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道观之旅,暴雨前夕。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我很担心啊,所以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把路给清一清,也能让他走的更顺当些,毕竟他亦护我一路,所以我想在最后做点儿什么,虽然我能做的,很是有限”

    总统苦笑一声。

    秦老爷子神色晦涩,双唇微抿。

    不。

    楚家背负的,远远不止这些。

    还有更深层的东西。

    至于那个更深层的东西是什么,其实他不知道。

    但是,能把那个男人压垮,让他缩起来哭泣。

    那么,楚家所守着的东西,所遇上的事情,定然非比寻常。

    秦域啊,没人知道,我有多痛恨身上背负的楚姓,它总让我守不住该守的,总夺走我想要守的,潇潇是一个,宛渃又是一个,将来它还会夺走谁呢?

    楚氏一族,每一代都要历经那些,一点都不想插手的事情,可是却该死的,不得不插手。

    我们总是守的住天下,守的住苍生,守的住黎明百姓,可是却守不住最亲的人,爷爷如此,父亲如此,我亦如此,我的儿还是如此。

    你们总说,楚家是全帝国的守护神,代代出忠将,可是我却觉得,楚家是一个被诅咒的深潭,降生到楚家的孩子,一定得罪了老天,才接受这样的惩罚。

    当年,他领着三百人,一力守住边境,还反杀敌军过万。

    这本该是一件旗开得胜的辉煌喜悦。

    可是回家后,等待他的却是自己妻子的死亡。

    那天,那个男人抱着她妻子的遗物哭的像个孩子。

    可是翌日。

    那个男人,就像敛尽了所有痛苦,强大到无人能及。

    直到后来寒小子他媳妇儿出了事。

    那个戎马一生,征战杀伐的男人,站在黑夜里,抱着他妻子留给他的相片,哽咽着跟他说这话。

    那次,他才惊觉到。

    楚家还有掩藏更深的东西。

    而那种东西,是不能被世人所知的。

    从回忆中抽离的秦老爷子,看着面前的人,轻轻的叹息。

    “是不该把所有重担,都压在一个人身上,但总要有那么一个人,要成为明面上众人心中所期待的领袖,带领大家朝前走,这样民心才能安,国才能稳,比如说眼下的你。”

    “但同样的,也需要那么一个人,成为众人背后不被知晓的神明,默默的守护着一些不能被世人知道,扰乱民心的东西,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所看到的还要庞大”

    庞大到压垮了那个,一生张扬如火的男人。

    让他愧疚悔恨的,看着他的孩子,走上他的老路,却无毫办法。

    楚家啊

    到底是个什么样存在呢?

    他沉默的拍拍有些愣怔的总统阁下,扶了扶他的军帽朝外走。

    确实有段时间,没见那个老家伙了。

    是该去找他喝喝茶,下下棋了。

    顺便再谈谈,他那个有些邪乎的孙子。

    总统眉头蹙了蹙。

    他怎么感觉秦叔的话里有话?

    倒是一边的管家眸光闪了下,若有所思的盯着秦老爷子的后背看。

    这位老爷子

    好像知道的有点儿多啊

    需不需要

    “小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想死你了啊!!”

    刚一进里院,一个粉粉嫩嫩的小丫头就从椅子上窜起来,朝着楚少年的怀抱冲去。

    手中拎着东西的少年,身子微微一侧,避开了小丫头扑来的动作。

    在小丫头不敢相信的目光中,大长腿一伸,勾住她的小屁屁,轻轻往上一抛,瞬间把她扔到了半空中。

    “哇哇哇”

    小丫头哇哇大叫,到不是被吓的,而是兴奋的。

    她拍着手朝下面瞪大眼睛的小道士看去。

    “我会飞!我会飞!哥哥快看!”

    把手中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他伸手接住小丫头,将她放到椅子上,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明天去游乐园。”

    “真的?!”

    小丫头睁大眼睛,兴奋的不得了。

    扑过来抱住楚少年的脖子,吧唧一下亲他一口。

    “你最好了小哥哥!”

    少年勾唇笑了笑。

    “零食,吃吧。”

    “嗯嗯!”

    小丫头点头,松开他坐好,跟她哥哥凑到一起开始挑零食。

    “你”

    拂兮上下看他一眼。

    “嗯?”

    她挑眉,朝着拂兮看去。

    “怎么了?”

    拂兮摇摇头。

    “我以为,你会沾上血气,到时候会对修行有碍。”

    毕竟先前,他身上的气息很危险。

    不是轻易能平复的。

    却没想到,这少年的自控力如此强大。

    那般都能忍下来。

    “嗤”

    她扯了扯唇角,笑的有些凉,又有些嘲讽。

    “你以为爷会杀人?就他们?也配脏了爷的手?”

    拂兮看着楚少年,眉目里划过疑惑。

    他怎么觉得

    这少年,好像哪里又不一样了。

    可是具体的却说不上来。

    “沈长临醒了吗?”

    “没有,还在沉睡,灵根与灵力是没那么快被炼化的,他第一次接触,需要时间摸索。”

    “嗯。”

    她点点头。

    然后顿了顿。

    “你体内那团东西是什么?”

    “嗯?”

    拂兮有些困惑。

    “我体内有东西吗?”

    “有一层东西,将你内里的给罩了起来,看不到损失的灵根。”

    “这样?”

    他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别反抗,我试着看能不能碰到你的灵根,以及将其能不能修复。”

    若是能修复的话,那便不需要再找灵根了。

    若是修复不了,再去找。

    毕竟眼下的界外,怕是很难找到灵根的。

    尤其还是上品灵根,更不好找。

    除非去界内。

    “好。”

    拂兮点头。

    伸手撩开道袍,半露出自己的白皙劲瘦的胸膛,以及腹肌明显的小腹。

    楚少年挑眉,到是没想到这人还有腹肌,毕竟这人有点儿瘦。

    只是当她伸手压在拂兮腹部上时。

    拂兮的身体猛僵硬了下,动作有些大,让楚少年眨了下眼,抬头看着他。

    “怎么了?”

    “……”

    拂兮抿了抿嘴,两秒后才开口。

    “无事。”

    紧接着,他的身体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只是隐藏在发丝中的耳畔,却泛着粉色,甚至还有越加红艳的趋势。

    他默默的念起了清心咒,平复了下这突如其来的情绪。

    看看,别吞。

    ……

    小树精扭了扭的身子。

    吱