?”

    这话一说完,那头的电话就挂断了。

    他握着满是忙音的手机,半掬着身子,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滚落,脸色亦是苍白到了无血色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