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演习异变,遭遇猎杀!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修奇瑞那阴柔低敛的声音含着无限的冰冷,让被愤怒给冲昏头脑的里森瞬间的冷静了下来,抿了抿嘴。

    “我知道。”

    里森深深的吸口气,神色难看的准备去回收昱息。

    可是当里森蹲在那两滩肉泥边翻找后,他的眼眸猛然一缩,因为不管是拉曼达还是埃布尔的尸体中,都没有昱息。

    他的神色变了一变,又翻找了好几遍,确定没有找到他们两人的昱息后,才声音暗沉的朝着修奇瑞汇报过去。

    “麻烦了修奇瑞,拉曼达跟埃布尔的昱息不见了!”

    “什么?!”

    昱息不见了这几个字,惊的修奇瑞终是变了脸色。

    “仔细找找!”

    “没有,我来回找了好几遍,确实没有看到他们的昱息”

    这话说完,里森抿了抿嘴。

    “我怀疑,拉曼达跟埃布尔不是被恐龙压死的,而是被人夺了昱息后杀死的!可是除了我们之外,谁还知道有昱息的存在?”

    修奇瑞的神色变了几变,当机立断的吩咐。

    “去找车,把这几只带走,离开这里!”

    能够悄无声息潜进这基地,还能在同时对上拉曼达跟埃布尔的情况下,杀死二人,挖走他们的昱息,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敌袭,而是对九婴的挑战!

    他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联系上峰!

    不然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

    里森听了修奇瑞的话,点了点头,迅速的去后面开货车,准备把那几只弄进集装箱里带走。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背了一口大黑锅的楚少年,终于在某个禁闭室里找到了沈长临。

    沈长临处于昏迷状态,身上的衣服沾了很多血,且那血已经干涸变硬,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儿才弄上去的。

    而她记得,沈长临可是跟余下的两位队长呆在一起的,现在却只剩下沈长临,那么那两位队长

    且,这么大的乐园里,除了他们这一队人马外,并没有碰见余下的两队人马

    她抿了抿嘴,蹲在沈长临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

    “醒醒,醒醒”

    被打了麻醉药,陷入昏迷中的沈长临,被楚君顾给强硬的叫醒。

    “唔”

    他无意识的低吟一声,好一会儿才睁开眼。

    当看到眼前有一道人影时,他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脸色剧变,迅速的进行了攻击。

    “是我。”

    楚君顾轻飘飘的挡下他的攻击,声音清浅,带着一些安抚。

    “看清楚,是我。”

    “楚君顾?”

    沈长临声音沙哑的疑问。

    “嗯。”

    “你怎么在这里?”

    “找来的。”

    她顿了一下,直面询问。

    “除你之外,余下的人呢?”

    这个问题一出,沈长临那双逐渐冷静下来的双眼,慢慢的充血,变红,带着蚀骨的恨意,他蓦然的抓着楚少年的胳膊,力道又狠又大,几乎要把她的胳膊给捏碎。

    “他,他们呢?白亦溪他们呢?有,有没有,有没有”

    他的声音发抖哽咽,似是不敢问,不想问,又不得不问。

    “没事,都没事,我们的人一个不少全部在。”

    楚君顾拍了拍他的手,扶着他的胳膊,试探性的把他拉起来。

    “能走吗?”

    “嗯。”

    似是没有听到那个太过残忍的结果,沈长临的神色有了几分松懈,借着楚少年扶着他的力道站了起来,一步步往外走。

    在这其间,他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他这般紧绷,又充满杀意与煞气的气息,让楚君顾叹息一声。

    就知道会是这样。

    一路出了禁闭室,刚想顺着楼梯下楼时,整栋大楼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沈长临扶着墙壁站好,拧了拧眉。

    “这是哪里?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乐园西面的瘴气林内的基地。”

    沈长临微愣。

    “还在乐园?”

    他以为

    “嗯,在乐园,至于外面”

    她眨了下眼,用一种很是微妙的表情看着沈长临。

    “我觉得你还是自己亲眼看看的比较好。”

    “……”

    什么意思?

    此时完全没心情打哑谜的沈长临,冷嗖嗖的望着楚少年。

    紧接着,不用他回答,沈长临就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

    我他妈可能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也可能是麻醉药没过,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迷一般的幻觉!

    他瞠目结舌的瞪大了眼睛,瞅着面前那被掀飞的半面墙壁,以及那一声声愤怒无比的咆哮声,还有那从他面前闪过的,一连串灼烧人的火焰。

    “我,它,这是”

    “恐龙。”

    楚少年慢吞吞的解释。

    “依照它的外表轮廓,它应该是属于大型双腔龙,但双腔龙食草,它吃肉,且双腔龙不会喷火,它会,所以,它可能是一只拥有双腔龙外观的食肉属性的喷火杂交恐龙。”

    一本正经,给面前这只恐龙做详情分析的楚少年的话,让沈长临那有些抽痛的鬓角,彻底突突突的狂跳起来,疼的他整个人都暴躁无比。

    “我他妈想问的是,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恐龙!!恐龙!恐龙!这是恐龙行不行!!”

    隐忍的情绪,终究被楚少年给刺激到濒临崩溃的沈长临,咬牙咆哮。

    可是被他咆哮的楚少年,却很是无辜的摊摊手。

    “它又不是爷整出来的,你吼爷也没用啊,史前恐龙早就灭绝了,所以爷要怎么告诉你,这乐园里为什么会出现一只杂交恐龙呃,还不是一只?”

    正在瞎几把解释的楚少年,语气一拐,音调诡异。

    她猛的拽住沈长临的后裤腰,把他给打横提了起来,顺便在他身上覆盖了层灵力结界,阻隔瘴气的入侵,然后跟拎小鸡崽似的,几个跳跃就出现在不远处的几辆超大的集装货车上。

    隔着厚重的表皮,望着里面那一只只各种类型的恐龙默了一默。

    很好。

    这很九婴。

    果然是他们干大事的风格。

    她伸手戳了戳一边晕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沈长临,指了指准备开出基地的货车,幽幽道:

    “一,二,三,四,五,六,连带那只正闹的欢腾的,是七只恐龙,所以沈大队长,现在要怎么处理?”

    “……你,你把我放,放地上!放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