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这小子就不是个好鸟。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吱吱吱吱”

    在说啥?咋听不懂?

    小树精伸出枝条,缠在她手指头上,看上去就像是从手环上牵出的一道戒链,有一种枯朽坠落的美感在里面,映照着她纤细葱白的小手,更显优雅修长。

    让路过的护士小哥哥,差点儿控制不住的扑上去,把它给扭下来抱回家收藏。

    这手他可以玩一年,真的!

    妈蛋,同样是男人。

    人家怎么那么精致,自己怎么就这么

    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心塞塞的护士小哥哥,目送那个白衣银发的精致少年走远,觉得自己接下来一整天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因为

    他想要那双手,抓耳挠腮的想要

    他不是颜控,但却是十足的手控

    真心要命啊!

    回到家,在杂物房里设了道结界,把那团污秽给扔进去关起来,她去洗了个澡,一身清爽的坐在床上,开始细细的翻看那些书籍。

    这种东西,要牢记在脑子里,炼化成本能,不管何时何地,一眼认出,一眼辨析才有用。

    但记归记,却要实加练习才行。

    不然空有知识不会使,有毛用?

    “唔,原来炼药,符咒,画阵,乃至驱鬼辟邪,降妖除魔都算是道术啊”

    楚少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这大概就是席老嘴里的天资不同,专长不同,所以才被演变成后来的各门各派?但是总归皆属于道术,道术又以灵气为根基,延申演化,幻化万千”

    好厉害的样子。

    有点儿跃跃欲试。

    正如席老先前而言,对于她不熟悉,不熟知的知识,她都保持着一种好奇与求知欲。

    尽所能的把它们学会,从而增加自己保命的筹码底牌。

    对于这一点,楚老爹他们确实不了解。

    他们身在迷局,只看到她的眼下。

    而席老却活了很多年,经历的人与事,远比楚老爹要通透的多。

    所以他在最大程度上,刨析了楚少年,对她有一定的认知与了解。

    但这也仅限于,表面上的。

    而最深层的,压在她心底不能碰触的存在,席老亦是无法探知。

    那里,便是她的心魔所在。

    等什么时候,她愿意把那层黑暗给撕开,把里面的东西给清除出去,那时她将会迎来另一个超脱,迈向更高的台阶。

    这也是席老之前没有强行劝解的原由。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完全不需要别人过多插手,一切只需自己想通化解。

    所以她是固执的。

    把几本书给齐齐翻了遍,在脑子留下了一个印象,融通那几本书中相牵连的部分,把重点放在了五行上。

    五行相生相克。

    灵气涵盖五行,演变五行,延申五行,超脱五行。

    从而融入万物,激发属性。

    灵根的出现与来由,便是如此。

    灵气中的各种属性,也是如此。

    符咒,炼药,阵法,还是抓鬼与修炼之类的,亦是如此。

    但,相生必定相克。

    与阴阳同等。

    两级分化,交融消补,牵出平衡。

    既然能存在,必能消除。

    既然能消除,必定从新演变。

    这是天,设下的规矩。

    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的有睿性。

    “厉害。”

    楚少年眼睛晶晶亮,拉出一个板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越研究,越深入,楚君顾便觉得,天这样的存在,着实厉害。

    定下根基,设下两极,造下世界。

    然后任其发展演化,再延申进步。

    从而开启不同类别的万物,造就出多姿多彩的世界,最终演练至今。

    她研究的如痴如醉,像是入了魔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直到沈长临都康复出院了,还没见到人影。

    他瞅着庆祝他出院的楚十五。

    “你家少爷呢?”

    “据说,你要给我家少爷当司机?”

    楚十五笑眯眯的勾住沈长临的脖子,没直接回答他那个问题,反而扯到另一个上来。

    “……你属狗的?鼻子这么灵通?”

    沈长临瞥他一眼。

    他的上峰是张司令,张司令的上峰又不是这小子,他怎么这么爱八卦?

    “啧,你不知道在军部是没有秘密可言的?”

    确切的说,是没有他们楚家军打探不到的秘密。

    楚十五笑嘻嘻的捅了捅他。

    “是的吧?你的退役申请不是已经批了?还是老子给你帮的忙呢,不然怎么批的这么快?”

    “说吧,你是不是要给我家少爷当司机?”

    “……就算我要给你家少爷当司机,那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这么上心?不大对吧?”

    狐疑的瞅着这小子,琢磨着这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越跟这小子相处,他越加发现,这小子就不是个好鸟。

    他一直以为自己挺狠的,但跟这小子一比,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很温柔的。

    真的。

    至少他不会笑眯眯的,扒了你衣裳,连裤衩儿都不留给你,让你在停尸房里头,抱着一具尸体跳扭秧歌。

    然后唬着脸威胁你,要是这事儿被将军知道了,弄死你丫的什么什么之类的。

    简直不是一般的丧心病狂!

    丫就是一魔鬼!

    “……怎么会没关系?那可是我家少爷!你要是给我家少爷当了司机,往后咱们就是一路人了对吧?”

    楚十五的脸色,可疑的僵硬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瞎几把扯淡。

    “既然是一路人,那咱们都是兄弟了,既然是兄弟,回头要是有什么事儿,大家都能帮忙啊”

    ……

    听上去没什么毛病,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然后?”

    沈长临瞅着他。

    “你话没说完吧?”

    “咳,那什么,我送你个小道消息要不要?关于,嗯,之前乐园一事,回头你有空了去查查秋参谋跟他身边的人”

    楚十五这话一落,沈长临的身上就爆发出惊人的骇气杀意。

    但转瞬即逝。

    惊的楚十五都差点儿没控制住的绷紧了身体。

    他默了一默,有几秒没开口说话。

    “还想说什么?”

    压下心头的杀意,面无表情的沈长临,皮笑肉不笑的瞅着有些心虚的楚十五。

    “你这般背着你家少爷拉拢我是想干什么?”

    “……也没想干什么呀,就,就,哪一天,如果我有啥事儿想找少爷,又找不到的话,你给提个醒儿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