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界门,你所不知道的世界。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之前空灵根与天灵根之间,灵气的拉扯争夺,将他体内的筋骨扯断修复无数次,这何尝不算是一种淬体?

    且,那种状况持续了二十多年,远比一般体修所历经过的淬体基础要厚实上很多倍。

    眼下更是被系数巩固治愈,连沉疴旧痕都没有。

    所以。

    若是他肯下功夫,精心钻研的话,假以时日定然以体修闻名。

    “嗯。”

    暮御行好像应的有些漫不经心,但好像又没有,依旧是那副冷淡要死的样子。

    席老横他一眼,哼哼两声,拎着依旧处于震惊中的剑三跟老管家出去了。

    这小子打从出生到现在都没下地走过路,眼下就算性子再淡漠,怕也有所触动吧?

    啧

    这雷打不惊,天塌不动的熊样儿,铁定要万年光棍儿,不用解释了!

    亏他还以为那小丫头看上这小子了,感情上看上他体内的灵根了?

    还哑不悄悄的给移走了!

    真是!

    席老磨了磨牙。

    那臭丫头咋邪乎成那样了?

    肯定不是她自己有能力!

    能那般悄无声息在不伤到暮小子的基础上,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弄走天灵根,甚至还能治愈好他的陈年暗疴。

    这手段,绝对不是她能办到的!

    那丫头身上定然有什么绝世好宝贝!

    哼

    瞒的真严实,连他都没瞧出一点儿不妥来,真心鸡贼!

    嘛,不过这样也挺好,至少回头不用再担心她过多重创了。

    不知是欣慰啊,还是不爽的席老,把剑三跟老管家扔到门外,背抄手走了。

    ……

    剑三跟老管家面面相觑。

    这,咋回事?

    是他们猜测的那个意思吧?

    是的吧?

    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位楚少当真

    “咳,嗯,我守在这会儿,你去给堡主调配点儿吃的?”

    “……”

    剑三默了一默,幽幽的瞅着神情还带着迷幻的老管家。

    “主上他,想吃啥?”

    “……不知道,你是医生你问我?”

    “……可你是管家,不问你问谁?”

    老管家:“……”

    剑三:“……”

    一大一小两个老男人皆是一默。

    他们的堡主主上,这二十五年喝的是压制药剂,吃的是灵药灵草,除此之外再也没吃过其它正常人吃过的食物了,所以

    他们还真不知道堡主主上想吃啥。

    两人纠结的理不出个头绪,最终还是剑三扒拉扒拉头发,叹口气。

    “我自个儿琢磨去吧,问你你也不知道”

    知道还瞎问!

    老管家踹他一脚。

    在剑三下楼后,自个儿挨着墙根往那里一蹲,神情还很是迷幻。

    哦,他家堡主往后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真棒!

    哦,他家堡主往后不用再受灵气的折磨了。

    开心!

    哦,他家堡主往后虽然不能灵修,但能体修。

    一样一样!

    哦,他家堡主

    等等!

    处于迷幻中,很不真实中的老管家,突然一个激灵瞪大了眼。

    等会儿!

    之前楚少的意思是

    他家堡主的灵根已经被挖了?

    而席老刚才也证实了?

    那么

    灵根呢!?

    灵根哪儿去了?

    不能灵修那肯定是天灵根被挖了。

    所以,天灵根呢!!!

    老管家从楼上一窜而下,就想去找楚少问清楚。

    可窜到一半,又倒了回来。

    嗯,好像,他家堡主都不在意了,他还在意啥?

    楚少都把他家堡主的身体治好了,天灵根被他昧了就昧了呗。

    反正堡主不在意,连席老都没过多追究,他还魔怔个啥?

    只是吧

    天灵根啊

    好可惜

    老管家咬着小手帕,泪眼汪汪,天知道他一个体修对灵根这种东西有多眼馋,实在是每次淬体的时候真真是生不如死啊。

    有灵根多好啊,只需要吸收灵气就好了。

    尤其是天灵根,哎呀,完全不用修炼就能升级,太太太诱人了

    可是那么一个宝贝,说没就没了

    啊,心好痛!

    楚少年回去的时候,楚老爹正在房间用餐,门是开着的,她路过。

    “过来,吃饭。”

    他指了指桌子上另外一份盖着饭菜,看着从门口路过的少年。

    少年脚一拐走进来坐下,掀开盖子,疑惑。

    “不是该送我房间的吗?”

    “你没在。”

    她眨了眨眼,没去纠结这种小细节,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你”

    楚夜寒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不是外表的装冷扮酷,而是性子本就如此。

    再加上历经少年,青年时期战场硝烟的洗礼,让他本就不活泼的性子越发的冷了。

    曾经有一度,楚老爷子还担心他找不来媳妇儿,从而孤独终老。

    是君宛渃的出现,才破了他的三尺冰寒。

    只是后来,生活总喜欢给人当头一棒,让你深陷囫囵时,还要面临左右选择。

    楚家的餐桌上虽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但除了老爷子偶尔会说话外,楚老爹是很安静的。

    这一点,楚君顾早有领教。

    毕竟在之前,她因被下药,被虎头爷给抖出女儿身一事。

    楚家把她打包送走后,她学有所成,归来时,在楚家也住过不少日子。

    在那段期间,她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细心来观察楚家,好融入进去。

    所以这会儿,她咬着肉嫩汁美的肉块,有些奇怪的看着楚夜寒,琢磨着是啥事儿,竟能让他在餐桌上开口?

    “此事一结,你准备做什么。”

    就这?

    她表情更奇怪了。

    不过话说,从这次她接触到界内外一事,回到四九城后,楚老爹对她态度,有点儿让人琢磨不透。

    好像彻底放任了她,不再强行插手她的事情。

    但是隐约又在引导她,插手楚家。

    不然也不会把楚一调回来,放她身边了。

    但,她一拒绝后,这人就又把此事给扔一边了,像是她怎么折腾都行。

    ,咋感觉这人不安好心呢?

    不会是在背后想着,怎么算计她来的吧?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过后,她的表情就有些微妙。

    嗯,很好。

    她已经开始用最大的恶意来猜测楚老爹了,就跟她曾经用最大的恶意来推测九婴的动向一样。

    所以,现在楚老爹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跟九婴对等了吗?

    咳。

    她眼珠子一飘,吞下叼在嘴里的肉块,默默的抽了抽嘴角,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