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界门,你所不知道的世界。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唔,是之前那个笑的像朵栀子花,却让她有些微微发毛的妹子。

    总觉得这个妹子看她的眼神,有点儿,怪怪的。

    “你好,我叫水云昕。”

    “……你好。”

    把小树精摁在花草中,让它老老实实当一个背景板,楚少年冲着水云昕微微颔首。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妹子那双大大的杏眼,晶晶闪亮的看着楚少年,却又不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纠结,搅着手指,解释道:

    “我跟姐姐,还有其他几位哥哥在那边坐着聊天,我去洗手间回来,路过这里,看到你,就想跟你打个招呼,没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妹子说着说着就有些害羞,用小手挠挠脸,笑的有些腼腆,却很是明媚。

    “我就是觉得你好厉害,又长的超级好看,一时没忍住,就,就来跟你搭话了,我平时不这样的!”

    像是一点儿都不想让少年误会她是一个随便的人,女孩儿有些结巴,却还强撑着胆子,小声问道:

    “那个,楚少,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会不会有些无聊?不如跟我们一起聊天?很有意思的”

    ……

    妹子这么热情,让楚少年那股子发毛感更甚。

    她轻咳一声。

    “不用了,祝你们玩的开心。”

    “……哦。”

    小姑娘有些失落的搓着手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

    但,还是冲着少年弯着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楚少再见”

    “嗯。”

    没有过多纠缠,没有叽喳吵闹,给人的感官非常好,亦是一个很懂事可人的小姑娘。

    但是,楚少年却伸手撸了把手背上一再窜起的汗毛,表情微妙。

    按道理说,不管是之前在火车站,还是后来在研究室,她也遇见了好几个妹子,那些妹子们对她也挺热情洋溢的,但绝对没给她这般强烈到,汗毛都能窜起来的感觉。

    很是

    艾玛。

    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啧,小姑娘都被你给勾的神魂颠倒,小娃娃你这魅力大到不分性别了啊!”

    戏谑悠悠的席老,三两步出现在楚少年面前,双腿一盘,席地而坐,从怀里摸出一袋花生,扔两粒到嘴里,似笑非笑的瞅着她。

    “来吧,现在就咱俩,好好唠唠嗑呗?”

    ……

    该唠的都唠完了,不该唠的您也不会说,所以还有啥唠的?

    少年斜他一眼,大长腿交叠一伸,双手枕头,往树上一靠,非常的舒展肆意。

    “席老想唠什么?”

    啧,这小娃娃就不能收收她那无处不在的魅力?

    是想把他这个老头子给闪瞎眼吗?

    席老嘴角抽抽,表情微妙古怪。

    活的比真实的小子们都随性惬意,简直让人眼红的想打啊!

    他摇摇头,认真道:

    “你真不打算跟我说说,你那个罗刹之息是怎么回事?”

    “那个罗刹现下虽然开了智,但也仅也只是拥有一些罗刹息,想要成长成为一个完整又强大的罗刹,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现如今将其伏诛,又不会伤到你,是很容易的,你怎么跟你爹一样,什么事儿都憋着不说呢?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怎么伸出援手帮你?好减轻你的负担?”

    “罗刹息什么的,是其次,您的主要目地,是想给我洗脑,好为楚老爹漂白的吧?”

    一针见血,直接抓中席老心思的楚君顾,似笑非笑的睨着双眼一飘,往嘴里扔着花生米的老人,幽幽道:

    “席老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至于这经怎么难念,怎么谱写,不是正如您所说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造什么端收什么尾,是三两句话就能说通说透,然后一笑泯恩仇的吗?”

    “……我之前挺欣赏你这聪明的脑袋瓜子,跟那颗通透的七窍玲珑心的,但是这会儿一点儿都不欣赏了!”

    席老哼了哼。

    他不过是打了个影儿,连正话都还没提一句呢,这小丫头就给直接摆到明面上,让他想糊弄都糊弄不过去。

    啧

    有点儿愁。

    太聪明了也不好嘛!

    “咳,不过说实在的,你们家,确实比表面上看到的复杂的多了,真的。”

    席老叹口气,意有所指。

    “你老子他,嗯,挺难的,看上去冰冷冷的跟块石头,什么都不放到心上的模样,但是实际上你们每一个人都被他放到心里,只是背负的太多,又是一个闷葫芦性子,所以就弄成这样了”

    “你,到时候,别太怨他”

    看席老这样子,到是真心实意的在为她想,为他们楚家考虑。

    且他给楚君顾的感觉,像是对他们家很有渊源的样子。

    那种实诚的担忧与劝慰,并不是表面上的敷衍。

    她是一个知道好坏的人。

    因为知道好坏,才没有觉得席老在多管闲事,反而很有耐心的在听他隐喻一些往事。

    毕竟若不是真关心你,谁愿意插手别人家的糟心事儿?

    看个笑话还差不多,对吧?

    靠在树上,眸光含笑的少年,微微侧头,看着席老。

    “席老,你想错我了,我没怨过老爹。”

    “真的?”

    席老狐疑的盯着她看,像是一点儿都不信她的鬼话。

    “你要不怨?身上的煞气怎么回事儿?罗刹之息又是怎么回事儿?”

    “……煞气重是揍的人太多,被人记恨了,罗刹之息是杀的人太多,被沾上又给无意识养大了,跟老爹没关系,真的。”

    好吧,也不算是没关系。

    但是这种事情,爷会告诉你?

    哼

    才不要,爷才没那个兴趣,把自己的事情给摊到太阳底下让别人鉴赏呢

    小心思不是一般多的少年,面上却一本正经的冲着席老摊摊手。

    “我说的真是实话,您不信,我也没辙”

    “呵”

    席老冷笑一声,隔空点了点她。

    “小滑头,不愿说就算了,那就谈谈罗刹之息!”

    ……

    这老头儿,没完没了了啊!

    楚少年有些头疼。

    “不是啊席老,唠点儿别的嗑不行吗?你干嘛非要抓着这个不放?”

    “可我眼下就对这个感兴趣,不想唠别的嗑。”

    完全没有自觉,非常惹人嫌的席老,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手,势必要弄清楚,再将其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