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演习异变,遭遇猎杀!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所以,怎么整?

    要拿着它跟钢管一样,用砸的吗?

    他有些一言难尽的微微侧头,看了那青年一眼。

    “怎么用?”

    当少年侧头看来的那瞬间,青年的耳朵好像失聪了,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凝滞了流动,时光与画卷皆定格在这一瞬间。

    天光炙蓝,白云浮动苍林叠峦,皆成背景。

    静与动,淡与浓。

    深与浅,你与惊艳相融。

    浓缩成斑斓的旖旎之梦,衔接在岁月里,刻画进沉湎中。

    无关情爱,仅关风月。

    “嗯?”

    少年一边跟黑衣人对打,一边忙里偷闲的问这伞要怎么用,可是那青年像是傻了一般,直愣愣的看着他,却不解释。

    ……

    什么情况?

    难道是被爷的美貌给惊艳到了?

    哎呀

    爷这张脸,确实好看,一点儿都不虚!

    不要脸的自夸了一把的楚少年,直接抡起那把伞,对着黑衣人就是一阵梆梆梆的乱敲。

    敲的那黑衣人咝咝的直抽气,忍不住想骂娘。

    这少年他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明明他已经用诱饵把人给分散走了,只等他把那两个没用的东西撸走,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可见鬼的,这小子冷不丁的出现,二话不说,上来就抄起一根钢管,对他就是一顿狂敲!

    说实在的,他还真没把这小子放到眼里,不过是个界外人罢了,可神他丫知道,一个界外人,只抡着一根钢管就能把他给撵的四下乱窜不说,还时不时的被他给踹一脚,砸一拳。

    超疼的!

    现在好了,竟然还整了一把灵器,简直要命!

    不过,这小子貌似不会用灵器?

    也是,他一个界外人怎么可能会用灵器?

    怕是连灵力都不知道是什么吧?

    但是,见鬼的,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界外人现在已经有这么厉害了吗?

    啊呸!

    要是有这和厉害,还需要昱息干什么?

    黑衣人那颗噗通噗通乱跳的心,慢慢的缓和了下,琢磨着要怎么使个障眼法,把这小子给支走,他好撤退。

    不是他怕这小子,也不是他打不过这小子,而是他在这里设下了炸弹,再这么拖下去,一会儿炸弹该炸了,他可不想被自己弄的炸弹给炸死!

    只是这小子也忒难缠了点儿!

    啊啊啊,不管了,那两个没用的东西不要了!

    把这些人全部炸死在这里,就没人知道这里的秘密了!

    咬咬牙,心下发狠的黑衣人,蓦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个乌漆嘛黑的东西,罩着少年的脸砸去。

    少年眼前一黑,恶臭扑鼻。

    他满脸嫌弃的闪身避开,捂住口鼻,一脚踹在黑衣人的屁股上,让想要顺势逃跑的黑衣人一个踉跄的朝着栽去,而他握着伞的手,也不知道是摁到了哪儿。

    那把金伞唰的一下撑开,上面点缀的银杏叶,像是活了一般,从伞上挣脱而出,直直的朝着那黑衣人包裹而去,瞬间就把他给扭成了一球,摁在地上。

    ……

    少年眨巴眨巴眼,稀奇的看了看手中的金伞,又瞅了瞅被扭成一个球的黑衣人,然后伸手勾了勾金伞与那些银杏叶中相连接的,丝丝缕缕的金线。

    那些金线在他手中颤了颤,发出一声声清脆悦耳的轻吟,听上去很是欢快跟愉悦。

    “哇偶”

    好神奇的样子。

    突然有种刘姥姥进大宅院的既视感有没有?

    他笑眯眯的蹲在黑衣人面前,用金伞的伞柄戳了戳黑衣人。

    “修奇瑞跟里森才是你的目标?之前那两团乌漆嘛黑的玩意儿,是你故意放出来引别人上钩的对吧?”

    他这话一出,黑衣人莫名一僵。

    很显然,少年猜中了。

    但是,黑衣人的嘴巴却跟上了蚌壳一样,紧紧的抿着不开口。

    他这样子,少年也不恼,笑意晏晏的摸出一把刀,把他身上那包裹的严实的黑衣给划拉开。

    他每划拉一下,黑衣人的身体就僵硬一分,当他的刀尖划拉到黑衣人的下巴上,准备挑开他戴着的面具时,黑衣人又急又怒的喝斥。

    “住手!”

    “哎呀,原来不是哑巴啊”

    少年用刀尖戳着黑衣人的面具,慢条斯理的问。

    “你回答爷几个问题,爷就放了你怎么样?”

    “呵!”

    黑衣人冷笑。

    “你当我是傻子吗?”

    “所以,你是拒绝回答喽?”

    少年戳着面具的刀尖,滑动到下巴的边缘处,一点点的挑开他的面具,露出一个苍白的下巴,与有些发乌的唇瓣。

    随着他的动作,黑衣人身上爆发出浓烈的杀意。

    “你住手!住手!听到没有!!”

    “你回答爷的问题,爷就住手,爷说话算话,毕竟你长的肯定没爷好看,爷不稀罕看你的脸啊对吧?”

    ……

    长的比女人还好看,你还挺骄傲!?

    黑衣人隔着面具与漆黑的帽子,怒瞪着面前这个混账东西。

    但是,不得不说,这小子长的是真好看!

    之前看到他的那瞬间,自己都被晃花眼了,可正因为晃花眼了,才错失了最佳救人跟逃跑的机会。

    所以这会儿,听到这少年不要脸的自夸,黑衣人真心想呕血!

    美色误人,美色害人,真他妈不假!

    “你想知道什么?”

    黑衣人气结,却又不得不憋屈的问。

    妈的,给他点儿时间,他一定能挣脱开这破玩意儿!

    “昱息是什么?”

    楚少年没直接问重点,而是挑了些看上去比较简单无防备的问题问。

    他这问题,让黑衣人古怪的瞅他一眼。

    “你真是界外人?”

    妈的,界外人有这样的身手,还让界内人怎么活?

    “唔,所谓的界外人是不是指不会修炼的?”

    对于这个界外人,界内人,他猜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以界为线,各守一方,融入这个社会,却又不过多的参与彼此的生活,毕竟修炼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太大,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

    可是大家都生存在这个星球上,所以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交集不是吗?

    那么这样的生活方式,就现在而言,是最合适的。

    但是,前提在于,有一些修炼者们才能知道的东西,普通人是不能知道以及遇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