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演习异变,遭遇猎杀!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很难受?明明调和过的,应该还好吧?”

    ……完全不知道你这个还好,表现在哪儿?!

    我他妈快被折腾死了!

    又痒又疼,还莫名的火辣跟皮肤露风,你能想象,你的皮肤竟然会像衣服一样能往里面钻风跟露风的那种感觉吗?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种诡异的骚感觉!

    俞缜憋屈又委屈的像个小可怜一样的瞅着楚少年,那苦巴巴,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让小伙伴们闷笑不已。

    还好还好,他们跟头儿长的不太像,身高体格也不匹配,不然这会儿遭罪的可就是他们了!

    “白队,别浪费时间呀,赶紧的,一会儿人该来了”

    觉得自己是一个被通缉犯名头,耽误掉的化妆师的楚少年,暗戳戳的操持着她那有毒的各色染料,笑眯眯的拿着刷子,一边刷,一边略有些兴奋的瞅着表情抽搐的白亦溪。

    人体绘什么的,很带感有没有?

    这可是她的拿手好戏之一呢,一般人她才不给展示呢!

    “……”

    白亦溪鬓角突突的跳了跳,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正准备抓出来做各种实验的小白鼠,那种心塞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是大写的拒绝!

    可正如这小子所说的,没多少时间浪费,里面的人指不定马上都要出来,于是他最终还是认命的走过去站好,享受太子爷的服侍。

    如果可以的话,他是一点儿都不想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

    白亦溪伸手掐了掐眉心,郁积不已。

    他做了什么孽?要被这么折腾?

    等楚少年把他上半身全部刷成了咖啡色,甚至还十分有格调的给他打上了一层亮晶晶的抛光,再给他的脸部稍稍的做了个微调后。

    小伙伴们惊奇的发现,他们风光霁月,像翩翩公子一般的白队,在他们眼前来了个大变活人,瞬间变成了一个黑人汉子。

    还是那种纯正,让他们挑不出任何不妥之处的黑人汉子,要知道亚洲人跟非洲人有很明显的肤色与骨骼区别的,可是这会儿,那些让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区别,被模糊了界限,让肉眼人挑不出错。

    要不是他们眼睁睁的瞅着,还真不敢认!

    “厉害厉害!”

    “公子爷真是老厉害了!”

    “佩服佩服!”

    “牛啊!”

    小伙伴们冲着楚少年竖了竖大拇指,感慨万分。

    “公子爷,还有啥是你不会的?你这么全能,这么优秀,让我们这些人咋整啊?”

    要知道,他们也会一些伪装,且伪装术太还算不错,可那都是在有工具情况下,像这样单凭一些颜料就能把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手段,他们还真办不到。

    当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唔,爷若是不优秀的话,怎么能成为你们仰望般的存在?”

    这话可真所谓是装逼满满,但也算是大实话,但是小伙伴们却听的嘴角直抽。

    “切”

    “脸啊公子爷”

    “公子爷的脸跟他的技术一样优秀!”

    “没错”

    一点儿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的楚君顾,在小伙伴们鄙视的神情下,把他们的赞美全盘接受。

    你还说别,她的脸还真跟她的技术一样优秀呢

    毕竟她长的这么好看对吧?

    他们上哪儿再找出一个比她还要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

    所以,没毛病!

    笑的相当阳光灿烂的楚少年,一边把手中的木板给销毁掉,一边朝着大变活人的青年开口。

    “白队,班吉是个左撇子狙击手,可别”

    这话还未完,她耳朵便是一动。

    “来了。”

    这话一落,白亦溪反应相当快速跟敏捷的冲着小伙伴们打了个手势,让其各自分散隐蔽,然后迅速跟俞缜跳进越野车里,往前开了一段距离,便停在那里等着。

    很快的,从瘴气林后面开出一辆nigh,那车停在越野车旁边,冲着利吉班吉扬扬下巴。

    “嘿,人呢?”

    看到那辆nigh时,白亦溪跟暗处的人眸光一闪。

    这车辆装备,在这样的林子里出现,怎么都有种违和感。

    又不需要全副武装上前线,更不是在内乱噪杂的好战之地,弄这么一辆车从瘴气林里开出来,怎么看都不大对劲!

    白亦溪当机立断的踹了装晕的俞缜一脚,隐秘的冲着暗处打个手势。

    几乎是瞬间的,二人以及暗处的所有人齐刷刷的握着枪窜出来,把这辆nigh团团围住不说,白亦溪与俞缜更是从越野车里一跃而起,一左一右的迅速拉开车门,用枪顶着驾驶位与副驾驶位上坐着的两个白人。

    两个白人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想掏枪反击,却被外面一连串咔咔的手枪上膛声给震住了。

    “下来!”

    白亦溪跟俞缜用枪顶着二人的脑袋,把他们从车位上拽下来,而后面的小伙伴警惕的拉开后车门,朝里面看了看,确保安全无事后,才走了过来。

    “里面是什么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俞缜踹了其中一个白人一脚,那白人瞪了他一眼。

    “关你们什么事!”

    “啧,杀我们的人!抢我们的人!你说关不关我们的事?说不说?不说崩了你!”

    李易握着枪,对准那白人的脚边射了一枪,然后指着他的脑壳,冷叱:

    “说!”

    “是,是基地!”

    被满身杀意,与那毫不犹豫开枪的动作给骇到的白人,略有些结巴。

    “基地?这里为什么会有基地?”

    “不知道,我们也只是听上头的命令驻守在这里罢了。”

    “上头是谁?”

    “蒙赫长官。”

    长官二字让几人眼眸一缩。

    “哪国的?隶属于哪里?”

    “膺国,曾隶属于陆战队”

    退伍军人?

    几人眉头一蹙,各自相视一眼,又问了几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退伍后被招来这里驻守,余下的都不太清楚。

    因为他们只在基地外镇守,基地里面他们是没有权限进入的。

    问不出想问的答案,几人看向白亦溪。

    “怎么办?”

    “把他们扔车上,我,吕战,俞缜,李易,还有”

    他顿了下,看向一边抱着肩膀若有所思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